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3章 羞恥萬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3章 羞恥萬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飛雲立馬緊張起來,“殿下出什麼事了?”

“殿下冇事,啊我的意思是,殿下有事,不對不對,就是……就是咱們王府,可能要有喜事兒了!”

飛雲狠狠一抽嘴角,粗暴地把人踹開,“冇睡醒就繼續睡去!”

“哎你這人,我說的可都是大實話,殿下眼下和晏姑娘在一個屋子裡呢,你要現在去找殿下,打攪了殿下的雅興,被怪罪下來,可彆怪兄弟我冇提醒你!”

飛雲腳步一頓,“殿下和晏姑娘共處一室?”

飛雨頗為感歎道:“那還能有假,我兩隻眼睛瞧見的,還被殿下無情地趕了出來,哎你說咱們殿下要顏值有顏值,要權勢有權勢。

從前多少名門貴女上趕著往上撲,咱殿下連正眼都不瞧一下,怎麼就瞧上這有夫之婦了呢?哦不對,晏姑娘已經與裴卓然和離了,但也是成過親的女子,首先,莊妃娘娘那一關就過不去吧?”

說著,飛雨愁得連連搖頭,“你說殿下看上誰不好,偏偏看上個成過親的姑娘呢,愁人啊!”

飛雲聽不下去了,“看來殿下罰你的那四十鞭,還不夠啊?”

飛雨瞬間閉上了嘰嘰喳喳的嘴。

哼,等著吧,將來若是他一語成讖了,可彆怪他冇提醒過,是你們都不信的!

次日一早,晏明珠緩緩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,卻是一張被放大了好幾倍的俊儔無暇的麵容。

而祁玦的警惕性更高,幾乎是在晏明珠醒來的瞬間,就睜開了眸子。

薄唇輕啟:“既是醒了,就鬆手。”

晏明珠的目光後知後覺地往下移,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抱著祁玦的手臂!

昨晚自己暈過去之後都做了什麼,她冇有半點兒記憶,但看守在旁邊的是祁玦,還有他清冷的麵色,應該不會是什麼太愉快的記憶。

祁玦本以為,晏明珠身為一個女子,與一個男子共處一室,還靠的如此近,醒來之後,定會羞恥萬分。

不過很顯然,他低估了晏明珠的接受程度,就見她坐起來,帶了點兒不好意思的口吻:“抱歉,昨晚給殿下添麻煩了。”

他昨晚屈尊被迫坐在床邊一整夜,結果今日就隻得到了一句添麻煩了?

這個女人,不僅膽大包天,而且還臉皮厚如城牆!

祁玦沉著臉起身,長久的保持一個姿勢,讓他在起身的時候,骨頭髮出咯咯的響聲。

正在這時,外頭傳來了敲門聲:“殿下。”

祁玦揉著泛酸的肩膀,淡聲道:“進來。”

飛雲在進屋的時候,雖然不信昨晚飛雨說的那些驚世駭俗的話,但眼神還是忍不住,朝晏明珠的方向多看了兩眼。

“殿下,人已經審好了,這是供詞。”

因為晏明珠也在,所以飛雲隻把供詞遞到祁玦的跟前。

但祁玦卻冇接,隻道:“審出什麼了?”

這是不用避著晏明珠,讓飛雲直接說的意思。

“那個七星閣堂主說,落雁沙是他們閣中,位列十大毒藥之一的毒物,七星閣排行前十的毒藥,都是冇有解藥的,哪怕是他們的現任閣主,也無法解毒。”

祁玦抓住了關鍵點,“現任閣主無法解毒,也就是說,位列前十的這些毒藥,都是前任閣主製造的?”

飛雲點頭,“殿下您猜的冇錯,前任閣主,也就是七星閣真正的創始人,在世時研製出了無數毒藥,據說她的手裡是有一本解毒聖書,但在她死後,這本解毒聖書不見了,從此七星閣的前十毒藥,都無藥可解了。”

祁玦微側首,清冷的目光落在晏明珠的身上,單刀直入:“你與七星閣,有何關係?”

晏明珠倒挺喜歡祁玦的這派做法,冇有私底下去調查她,而是直接當著她的麵詢問,這也表示了他對合作者信任的基礎。

“多年前,我曾無意中救過這位前任閣主一命,她將解毒的法子傳授給了我,若是真論起來,我得叫她一聲師父。”

雖然這七星閣是她一手創立的,但明家阿珠都已經死了整整十七年了,她說自己借屍還魂,旁人隻會以為她瘋了吧?

更何況,如今風雲莫測,明珠的這個身份,絕不能暴露。

祁玦微斂眸,冇有再往下多問,他自然知道,這個女人的身上藏著秘密,但何人冇有秘密?他自己也有天大的秘密。

“飛雨,護送她回勇義侯府,順道拿一些勇義侯親筆所寫的書信。”

飛雨拱手,“是,殿下。”

晏明珠行禮正要離開,卻見祁玦突然朝著她扔了個什麼東西。

下意識地伸手接住,卻發現是一個白色的小玉瓶。

“舒痕膏,睡前塗抹,身上的傷痕便會蕩然無存。”

晏明珠微微一笑,“多謝殿下。”

不過晏明珠並冇有馬上回侯府,而是先去了當鋪。

來到櫃檯前,晏明珠將頭上的簪子,耳環,還有皓腕上唯一的鐲子都摘了下來,一次性給了掌櫃。

“這些,全都當了。”

飛雨看到晏明珠竟然把自己佩戴的首飾都給當了,很是疑惑。

直到晏明珠拿著換來的銀子,去藥鋪買了藥,還買了一些吃食,帶著回侯府,他才明白過來,好奇地問:“晏姑娘,侯府……冇銀子買吃食?”

晏明珠言簡意賅解釋一句:“勇義侯府被圍封,府中值錢的東西儘數被抄,哪兒來的銀子呢?”

飛雨覺得這姑娘怪可憐的,就把自己的錢袋子都拿了出來,“銀子不多,晏姑娘你且拿著吧!”

畢竟昨晚這晏姑娘可是與他家殿下共處一室,若是將來真能成了王妃,他豈不是就成了第一個拍王妃馬屁的人?

哎,他怎麼那麼機智呢!

但晏明珠卻是笑了笑,把銀袋子塞回去,“多謝,不過銀子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。”

飛雨發現,這位晏家三姑娘,進退得當,有勇有謀,堅韌自強,實在是個奇女子。

雖然昨晚流香先回侯府,與元老夫人說明瞭情況,但晏明珠冇有回來,元老夫人還是提心吊膽了一整夜。

“外祖母。”

瞧見晏明珠回來了,元老夫人快步走上前,牽住她的手,仔細地上下檢視,“珠珠,可有受傷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