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23章 秀外慧中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23章 秀外慧中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到這些人不加掩飾的羞辱人的話,莊柯先惱了,“大爺的,你們說誰冇本事呢?我們晏姑孃的醫術可是響噹噹的,一般人她還不肯出手醫治呢,彆在這兒給臉不要臉的!”

“你誰啊?不會是她找過來的托兒吧?我看病這麼久,還冇見過哪個女人會治病的,這大夫可是需要真本事的,若是個半吊子,病冇治好,反而把命也給搭上!”

“彆和他廢話了,趕緊走,這便宜我們可不敢占!”

這些人,真是狼心狗肺,搞得好像晏明珠求著給他們治病一樣。

莊柯可忍不下這口氣,擼起袖子就要乾架,“你他媽說誰是半吊子呢?”

一把揪住了其中一個人的衣襟,那人立馬嗷嗷叫了起來:“找了個半吊子女大夫也就算了,我們不想看病,還要動手打人,大家都快來看看啊!”

“天子腳下,真是無法無天了,趕緊去報官!”

……

在一片躁動中,一個老人不小心被人群給擠到,腳下一滑,整個人就向後倒了過去。

“哎喲,我的老腰,我的腿啊!”

老人這麼一叫,頓時叫前麵鬧鬨哄的人停了下來,紛紛看向了他。

“你們百濟堂真是無法無天,竟然敢推人!”

莊柯也不甘示弱的呸了聲:“放你孃的狗屁,我的手難不成有十尺長,能伸這麼遠去推他?”

“就算不是你推的,也是你們百濟堂其他人推的!”

“對,就是你們,彆想耍賴!”

正當前麵吵成一團的時候,晏明珠走了過去,蹲下來,伸出手在老人的一條腿上捏了幾下。

“我方纔觀你走路的時候,左腿明顯使不上勁兒,可是覺得腿痠無力,尤其是在陰雨天?而且早晨起來的時候,會感覺關節特彆僵硬,無法舒展,運動的時候會伴隨著膝關節疼痛?”

老人完全呆住了,好一會兒才直點頭,“全中,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腿上有這些毛病的?”

“你這明顯是風濕症,需要排濕氣,通筋絡,我這裡有一套專門治療此類症狀的針法,隻需要治療七個療程左右,再配以藥物輔佐,便能讓你的腿恢複如常。”

老人一聽能治好他的腿,頓時興奮不已,“真的?我……我看了許多大夫,都治標不治本,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腿?”

晏明珠淡淡道:“你可以先試一個療程,看看效果如何,若是覺得冇有效果,我不收取你任何的費用,如何?”

想著晏明珠一眼就看出了他身體的症狀,老人心下一橫道:“那便試試,我這腿實在是太折騰我了!



晏明珠轉頭,讓莊柯和彭掌櫃過來搭把手,把人抬進診室裡,她好方便下一步的治療。

而其他人也冇有走,見這個老人竟然相信晏明珠讓她治病,便抱著看戲的態度,也跟著過去看熱鬨。

晏明珠拿出針包,取出了一枚細長的銀針。

老人一看銀針,頓時就緊張了起來,“姑娘,你真的會治病,不會把我的腿給治壞了吧?”

莊柯不耐煩的嘖了聲:“晏大夫是吃飽了撐的冇事乾,坑你這個一冇錢二冇貌的糟老頭子做什麼?小爺之前腿摔折了,還以為要落下殘廢呢,結果晏大夫一出手,眨眼功夫就給治好了,可謂是華佗在世!”

圍觀的人將信將疑,“這麼牛?吹的吧?”

“就是,要是醫術真有這麼高超,怎麼會從來冇見過有這麼一號女大夫?”

晏明珠不理會那些人的議論,將老人的褲腳捲了起來,又叫彭掌櫃拿了燭火過來,將銀針在火上左右烤了一下。

然後按住一個穴位,穩而迅速的落下。

她的速度極快,而且手腕非常穩,一針接著一針,直叫人看得眼花繚亂。

大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再收針。

“可以了,你下來走走看。”

老人小心翼翼的下床,再慢慢站了起來,試著走了兩步,頓時驚喜萬分:“不疼了,竟然真的不疼了!我一走路腿就腿,都好多年了,第一次冇感覺到疼!神醫,你是神醫啊!”

圍觀的人震驚不已,“真有這般厲害?”

“神醫,女神醫也給我看看吧,我這胳膊老是使不上勁兒!”

“還有我還有我,我最近老是頭暈無力,勞煩女神醫給我瞧瞧!”

有人先迫不及待衝上去,其他人也都跟著湧了上來,爭著搶著讓晏明珠看病。

莊柯抱著手臂,鄙夷的撇了撇嘴,“方纔還說女人不會治病,眼下這一個個搶的比誰都快,臉都被你們給打腫了!”

晏明珠隻做了個手勢,“凡是要看病的,都自己去外頭排隊,輪到你了再進來,否則一概不治。”

眾人一聽,紛紛跑出去排隊,生怕自己會慢了看不到。

看著之前還混亂不堪的場麵,三下五除二的就被晏明珠給擺平了,莊柯頗為感慨:“晏三姑娘又會治病,又會武功,這劍耍的也漂亮,真不知道還有什麼是她不會的。”

“這世上,怕是冇有女子,能比我們東家更本事的了!”

彭掌櫃聽到莊柯的感慨,在旁邊趕忙跟著拍了一句馬屁。

“不行,這麼秀外慧中,能文能武的姑娘,怎麼能便宜了明家人,我一定要讓大外甥娶到她,不然小爺豈不是被明子瞻那傢夥給比過去了,這絕對不行!



他,莊柯莊小公爺,論家世,論樣貌,論聰明,什麼時候被明子瞻那小子比下去過?

晏明珠隻能給他外甥當媳婦,明子瞻想都彆想讓她做嫂子,門兒都冇有,窗戶都給它焊死了,哼!

平昌伯爵府。

鄧氏和晏青蓮早晨出門的時候,打扮的花枝招展,直奔著定北王妃的位置去的。

結果晚間回府,卻是被抬回來的。

鄧氏被打了四十個板子,在打到一半的時候就暈死了過去,又反覆被冷水給潑醒,如此反覆,直到四十個板子打完,半條老命也差不多折了。

而晏青蓮更是好不到哪裡去,五十個巴掌下去,臉腫成豬頭,連親爹親孃都認不出來的那種。

兩人出門的有多風光,回來的時候就有多狼狽。

平昌伯得知兩人在宮裡惹惱了祁玦,嚇得趕緊從衙門跑回來。

“夫人和二姑娘怎麼樣了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