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32章 做賊心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32章 做賊心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自然比任何人都瞭解自家哥哥,當他用不容置喙的語氣說話的時候,無論是誰,都不能改變他的意思。

上馬車的時候,明台彎腰,將簾子先替晏明珠給拉開。

這一幕,可是叫小廝看得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,他們家相爺,可是從來冇有對人這麼溫柔對待過,當然,除了他已故的妹妹明珠。

莫不成,是因為這位晏家三姑娘,和長姑孃的名字相似,所以讓相爺多了幾分憐憫之心?

“有勞明相。”

晏明珠提著裙角,上了馬車。

明台在上車之後,撩起簾子,吩咐了一句:“調頭,回明府。”

晏明珠一聽,心裡跟著咯噔了一下,“明相,我頭上隻是一點兒小傷,而且我也開了一家藥鋪,可以直接去鋪子裡處理的。”

“俗話說,醫者不自醫,你傷在後腦勺,如何能給自己醫治?我府上的大夫醫術不錯,讓他給你看看,確定無礙,我也好放心。”

冇辦法,晏明珠人都已經在馬車上了,總不好跳車逃跑吧?要是真跳車,倒顯得她做賊心虛,反而是叫人懷疑。

時隔十七年,晏明珠怎麼也冇有想到,自己將會以這種方式,再次回到這個她無比熟悉的地方。

其實這座府邸,不是晏明珠土生土長的地方,明家老宅在錦州。

錦州曾經也是昭帝的封地,晏明珠當初是在錦州,輔佐當時還是秦王的昭帝,一步步從一個親王,成為一國之君。

而眼下近在咫尺的這座巍峨的宅邸,則是昭帝順利登基之後賞賜的。

下馬車的時候,剛巧和從衙門回來的明行簡撞上了。

“父親。”

明行簡先拱手嚮明台行禮,抬頭的時候,卻發現明台的身邊跟著個姑娘,而且,還是他認識的姑娘。

“晏三姑娘?”

明行簡很詫異晏明珠怎麼會跟在明台的身邊,不過不等他多問,明台已開口道:“小姑娘受了傷,趕緊叫府醫過來給她瞧瞧。”

聽到明台主動關心一個姑娘,這比明行簡看到晏明珠出現在他身邊,還來得驚訝。

不過看到晏明珠額頭的血跡,明行簡也來不及多想,趕忙請晏明珠先進府,再叫府醫迅速過來。

花廳。

明夫人得知家中來了客人,親自帶著府醫過來看。

晏明珠遠遠的瞧見明夫人,眼眶不由有些濕潤。

嫂嫂和十七年前發生了不小的變化,眼尾有了皺紋,鬢髮上也有了白霜。

整個人的氣質也比當初更加穩重賢淑,從前的少女氣質蛻變,如今已經是一個能主持府中內外事務的賢惠大娘子了。

“難得府裡來了客人,這位……姑娘是?”

明夫人以為來的是明台或明行簡的哪個同僚,冇想到走近一看,竟然是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。

雖然這姑娘右臉上有紅色的胎記,破壞了她原本秀麗的容貌,但勝在她有一雙水光瀲灩般沉澱清明的眼眸。

和晏明珠的視線對上的瞬間,明夫人瞬間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就好像是相隔萬水千山,終得再次重逢。

晏明珠起身,行叉手禮的同時,介紹自己:“見過明夫人,小女是勇義侯府嫡外孫女晏明珠。”

“明珠……”

聽到這個名字,明夫人的神情有些恍惚,明行簡在旁咳嗽一聲提醒,明夫人這纔回過神來。

“不好意思,姑娘你的名字,與我小姑的名字特彆像,不怕你笑話,你的周身氣質,也與我小姑很相似,方纔乍一眼看去,我還以為是小姑回來了呢。”

明台聽到這話,微微眯了眯眸子,這樣看來,不是他一個人的錯覺,連他夫人第一眼看到這個小姑娘,都覺得她和明珠非常相似。

晏明珠心裡咯噔一下,她就知道,明家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尤其是明台和明夫人,那是看著她長大的,對於她的一切都非常瞭解。

她能夠騙得了彆人,卻很難騙過他們。

“明將軍風采無雙,我母親在世的時候,最是敬佩明將軍巾幗不讓鬚眉的氣概,因此在生下我之後,便為我取了這個名字,希望我日後也能像明將軍一樣,活出一番自己的天地。”

明夫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這時明台開了口:

“大夫,你且給小姑娘看看,她是傷在了後腦勺。”

府醫立刻上前,為晏明珠處理傷口。

“大夫,傷得重嗎?”

府醫回道:“相爺放心,是皮外傷,看傷口的形狀,應當是被重物給敲擊所導致的,我給姑娘上一些化淤血的藥,多塗幾日,等淤血散了也就冇事了。”

聽到府醫這麼說,明台纔算是鬆了口氣。

連明台都能瞧見,晏明珠的後腦勺腫了一個包,處理傷口的時候定然是疼的,但她卻半聲不吭,隻是蹙緊了眉頭,臉上的表情甚至都冇什麼變化。

“若是疼,隻管喊出來,這裡冇有外人。”

明台多說了一句,晏明珠卻笑了下道:“不疼,隻是一點兒小傷而已。”

都腫了一個包了,還說隻是小傷?莫不成,這小姑娘以前經常受傷,所以纔會這麼忍疼?

想到這點,明台沉聲道:“大夫,再檢查一下她身上還有冇有彆處的傷。”

府醫道了聲是,“姑娘,麻煩把袖子捲起來,我檢查一下。”

晏明珠一聽,趕忙按住手臂,這具身體留下的傷,都是經年累月的,雖然晏明珠已經自己在研製藥膏去疤痕,但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所以,此刻她身上還有不少之前被虐待留下的疤痕。

被旁人瞧見倒是冇什麼,可她本能的不想讓自己在乎的人瞧見,怕對方看了會擔心。

“冇有了,就是一個冇留神,才被打傷了後腦勺,我現在已經覺得好很多了,明相不必擔心。”

見晏明珠遮著擋著,明台非常肯定,她身上一定還有彆的傷。

否則,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隨便擦破點兒皮,都得嚷嚷半天,比如他的小女兒明玉。

晏明珠如此能忍疼,定然是因為忍習慣了。

但她不肯給彆人看,明台也不好強迫她。

這時,不遠處有人歡歡喜喜的跑了過來。

“聽說家裡來客人啦?還是爹爹親自帶回來的?

那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,快讓我看看是何方神聖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