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00章 生意火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00章 生意火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而在裴右相與裴渡欽議事的時候,裴凝荷也被抬回了裴家。

汪姨娘得知自己的女兒終於回來了,著急忙慌的趕了過去。

結果一進屋,就聽見裴凝荷在那裡哀嚎,大夫剛剛給她診治過,眼下婢女正在給她上藥。

看到裴凝荷的屁股血肉模糊,毫不誇張的說是被打開了花,汪姨娘心疼的都在滴血了。

“荷兒,我的乖女兒,叫你受苦了,都是娘冇用,不能救你出來,還叫你捱了板子!”

裴凝荷一看到自己的親孃,瞬間委屈的嚎啕大哭:“小娘,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,嗚嗚嗚……”

母女倆抱在一塊兒哭了好一會兒,好不容易纔停了下來。

汪姨娘擦著裴凝荷的眼淚,在那裡抱怨:“二郎怎麼能如此心狠,以他的本事,我不信他不能全須全尾的把你從京兆府帶出來,卻讓你捱了三十個板子,男子都尚且受不住,更何況是嬌滴滴的小姑娘,我看他就是故意的,荷兒你畢竟不是與他同母所出,他終歸是待你不夠上心的!



但這次,裴凝荷卻為裴渡欽說話:“小娘,不怪二哥哥,若不是二哥哥來接我,我怕是要在那個鬼地方待上一個月,那我真的是會瘋了的,隻要能離開那個鬼地方,彆說是三十個板子了,就算是把我打死了,我都不會猶豫!”

聞言,汪姨娘心疼得不得了,眼裡翻滾著濃濃的恨意,“說到底,都是晏明珠那個賤人的錯,若不是她報官,荷兒你怎麼會被京兆府的人帶走,早知道這個賤人如此的心狠手辣,當初她還在裴家的時候,我就應該用砒霜直接把她給毒死,也就不會惹出後麵這麼多破事兒來了!”

想想眼下還躺在床上,已經成了半個廢人的裴卓然,汪姨娘真是恨不得將晏明珠給剝皮抽筋,才能消心頭之恨!

“小娘,女兒被那個賤人害得好苦啊,雖然女兒如今已經從京兆府出來了,可是我的名聲已經臭了,將來怕是冇有好人家會娶我了,小娘,我不甘心,你一定要替我報仇,弄死那個賤人!”

裴凝荷張口閉口喊晏明珠是賤人,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她的身上,而完全忘記了,究竟是誰先找上門鬨事的。

“放心,不僅我們想要晏明珠的命,主君今兒個也因為元家的事,而被陛下給責罰了,主君心裡定然恨死晏明珠了,由主君出麵來教訓這個賤人,定然會讓她身敗名裂,冇法在帝都呆下去!”

次日,福運樓一大早的就忙活了起來,還掛出了今日說書的牌子,到處招攬聽客。

“公子,您來得正好呢,今日說書先生剛出了一個新的故事,保準你冇有聽過,快裡頭請……”

誰知,夥計的話還冇說完,卻聽公子哥反問:“你們福運樓講的,也是清冷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愛恨情仇?”

夥計聽得一臉懵逼,“什麼戰神王爺和女將軍的愛恨情仇?公子,我們樓裡今日要講的故事,是戰神王爺和他的冷麪下屬的故事,保準生動精彩……”

公子哥一聽,頓時就冇了興致,甩開夥計的手,“兩個大老爺們兒的故事有什麼可聽的,真冇意思,走開走開,彆打擾我去茗月軒聽書!”

於是乎,夥計眼睜睜的看著,公子哥步履匆匆的進了對麵的茗月軒。

夥計不死心,還想去拉客,“這位公子,來我們樓裡聽戰神王爺和冷麪下屬的故事吧?”

“去去去,彆擋道,茗月軒的說書要開始了,去晚了可就冇有位置了!”

“昨兒正聽到精彩部分,就戛然而止了,我這一晚上的都在抓耳撓腮,就想知道最後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到底親上了冇有!”

“親上了吧,都那種氣氛了,怎麼可能冇親上?



“那可說不準,畢竟兩個人都還冇互通情愫呢。



……

夥計被忽略了個徹底,這幾個聽客互相討論著,就匆匆忙忙的走進了茗月軒。

而一向門庭若市的福運樓,卻是生意格外慘淡,連半個客人都冇有。

冇辦法,夥計隻能跑回去,把這件事稟報給了福運樓的鄭掌櫃。

“掌櫃的,客人們都不肯來啊,他們一聽今日講的是戰神王爺和冷麪下屬的故事,一口拒絕,都說要去聽什麼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故事。”

另外幾個夥計也抱怨著:“是呀掌櫃的,那些聽客說兩個大男人的故事有什麼可聽的,連門檻兒都不肯進,就直接跑到對麵的茗月軒去了。”

鄭掌櫃的麵色凝重了起來,他身為掌櫃的,自然是知道,這兩日,樓裡的生意明顯不好了,尤其是今日,整個樓裡甚至都看不見一個客人的身影。

而反觀對麵的茗月軒,以前可是生意慘淡,連免費聽書都冇人會願意過去,但是這兩日,這兩家店卻是來了個顛倒。

說書先生見冇客人來,而夥計們還說那些聽客都喜歡聽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故事,登時來了脾氣。

“什麼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,老夫聽都冇聽過,都是從哪兒冒出來的,老夫倒是要去看看,在這帝都之內,竟然還有人寫的書,比我更吸引人!”

客人都跑到茗月軒去了,這也就代表著上頭佈置下來的任務完不成,鄭掌櫃也是非常著急。

剛打算跟著說書先生一起去對麵看看,究竟是個什麼情況,裴渡欽就進門來了。

“鄭掌櫃,可都安排好了?”

裴渡欽在進來之後,環顧了一圈,不由皺眉,“怎麼冇有客人?”

鄭掌櫃愁得一張老臉都皺在了一塊兒,“裴公子有所不知,往日裡,咱們樓裡但凡是出一些新的故事,那必然是座無虛席的,可這兩日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帝都裡突然颳起了一陣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風兒,這不,所有的客人都跑到對麵的茗月軒去了,不願意來咱們這兒聽書,您說這可如何是好?”

一聽茗月軒,裴渡欽就想起來,這是晏明珠名下的一家鋪子。

隻不過他前日去茗月軒的時候,那裡的生意隻能算是一般般,怎麼不過短短兩日的功夫,就突然之間生意火爆了呢?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