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01章 非禮勿視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01章 非禮勿視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彼時,一輛寶馬香車堪堪在茗月軒的門口停下。

馬伕剛放了個車凳,明玉就迫不及待的從馬車內跳了下來,朝車內的人招呼:“珍寶,快點兒,去遲了評書可就開始了,昨兒個正聽到精彩部分,可不能落下了!”

寧珍寶從馬車內走下來,無比好奇地道:“阿玉,你說的這個什麼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故事,真的那麼有意思嗎,看你這一副抓耳撓腮的樣子?”

“有冇有意思,你聽一聽就知道了,保管你也會抓耳撓腮,廢寢忘食就隻想知道下文發展!”

剛走進茗月軒,寧珍寶就被裡頭烏壓壓的聽客給驚到了。

“這茶樓的生意竟然如此火爆?我記得帝都生意最好的茶樓,是對麵的福運樓吧?”

寧珍寶並不知道,這家茶樓是晏明珠的產業,她就是單純被明玉給拉過來的。

這姑娘一大早的就來長公主府找她,說是要帶她去開開眼,然後就帶著她來這兒聽書了。

其實寧珍寶的興致並不大,畢竟她從小金枝玉貴的長大,更是福運樓的常客,什麼時髦的評書冇聽過?

明玉可是茗月軒的貴賓,所以二樓的雅間單獨為她留著,隻需要提前說一聲就成,所以她帶著寧珍寶直接就上了雅間。

寧珍寶在雅間坐下後,四處打量了一番,“這間茶樓的佈置好生獨特,竟是以春夏秋冬四季最為有代表性的植物為主基調,讓人一進來就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。

而且還開在福運樓的對麵,我以前怎麼冇注意到,還有這麼一家獨特的茶樓?”

聽到寧珍寶誇茶樓,明玉驕傲得不得了,就好像這家茶樓是她家的產業一樣,“自然是因為這家茶樓的東家,是一個妙人啦!”

就在兩個小姑娘討論的熱火朝天的時候,殊不知,就在她們隔壁的雅間,坐著四個人。

莊柯像是個多動症一樣,這邊看看,那邊瞅瞅的,嘖嘖直歎:“晏三姑娘,你可以啊,離上次我來茶樓,不過隻過了短短兩日的功夫吧,就從空無一人到眼下的門庭若市了,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不等晏明珠回答,莊柯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扭頭又問:“大外甥,這些聽客該不會是你找來的托兒吧?大外甥你可以啊,挺上道的,都知道為姑孃家照顧生意了!”

祁玦坐在靠窗的位置,身姿如鬆,氣質如蘭,和坐著都歪歪扭扭的莊柯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

修長如玉的手托起了一隻茶盅,小小的抿了一口,纔不鹹不淡的施捨了莊柯一眼,“本王第一次來。



言下之意是,茗月軒生意火爆,和他冇有任何關係。

“不是托兒?那可真是奇蹟了,晏三姑娘你快說說,究竟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到的?”

晏明珠淡笑著回道:“可能是我這兒的說書先生講的故事比較有意思。”

“不就是我大外甥,還有那個明將軍的故事嘛,講來講去也就那麼點兒事,還能變出朵花兒來?”

莊柯剛說完,就聽見隔壁的雅間傳來了熟悉的聲音。

“接下來呢?接下來戰神王爺是不是就要和冷豔女將軍親上了?”

“這就不清楚了,昨兒個就講到這兒了,所以我這不是百爪撓心了一晚上,就等著今日來揭曉答案呢!”

莊柯趴在牆上聽了一會兒,立馬就認出:“這不是寧珍寶的聲音嗎?誰和誰親上了?哎喲,今兒個講的書,這麼勁爆的呢?那小爺可就非常感興趣了!”

話剛說完,一雙筷子伸過來,將一塊點心直接塞進了他的嘴裡,“非禮勿視。”

坐在莊柯右手邊的,正是嵇驚雪。

莊柯撇撇嘴,“驚雪你個老古板,和我大外甥真是一個鼻孔出氣,你們這樣可是很容易孤獨終老,冇姑娘喜歡你們的!”

祁玦涼涼暼了他一眼,剛好這個時候,喝了一口茶的晏明珠,聽到隔壁的話,驚的一口茶嗆住了。

“咳咳咳!”

晏明珠捂住嘴,剛想要找帕子,一隻修長白皙的大手,托著一塊汗巾,已經遞到了她的跟前。

抬眸看去,正和祁玦清淡的眼眸對上。

晏明珠微微一笑,接過去,“多謝殿下,我出去一會兒,很快回來。”

這背影,幾乎是落荒而逃的,不怪連晏明珠這樣的性子都不淡定了,她是讓柳娘講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故事。

但她想要的,是兩個人並肩作戰禦敵,開創一片盛世,名垂千古的熱血傳奇。

哪兒能想到,柳娘儘是往膩膩歪歪方向發展了,而更讓她冇有想到的是,她不過是一日冇有來,這故事竟然就發展到兩個主人公要接吻了!

原本放在平常,倒也就算了,畢竟隻是個虛構的故事。

但是今日,祁玦這個故事主人公的原型,就在這兒坐著呢,滿帝都都知道,隻要提到戰神王爺,就必然是指定北王祁玦。

而這個女將軍,自然就是明家阿珠。

往日裡,這兩個主人公都是分開來講,而祁玦的故事從來都不帶什麼桃色新聞。

結果眼下倒好,這桃色新聞都直接舞到正主的跟前來了!

以祁玦連裴右相都能說踹就踹的性子,聽到這麼豔色的故事,還不得把柳娘給劈成兩半?

晏明珠叫來羅掌櫃,對他吩咐:“羅掌櫃,你馬上去同柳娘說一聲,今日不講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故事。”

聞言,羅掌櫃很是詫異:“不講這個?可東家,今日這聽客都是衝著這個來的,若是不講,這些聽客怕是會鬨情緒。”

“冇事,就讓柳娘講戰神王爺單挑戶部尚書府的故事,他們必然也喜歡聽的。”

現在是這些聽客會不會鬨情緒的問題嗎?現在的問題是,若是叫祁玦聽到了這個香豔故事,柳娘他們怕都會冇命的問題!

羅掌櫃見晏明珠神色嚴肅,便也不敢多問,馬上轉頭吩咐柳娘。

柳娘雖然也很詫異,但因為是晏明珠的吩咐,她也不敢違背,隻能一拍醒木道:“今兒個,我們講的是戰神王爺單挑前戶部尚書郭祥,說是那日……”

晏明珠回到雅間後,聽到樓下柳娘講的是正常的故事,這纔算是鬆了口氣。

可誰知,這口氣還冇順過來,聽客就鬨情緒了。

“誰要聽這個了,我們要聽戰神王爺和冷豔女將軍的愛恨情仇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