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30章 欺壓民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30章 欺壓民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平昌伯瞬間就黑了臉,“你在開什麼玩笑,彆說元氏眼下已經死了,就算是她還活著,身為伯爵府的主君,我豈有給一個女人下跪的道理!”

“父親當初上門求娶我母親的時候,可不是這般有男子氣概,你低聲下氣跪在我外祖父和外祖母的跟前,對天發誓要一輩子待母親好,不離不棄,結果母親嫁到伯爵府之後,才知道你早在外頭有了外室,還生了一對兒女,費儘心思的求娶侯府嫡女,不過是為了用我母親的嫁妝,去填補這些年來伯爵府欠下的外債。”

被晏明珠給當眾戳了短處,平昌伯的臉色非常難看,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幾大步走過去,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過去!

“孽女,在外頭胡說八道什麼,今日我不打死你我就不配做伯爵府的主君!”

不過手指頭都還有機會碰到晏明珠,平昌伯隻覺得膝蓋一軟,緊隨著撲通一聲,就徑直朝著晏明珠跪了下來!

“呀,這也不是逢年過節的,父親突然向我行如此大禮,我可冇有紅包給父親呀。”

平昌伯的臉都快氣歪了,“你……”

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,晏明珠上前一步,繞到他的身後,伸手抓住他的後腦勺,甚至在其他人都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按著平昌伯的頭直接往地上磕!

“難得父親還存了那麼一點兒良知,冇有被狗全給吃了,既然要跟我母親磕頭認錯,那就好好的認,姿勢要標準,態度要端正,否則我母親若是在地下不滿意,可是會親自爬上來找你的!”

砰砰砰。

按著平昌伯的頭,在地上連著磕了好幾個響頭,直把平昌伯給磕的頭昏眼花,兩眼冒金星。

他想掙紮,但他後知後覺的發現,晏明珠的力氣極其大,他根本就冇有掙紮的餘地,隻能以被迫的姿勢,跪在地上接連被摁著磕頭。

而薛府尹也是在平昌伯磕了好幾個響頭,把頭都給磕破了的時候,纔算是反應過來。

“還愣著做什麼,都是死人嗎,趕緊上去,把這個咆哮公堂的女人給我抓起來!”

當著他這個府尹的麵,就敢如此的肆無忌憚,簡直是反了天了!

就在官差要動手的時候,一道沉厚嚴厲的嗓音跟著響起:“薛府尹關起門來審一個弱女子,倒是好大的官威啊。”

聞聲瞧去,卻見明台單手背於身後,步伐穩重的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晏明珠在抬頭看到明台的臉的瞬間,不由愣了住,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輕了。

這也給了平昌伯逃脫的機會,“孽女,竟然敢對我動手!”

說著,抬起腳就想衝著晏明珠踹去。

晏明珠反身一腳橫踹,直接把平昌伯原地給踹飛起來,整個人飛出去,最後狼狽的墜落在地!

明台的腳步一頓,方纔這個小姑孃的那一腳橫踹,恍惚之中讓他看到了妹妹的影子……

而跟著明台一起來的流香,一瞧見晏明珠,馬上就跑了過去。

“姑娘,姑娘您臉上怎麼有血呀?”

晏明珠垂下眼瞼,收斂了眼中的所有情緒,“我冇事,一點兒小傷。”

薛府尹一看到明台,瞬間驚出了一身薄汗,滿朝上下何人不知,這位明右相鐵麵無私,連昭帝都敢罵,更何況是他這個小小的府尹?

“不知明相親臨,下官有失遠迎,請明相降罪!



明台冷笑一聲,“薛府尹如此大的官威,本相可不敢降你的罪。”

薛府尹滿著冷汗陪笑:“下官……下官不知所犯何罪,還請相爺明示。”

“朝廷養你們這些官員,是讓你們仗著權勢,官官相護,欺壓民女的?”

薛府尹趕忙把腰彎的更低,“明相,下官冤枉啊,下官接到了平昌伯爵府的報案,是按照程式,把涉事人等給帶過來一一審問,並未欺壓民女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晏明珠便直接打斷:“薛大人方纔不分青紅皂白,要先杖責我三十,再行審問的時候,可不是這麼說的!”

“未經審問,就直接杖責三十,薛府尹,這就是你說的按照程式來審理案子的?”

明台的聲線中帶著怒意,身上是長年累月積累的官威,薛府尹說起話來都哆嗦了:“下官……下官是按照大昭律法,此女子打傷了嫡女與嫡妹,還在公堂上對自己的父親動手,按照大昭律法,為子女者冒犯長輩,杖責三十,所以下官這才……”

不等薛府尹說完,明台冷道:“看來薛府尹讀書是隻讀一半,大昭是有明令,凡不孝長輩者,皆處以杖責,但若事出有因,則根據情況從輕處置,薛府尹是全忘了?”

在明台的麵前將律法,簡直是找死,因為大昭律法的修改,就是由明台帶頭主持的。

薛府尹已然是大汗淋漓:“下官……下官……”

明台懶得理會他,隻把目光放在晏明珠的身上。

“姑娘,你且一一道來,究竟是發生了何事,若是你有任何冤屈,本相自會替你主持公道!”

晏明珠眼角微酸,哥哥不論是在什麼時候,都始終保持著一顆公正嚴明之心。

“回相爺,小女與平昌伯乃是父女關係,幾日前我的這位父親就曾派了仆人,要強行抓我回府,我幸運的逃脫了,今日又有仆人找上門,並且以我過世的母親為要挾,小女迫於無奈隻能前往伯爵府,誰曾想父親他竟然在茶水中下藥,被我識破之後,我那個二姐姐就直接衝出來,嚷嚷著要取我的性命,我頭上的傷,就是被她給打的。”

明台自然是注意到了晏明珠頭上的血跡,當得知她頭上的傷是這麼來的,明台心裡冇由來的一陣心疼。

就好像是他最珍惜的東西,被彆人給傷害了,一股怒火就從胸口往上湧,幾乎是燒得他有些不理智。

“而我那名義上的繼母,還拿著火把,揚言若是我不乖乖聽從他們的話,便一把火燒了我母親的棺槨,母親離世多年,我身為女兒,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連屍骨都不存,這才被逼無奈,動手與他們打了起來,請相爺明鑒,為小女子做主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