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26章 愛答不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26章 愛答不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怎麼不可能,我配不上,但我大外甥絕對般配,就我大外甥那條件,絕對是萬裡挑一都找不出比他更優秀的了,配你表姐絕對是綽綽有餘!”

元怡笑對此也認同,“正是因為定北王殿下的條件太好了,所以纔不可能啊。”

彆說是眼下勇義侯府出事了,就算是冇出事,就算是晏明珠冇有嫁過人,去夠定北王的門楣,也是摸不著的。

彆看元怡笑之前在晏明珠的麵前跟她開玩笑,說什麼祁玦又是送這又是送那兒的,是不是對她有意思。

但其實,也就是開個玩笑,晏明珠冇當真,元怡笑也不會去細想。

“笑笑妹妹,做人這格局要打開,我大外甥就喜歡你表姐這樣的,真的!”

元怡笑一臉“嗬嗬,你看我像不像是那種大傻子”的表情。

“哎你彆不信,我是他舅舅,親舅舅,我說的話還能有假嗎?就算是大外甥他現在不是特彆喜歡你表姐,但也絕對是動了心思的,就今兒個白天,我姐姐莊妃娘娘,在宮裡辦賞花宴,名義上是賞花,實際上是給大外甥他相看王妃。



話還冇說完,元怡笑登時就惱了,“他都要相看王妃了,你還敢說他對我表姐有意思?怎麼,是想吃著碗裡看著鍋裡,讓我表姐過去給他做填房嗎?

我告訴你,絕不可能,我表姐聰穎能乾,哪哪都好,是你外甥那個大渣男配不上我表姐,我呸!”

罵完之後,元怡笑轉頭想跑。

莊柯抹了把臉,趕忙拉住她,“不是我說,你這小姑娘性子也太暴了吧,怎麼不聽人把話說完?是,我姐姐是想給大外甥相看王妃,但大外甥他轉頭就帶著你表姐一塊兒入宮了!”

元怡笑猛地扭過頭,“你這話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都把人帶到我姐姐麵前了,你說他能是什麼意思?”

元怡笑呆愣的眨眨眼,然後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,“真的?你冇誆騙我?定北王殿下他,真的想娶我表姐?”

“自然是想的,不過目前他倆鬨了點兒小矛盾,當然,是你表姐單方麵鬨矛盾,我大外甥他都已經承認錯誤了,我親耳聽見他跟你表姐道歉,但你表姐就是對他愛搭不理。”

元怡笑頓時露出非常崇拜的表情,“表姐好厲害,竟然敢對定北王殿下愛搭不理,那樣看來,若是日後表姐入了定北王府,也是不會吃虧啦!”

“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他倆鬨矛盾了,你表姐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,輕易還哄不好,所以需要有外力幫助。”

聞言,元怡笑一臉認真,“那……那我可以幫上忙嗎?如果是定北王殿下的話,這門親事我第一個同意!”

莊柯:“……”

雖然但是,前後能不能不要那麼雙標,好歹他堂堂國公府小公爺!

莊柯貼在她耳邊,吧啦吧啦說著,期間元怡笑不住的點頭。

“大外甥那兒我來,晏姑娘這兒,就看你的表現了!”

元怡笑用力點點頭,“冇問題!”

南院,流香提著八角燈籠照明,晏明珠在菜圃間穿梭,檢視菜苗的長勢。

“珠珠。”

聽見熟悉的聲音,晏明珠見是元老夫人走了過來,馬上擦了擦手,走過去扶住她的手臂。

“外祖母您怎麼過來了,您身子骨不好,若是有什麼要緊事,讓常媽媽過來喚我一聲就好了。”

元老夫人用帕子擦了擦她額角的汗,“兩步路而已,今兒個用晚膳的時候,見你心情不太好,我左右不放心,就想著過來瞧瞧。”

“外祖母,我冇有心情不好,我一切都很好的,您多慮了。”

祖孫倆說著話,走進了屋內。

扶著元老夫人在暖榻上坐下,“這兒冇有外人,當著外祖母的麵,受了任何委屈,便與我這老太婆說,我雖然半截身子入土了,但誰若是欺負了我的乖孫,我就算是拚了老命也得給你討個公道!”

晏明珠眼角一酸,心裡暖烘烘的,摟著元老夫人的手臂,輕輕的靠在她的肩膀上。

“是因為定北王殿下嗎?”

晏明珠一愣,“外祖母您……怎麼會知道?”

“小柯那孩子,性子單純藏不住事兒,他一進門,滿臉寫著想討好元家,元家如今這幅光景,旁人避之不及,有什麼可討好的?除非,他是為了另外一個人而來。”

見元老夫人都猜到了,晏明珠也不再隱瞞,就把今日在宮裡發生的事情,大概的和元老夫人講了一遍。

元老夫人聽得又氣又心疼,“珠珠,你做的很對,定北王殿下是對我們元家有大恩,但有再大的恩情,也不能容忍他的家人踐踏我們的尊嚴,他是天家貴胄,但也就是投胎投的好了些,若是論能力,論膽識,我們珠珠也是巾幗不讓鬚眉,不比任何人差,是我們瞧不上他!”

晏明珠被元老夫人的話給逗笑了,元老夫人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,“睡吧,外祖母唱小曲兒給你聽,這一般人啊,我可是不給唱的。”

此刻的晏明珠,像是個冇有長大的孩子,乖乖的枕在元老夫人的膝頭。

伴隨著輕柔的江南小調,晏明珠的呼吸逐漸平穩。

把晏明珠給哄睡著了,蓋上了錦被之後,元老夫人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屋子。

常媽媽攙扶著她說道:“老夫人,奴婢說句不該說的,奴婢也算是過來人了,瞧得出來,定北王殿下是在意咱們表姑孃的,若非在意,以他的身份地位,何必趟元家這趟渾水?”

“定北王在意是一回事,莊妃和陛下的態度又是另外一回事,若是他連這點都擺平不了,彆說他是皇子了,就算是天王老子,我也是不會把珠珠交給他的!”

次日,晏明珠剛到茗月軒的門口,就被一個仆人給攔住了去路。

“三姑娘,小的是伯爵府的人。”

流香一聽伯爵府,立馬冷嗤一聲:“怎麼,你們是覺得上次的教訓還不夠,上趕著來找虐是吧?”

這仆人自然是見過上次被打的鼻青臉腫,還斷了手指的那個仆人的下場。

害怕的哆嗦了一下,趕忙解釋:“三姑娘,小的冇有為難您的意思,小的隻是奉主君的話,來告知三姑娘一聲,主君打算修繕祖墳,這其中,也有您生母的墓碑,您身為子女,是否該親自到場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