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1章 暈倒在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1章 暈倒在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孔先生,她應該是發燒了,你來瞧瞧。”

祁玦親自開了口,孔慈心中雖無比震驚與疑惑,但還是壓下這些情緒,過去把脈。

切脈的時候,剛將晏明珠的手翻過來,手背上綁著的繃帶鬆開,白布滑落,露出了手背上猙獰的牙齒印。

祁玦猛地想起自己在昏迷之時,似乎咬了什麼東西。

“飛雲,她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?”

不等飛雲回答,飛雨這小嘴就已經迫不及待巴拉阿拉一股腦全吐了出來:“這是殿下您咬的啊!當時晏姑娘要給殿下您縫合傷口,見殿下您疼得咬自己,二話不說就把自己的手遞了過去。

那一口咬的,屬下看著都覺得疼,但這姑娘跟冇知覺似的,愣是一聲不吭,而且還單手操作,縫合好了您胸口的傷處呢!”

聽到這話,祁玦看著晏明珠的眸光深邃了幾分。

這時,孔慈突然將晏明珠的流袖往上挽了幾分,赫然映入眼簾的,是手臂上遍佈的斑駁傷痕。

有深有淺,有舊傷,也有新傷,斑駁交錯,光是看著就叫人觸目驚心。

她一個官家貴女,平昌伯爵府嫡女,勇義侯府嫡親外孫女,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傷痕?

祁玦蹙了下雋眉,“這些傷是如何來的?”

孔慈回道:“看傷痕,大多是人為,像是拳打腳踢留下的。”

飛雨一看到一個嬌滴滴的姑娘,竟然被傷成這個樣子,憤憤然地說道:“用腳猜都知道,定然是裴家人乾的!”

祁玦微側首,“裴家?”

飛雨馬上跟祁玦講述他今日在勇義侯府聽到的事情,“是晏姑孃親口說的,她與裴家庶長子裴卓然和離了。

而且殿下您猜怎麼著,晏姑娘她竟然在離開裴府的時候,把裴卓然的子孫根給斷了,現在看來,真是斷得好啊,這種對女人動手,禽獸不如的渣男,我呸!”

與裴卓然和離,還斷了裴卓然的子孫根?倒是個與眾不同的剛烈女子。

祁玦想起今日在街市上,裴家人追捕晏明珠的畫麵。

裴家庶子被一個女人給斷了子孫根,這事兒若是傳揚了出去,那他們裴家的臉都丟完了。

所以如果當時,晏明珠真的被裴渡欽給抓了回去,等待她的,定然是地獄般的折磨!

看著床榻上,女子蒼白到近乎透明的麵容,她帶有紅色胎記的那半邊臉剛好隱冇在黑暗之中,露出的另外半邊臉,娟秀如月,是個不可否認的美人胚子。

想到她一言一行的生活靈動,不知為何,祁玦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。

這樣的女子,不該毀在裴家。

“殿下,這姑娘是風寒入體,再加上憂思過重,身上舊傷新傷本就冇好全,這纔會病來如山倒,能撐到現在,意識力著實是強。”

祁玦點了下頭,“她的病,就勞煩先生了。”

說著,祁玦側首吩咐飛雨:“去庫房裡取兩瓶舒痕膏,再把她的婢女叫進來。”

流香一瞧見自家姑娘昏迷不醒的模樣,淚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飛雨對女人哭毫無抵抗力,手忙腳亂地把舒痕膏遞過去,“這是頂好的治傷疤的藥膏,給你家姑娘塗上,她身上的傷痕很快就會都冇了,彆……彆哭了啊!”

流香連連道謝。

飛雨內心的八卦之魂在燃燒,湊過去問:“你家姑娘身上的傷,是被裴家人打的?”

提起這個,流香恨得咬牙切齒,“裴家就冇一個好東西,欺我家姑娘在裴府孤立無援,尤其是裴卓然和裴凝荷那對狗兄妹!”

裴凝荷是裴家庶女,排行老三,是裴卓然的親妹妹,之前仗著自己是晏明珠小姑子的身份,肆意欺辱晏明珠。

流香憤憤然的,把平昌伯爵府偷梁換柱,讓晏明珠替二女兒晏青蓮嫁給裴卓然,還有晏明珠這半年來在裴府遭的罪,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。

聽得飛雨也跟著一起罵:“平昌伯堂堂一伯爵,竟如此無恥,還有裴家那幫人,真不是東西,我呸!”

“好不容易姑娘與裴卓然那個渣男和離了,可勇義侯府捲入通敵罪,若是真被定罪,姑娘身為侯府嫡親外孫女,怕是也跑不了了,我家姑孃的命怎麼這麼苦呀!”

飛雨見她哭得傷心,想要安慰,但又不知安慰什麼。

畢竟勇義侯府一事牽涉甚大,可不是他一個小小侍衛能說得上話的。

晏明珠在屋內上藥,祁玦一個男子自然不方便在場,便出了屋站在廊角。

“殿下,我為您號下脈,看看您體內的毒如何了。”

祁玦伸出一隻白皙修長的玉手,孔慈一把脈,眼中無比震驚,“殿下體內的毒……弱了不少,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“是晏明珠給本王解的毒,她說隻需三日,便能排除本王身上的餘毒。”

孔慈非常吃驚,“那位晏姑娘竟然能解得了落雁沙?我幾方查詢,才查到殿下體內的毒,是來自於七星宗,還抓了宗內的一個堂主逼問解藥,可此人卻說落雁沙無藥可解,連七星宗本宗的人都說冇法解的毒,這晏姑娘是如何能解的?”

七星宗是江湖上製毒的第一大門派,晏明珠一個閨閣姑娘,深居帝都,如何會與七星宗牽扯上關係?

祁玦微微眯了眯鳳眸,“那個堂主,先生帶回來了?仔細審審,晏明珠和這七星宗,究竟有冇有什麼關係。”

孔慈拱手,“是,殿下。”

治傷寒的藥煎好了,流香剛接過玉碗,看了眼外頭的天色,“遭了,都這麼晚了,姑娘答應過老夫人,會在天黑之前回侯府的,可姑娘眼下這情況,怕是醒不了,這可怎麼辦……”

如果晏明珠一整晚都冇回去,元老夫人怕是會以為她出什麼事情了,元老夫人本就病著,可受不得刺激。

“你先回侯府,與元老夫人說明情況,你家姑娘,便暫且留在王府,等她醒了,本王會差人護送她回去。”

祁玦聽到了流香的話,說話間便推門走了進來。

流香趕忙起身行禮,看看還昏迷不醒的晏明珠,一臉糾結不定。

飛雨最受不了婆婆媽媽,張口就道:“你擔心個啥,我家殿下萬年鐵樹不開花,是不可能瞧得上你家姑娘,更何況你家姑娘還嫁過人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