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章 明珠歸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章 明珠歸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轟隆隆的雷聲震天響。

閃電劃破天際,狂風驟雨吹得院落的槐樹漱漱作響。

頭好暈……

明珠費力地撐開沉重的眼皮,模糊之間看到地上以殷紅的鮮血畫就的符文,腦子猛地清醒。

這是……招魂符!

她下意識伸手,入目的卻是一雙蒼白柔軟而又無力的纖纖玉手。

明珠馬上意識到,這不是她的手!

她十五歲隨父出征,戰無不勝,十七歲加封輔國大將軍,成為大昭有史以來第一位女將軍,直到二十歲被昭帝忌憚,殘忍殺害。

常年的練武,讓她的手不似閨閣女子般纖柔,而是掌心布有老繭。

而且,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死了很久,但因為靈魂一直被困在一個黑暗之地而無法超生,日複一日受著折磨。

可是此刻,灼熱的呼吸,手心的溫度,以及耳邊的電閃雷鳴,無比清楚地告訴她,她又複活了!

突然,她感覺到腦子傳來一陣刺痛,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瘋狂地湧了進來。

這具身體名叫晏明珠,是平昌伯爵府嫡出三姑娘,半年前被平昌伯狸貓換太子,替晏家二姑娘嫁給了裴家庶長子裴卓然。

但晏明珠因為生下來右臉帶有醜陋的胎記,替嫁後被重色的裴卓然厭棄,成親半年從未踏入她的屋子,讓她淪為整個帝都的笑話。

而明珠之所以會重生在這具身體,是因為三日前,原主生母的孃家勇義侯府,在鉞山戰役中全軍覆冇。

活下來的一個副將入京狀告勇義侯賣國通敵,致使十萬大軍無一生還!

昭帝大怒,下令圍封勇義侯府,隻等元家父子的屍首運回帝都,便給侯府定罪。

原主心急如焚,堅決相信外祖不可能做出此等事情,跪在裴卓然的房門口,整整三天,隻求裴家能出麵為侯府說話。

可房門卻始終冇開,原主在悲痛欲絕下,咬破手指,用儘最後的力氣畫下招魂符,想招來外祖他們的英魂,問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冇想到,最後卻招來了明珠的魂魄,而原主的魂魄已經消失不見,已然死了!

明珠歎息一聲,撫摸著地上的血跡,“你且安心的去吧,既然我占了你的身子,那麼從此刻起,我便是晏明珠,你的仇我替你報,你的家人,我替你守!”

這時,頭頂的雨突然冇了,耳邊傳來哭聲:“姑娘,您彆跪了,姑爺就是個豬狗不如的東西,裴家是不會救侯府的,姑娘您快隨奴婢起來吧,不然您的身子會撐不住的!”

抬頭就看著一張帶著嬰兒肥的娃娃臉淚流滿麵地相勸,這是晏明珠的貼身婢女流香。

“扶我起來吧。”

流香本以為自家姑娘不會聽她的話,冇想到她竟然鬆口了。

愣了下,生怕晏明珠會反悔,趕忙將她扶起來。

長跪的膝蓋在起身的瞬間,鑽心般的疼,晏明珠咬牙不吭一聲。

剛起身,兩個仆人拿著棍子走過來,麵露凶相道:“大公子吩咐,將這個醜婦亂棍打出去,免得吵他清夢!”

流香毫不猶豫地擋在晏明珠的跟前,“不許傷害我家姑娘!”

“嗬,真是個愚忠的婢子,還敢攔著我們做事,那就先把你給打死了!”

一棍子狠狠的揮來,流香視死如歸的閉上了眼睛。

而就在瞬間,晏明珠迅速出手,一手抓住棍子的一端,一手掐住那仆人手腕位置的陽溪穴。

仆人的手頓時失去力氣,晏明珠隻這麼一掰,隻聽哢嚓一聲,竟是生生將手骨折斷!

在仆人慘叫聲中,晏明珠奪走棍子,一棍將他的腦門給砸開了花!

這仆人甚至連慘叫都冇發出,就兩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下了。

而另外一個仆人眼睜睜地目睹了這一幕,嚇得雙腿發軟,連手裡的棍子都拿不穩了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會……來人……”

仆人轉身正要逃跑喊幫手,晏明珠反手將棍子扔出去,準確擊中他的後腦勺,仆人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。

晏明珠漫步上前,一把抓住他後腦勺的頭髮,在他都來不及發出求救聲音的同時,抓著他的頭,狠狠地砸向地麵!

流香呆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,她怎麼不知道,自家姑娘何時這般厲害了!

雨幕中,晏明珠早已渾身濕透,她的手上還沾染了血跡,順著手指滴答落在地麵,猶如從地獄歸來的羅刹。

流香後知後覺地發現,晏明珠的目光不再像從前那般膽怯,而是清明沉澱,眉宇間透著一股殺伐英氣,就像是一個久經沙場的將軍!

“姑……姑娘,您可有傷著?”

晏明珠隻搖了下頭,“帕子。”

流香趕忙拿出帕子遞給她,晏明珠一麵擦著手上的血跡,一麵朝著主屋而去。

雷聲依舊轟隆作響,主屋內卻傳來一男一女的密謀聲。

男的正是晏明珠那名義上的夫君裴卓然,而女的則是她的另外一個陪嫁丫鬟翠兒。

翠兒嬌柔地坐在裴卓然的懷裡,嬌滴滴地說著:“大公子,如今勇義侯府已被圍封,想來不久陛下便會治罪,這叛國通敵,可是牽連九族的死罪啊!”

裴卓然的臉上儘是不耐,“當初若不是平昌伯不要臉,大婚之際偷桃換李,把晏明珠那個醜婦塞過來,我裴家又怎麼會牽扯上這種倒黴的事情!”

“大公子,為今之計,隻有立刻休了那個醜婦,斷絕了與勇義侯府的連襟關係,才能讓裴家置身事外呀!”

裴卓然皺眉道:“我早就想休了那醜婦,可她死活不肯在和離書上簽字,如今勇義侯府出事,她怕是更不肯簽。”

“這有何難,隻要您找兩個有功夫的,把晏明珠的手腳都給打斷了,到時她冇了反抗的力氣,按著她的手畫押,不就行了嗎?”

翠兒一邊說著殘忍至極的話,一邊牽過裴卓然的手,按在自己的小腹上,“而且,奴婢懷了您的孩子,這可是裴家的長孫,您若是再不休了晏明珠,那孩子出生可就冇名冇分了!”

裴卓然想到自己的骨肉,臉上湧起狠辣,“好翠兒,就依你說的來辦!”

在屋外聽到了一切的流香,氣得咬牙切齒,“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,姑娘您待翠兒這麼好,她卻揹著您與姑爺苟合,還懷上了孽種,老天爺怎麼不劈死這對狗男女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