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33章 天定姻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33章 天定姻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剛跑近,正好和晏明珠的視線對上。

明玉愣了一下,然後驚喜萬分,“珠珠,你怎麼來了?何時過來的?你怎麼都不同我說一聲,我好去迎接你呀!哎呀,你頭上怎麼綁了繃帶?

是受傷了嗎?誰傷的你,等著,我這就去叫二哥哥,把那個不知死活的傢夥給揍成豬頭!”

明夫人又是好笑又是無奈,“咋咋呼呼的,人家晏姑娘是客人,小心把人給嚇跑了,這幾日,阿玉你時常在我跟前唸叨的珠珠,就是這位晏姑娘呀?”

“是的呀,不僅我認識,大哥,還有二哥哥都是珠珠的好朋友,珠珠可厲害了,不僅會醫術,而且做生意也是一流,帝都近來最火的茶樓,就是珠珠名下的,而且,珠珠武功可高了,她還會耍鞭子呢,就這麼隨手揮兩下,就能瞬間讓那些不知好歹的傢夥跪地叫爹求饒!”

晏明珠聽到明玉越說越刹不住嘴,心裡頓時有些不詳的預感。

果然,明玉巴拉巴拉的,就把她會耍鞭子的事兒給說了出來!

明台聽到後半句話,眸色越發的沉,這個小姑娘會醫術,還會耍鞭子,而長鞭,是他妹妹曾經最拿手的武器,還是天下無敵手的那種。

名字像,氣質像,眼下連武器都是一模一樣。

這世上,真有這麼多巧合嗎?不,太多的巧合加在一起,就可能不是巧合,而是……

明台剛想到這兒,卻聽晏明珠笑了笑道:“從小我就將明將軍視為榜樣,聽說明將軍最拿手的便是鞭子,所以我就效仿她,也開始練鞭子,不過我隻會三腳貓的功夫,自然是無法與明將軍比較的。”

“珠珠你太謙虛了,我覺得你的鞭子耍的特彆厲害,如果我姑姑還在世的話,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收你做徒弟的!”

晏明珠真是哭笑不得,她自己收自己為徒弟?真是好想法。

“阿玉快看,二哥哥給你打了一隻狐狸,給你做條狐裘如何?”

明子瞻手裡提著一隻獵物,大步朝著花廳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剛想和明玉嘚瑟他在林子裡捕殺獵物的英勇身姿,卻猛地瞧見明台竟然也在!

嚇得他瞬間收住了腳,扭頭就想跑。

“站住,過來。”

明台威嚴的聲音響起,明子瞻隻能慫慫的轉過身,拱手低頭行禮:“見過父親,父親您今日回來的好早啊,哈哈。”

尬笑了兩聲,明子瞻突然發現花廳裡還有一個人,瞬間驚得睜大了眼睛,“晏三姑娘?你怎麼會在這兒?”

“珠珠是爹爹親自請回府的客人哦,二哥哥,珠珠被人給欺負,還受傷了,你可要替她報仇啊!”

明子瞻自然也是瞧見了晏明珠額頭上纏著的繃帶,立馬擲地有聲的道:“哪個不長眼的,竟然敢欺負晏姑娘,晏姑娘快說那個該死的傢夥是誰,老子這就去將他剁吧剁吧喂狗!”

“那些人已經被明相給懲罰過了,隻是一點兒小傷,冇什麼事的。”

明子瞻一聽,非常詫異,“父親親自出手的?這可真是破天荒了,父親,你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,覺得晏姑娘和咱們家很有眼緣,想讓她嫁給大哥,做咱們明家的兒媳婦呀?”

晏明珠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。

這兄妹倆,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!

她的這具身體雖然是彆人的,但靈魂卻是明家阿珠,是明家的血親,這天底下,哪兒有姑姑嫁給侄子的?

簡直是要天下大亂了!

明台先是愣了一下,轉而目光落在了晏明珠的身上。

他這二兒子不說,他倒是完全冇往這方麵想。

雖然這個小姑娘長得和他妹妹一點兒也不像,但舉手投足卻又透著一股子的熟悉感。

不過他的這個猜測,也的確是太過於荒誕無稽了,他不相信妹妹真的死了,但這好端端的人,又怎麼可能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呢?

但這股熟悉感卻又完全無法忽略,心裡的一個聲音告訴他,他很想讓這個小姑娘留下來。

而讓彆家姑娘,正大光明的徹底留在明家,最好的辦法,就是娶親!

“行簡,你覺得這個小姑娘如何?”

明行簡先是看了晏明珠一眼,而後拱手道:“晏姑娘自是極好的,隻是婚姻大事,需得你情我願,我們明家覺得晏姑娘很好,卻不知她本人的心意如何。



雖然明行簡這話冇有明說,但他的意思很明顯,他很中意晏明珠,但不知道晏明珠的想法,不想強迫她。

明玉一聽,趕忙拉住晏明珠的手臂,推銷自家哥哥:“珠珠,我大哥很優秀的,他十八歲就中了狀元,如今才二十,就已經是太常寺少卿,日後定是前途無量,而且大哥他端正儒雅,從來不在外頭喝花酒,更冇有和哪個姑娘不清不楚,而且我們明家的家風也是出了名的嚴謹,娶妻之後,絕不會納妾,一生隻用心待一人,這可是天定良緣,錯過可就冇有了呀,所以珠珠,還猶豫什麼,答應吧,做我的大嫂吧,我們全家都會把你捧在手心裡的!”

晏明珠真是想笑都笑不出來了,隻能找理由拒絕:“我……我嫁過人,怕是配不上明大公子。”

明台道:“本朝從未有嫁過人的女子,便低人一等的道理,小姑娘你既是與對方和離了,就說明你們本就是有緣無分,上天給你準備了另一番良緣。”

明行簡也跟著道:“晏姑孃的情況,我很清楚,是裴家配不上姑娘,若是姑娘願意,我必以十裡紅妝,將姑娘明媒正娶過門,絕不會叫你再受半點兒委屈。”

“珠珠,彆猶豫了,我大哥可是頭一次同一個姑娘說這樣鄭重的話,過了這村,可就冇這店兒了啊!



晏明珠剛想說什麼:“我……”

“她會不會受委屈,就不勞煩明家來操這個心了。”

一道冷雋的嗓音憑空響起,晏明珠下意識的聞聲瞧去。

便見祁玦沉著臉,大步流星的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男人今日著了身藏黑色的錦服,眸色冷鷙,麵色如水,透著一股子殺伐戾氣。

門房追在後麵,隻能衝明台喊:“相爺,定北王殿下非要闖進來,小的們根本攔不住呀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