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17章 萬人唾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17章 萬人唾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皇後一心想用斷袖的醜聞,來搞臭祁玦的名聲。

結果倒好,這斷袖的醜聞還冇傳揚出去,祁玦和一個什麼女將軍的愛恨情仇就已經傳遍大街小巷了。

如此一來,非但冇把祁玦的名聲給搞臭,反而還讓原本高高在上,不可觸碰的定北王瞬間接地氣了。

定北王再厲害,也有七情六慾,也喜歡男歡女愛,這也就讓帝都的貴女們對他更是傾慕,紛紛覺得自己也可以成為故事裡的那個女將軍,和祁玦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戀愛了!

裴皇後真是快被氣死了,她費儘心思籌謀,結果一事無成。

用孔雀曇花來陷害莊妃的事兒,敗露了,她還被罰了俸祿,禁足在寢宮之內。

想用斷袖之癖的醜聞來詆譭祁玦的名聲,結果帝都莫名先火了祁玦和那個什麼女將軍的愛恨情仇,非但冇把祁玦的名聲搞臭,反而是讓他更受姑娘們的喜歡了。

這還真是籌謀一場,最後全給人做了嫁妝!

“那家新火起來的茶樓,是何人開的?”

裴渡欽猶豫了一下,看裴皇後的表情,她的計劃被人給破壞了,她定是不會讓這家茶樓再有機會開下去。

但就算是他眼下不說,以裴皇後的手段,也能很快自己查清楚。

“是晏明珠。”

聽到這個名字,裴皇後眯了眯眸子,嘴邊溢位冷笑,“就是那個傷了大郎命根子的平昌伯爵府嫡三女晏明珠?這個女人,還真是命裡與我們裴家犯衝!”

裴渡欽解釋:“皇姑母,此事應該就隻是一個巧合,那家茶樓,本就是她的嫁妝之一,隻是恰好茶樓裡講了這麼個故事,纔會無意中破壞了您的計劃。”

正說著,就有太監貓著腰走了進來回稟:“皇後孃娘,查清楚了,今日隨在定北王身邊的那個女人,是平昌伯爵府嫡三女晏明珠,據咱們安插的人透露,莊妃帶著她去了花房,在裡頭呆了好一會兒,而且還有宮婢拿進去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,奴才大膽猜測,應當就是這些東西,救活了孔雀曇花。”

裴皇後一拍桌子,滿目怒火,“好個晏明珠,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本宮的好事,本宮記得,哥哥兩次被罰俸祿,也是與這個女人有關,還有大郎和荷兒,也都被她給害過是吧?

嗬,本宮從前倒是小瞧了這個女人,竟然如此本事,叫我們裴家接二連三的栽了跟頭,這個女人,不能再留了,必須馬上處理乾淨,否則後患無窮!”

一聽裴皇後竟想要殺了晏明珠,裴渡欽臉色微變,“皇姑母,晏明珠與大哥的事情,是大哥有錯在先,而荷兒被關京兆府,也是她先去滋事,至於父親的事,也是父親先找上的門,而今日所發生的事情,多半也是巧合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卻被裴皇後不滿的打斷:“欽兒,這個女人害得裴家丟儘了顏麵,還破壞了本宮精心策劃的局,害得本宮也被禁足在寢宮之中,你竟還為她求情說話?”

“侄兒……侄兒隻是按照事實說話,說到底,她也是個可憐人。”

裴皇後冷笑,“可憐人?本宮聽人說,她幾次與裴家作對的時候,祁玦都曾站出來為她說話,倒是好手段,才與大郎和離了,轉頭便勾搭上了祁玦,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,可留不得!”

裴渡欽隻能迂迴的說道:“皇姑母,若是這麼直接殺了晏明珠,是不是太便宜她了?畢竟,她讓咱們裴家栽了不少跟頭。”

呂嬤嬤適時的插了一句嘴:“娘娘,奴婢覺得二公子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,奴婢倒是有一個計劃,不知可行不可行。”

裴皇後揉了揉眉心,“你且說說。”

“定北王不是向著晏明珠那個女人嗎,那咱們便將計就計,讓他們苟合在一塊兒,再叫人來個當場捉姦,屆時,滿帝都都會傳遍,定北王和一個下堂婦暗中苟合,以定北王在貴女圈中的受歡迎程度,到時無需我們出手,自會有人讓她活不痛快,二則,定北王放著名門貴女不要,卻瞧上了一個破鞋,在陛下心中的形象也會大打折扣,可謂一舉兩得!”

這個計謀可謂陰毒,既能讓晏明珠失節被萬人唾罵,又能把祁玦拉下水,到時,還有哪個重臣敢把女兒嫁給祁玦?

裴皇後露出滿意的笑容,“甚好,重陽節將近,正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,本宮修一封書信,欽兒你帶去給哥哥,切莫要他謹慎小心,隻要能將此事辦妥,祁玦就再也無法威脅到太子的位置了!”

雖然裴渡欽心裡很不認同這個做法,毀一個姑孃家的清白,是最卑劣的行為。

但他是裴家人,肩負著家族興旺的重擔,有些事情,他就算是再不願,也得去做。

“是,皇姑母。”

偏殿,晏明珠前腳剛進來,就有人領著太醫過來了。

“晏姑娘,你且坐著,讓湯太醫給你把把脈。”

晏明珠見這陣仗,哭笑不得,“我冇事,坐著歇一會兒就好了,不用麻煩太醫。”

“不麻煩不麻煩,得要讓湯太醫親自瞧過了,殿下才能放心,晏姑娘你快坐,有勞湯太醫了!”

冇法子,晏明珠隻能在暖榻上坐下,湯太醫在她的手腕上搭了塊帕子,這才號脈。

“姑娘脾肺有些虛,怕是思慮過多所致,老夫開副調理脾肺的方子,服用一月左右便能恢複如常。”

晏明珠自己也會醫術,當然知道她這具身體的狀況,不過還是道了聲謝。

“晏姑娘冇事兒就好,你且休息著,我去向殿下稟報!”

飛雨前腳剛走,晏明珠覺得殿內有些悶,就將窗欞給打開些。

誰知剛開了個口子,就有一道沉厚而低啞的嗓音傳來:“姑娘且慢。”

晏明珠的身子猛的一僵,本能的想把窗欞給關上。

不過有一隻手反應很快,按住窗欞的另一頭,阻止了晏明珠關窗的舉動。

“姑娘為何看見本相便想躲起來?”

晏明珠直直地撞入明台恍若洞察一切的眼睛裡!

十七年的時間,真的能改變很多。

曾經意氣風發的哥哥,如今卻兩鬢生了許多白髮,眼神嚴厲而不苟言笑,與十七年前那個愛笑的明台判若兩人。

看著這一張熟悉而又經曆滄桑的臉,晏明珠多想喚一聲哥哥,可是不行。

至少,現在不行。

她低下頭,斂下心中的萬千情緒,“臣女……見過明相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