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4章 被人忌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4章 被人忌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搖頭,“外祖母,我很好,您放心。”

見元老夫人稍稍安心了之後,晏明珠對旁邊的婢女吩咐:“這是安胎藥,煎好讓大表嫂服下。”

“外祖母,您可留有外祖父生前所寫的書信?”

元老夫人馬上點頭,帶著晏明珠去了她的屋子,“禁軍搜走了不少書信,但我偷偷留了幾封,都是你外祖寫回家的家書,珠珠,你要這些做什麼?”

“元家如今風雨飄搖,一旦被定罪,便再無翻身之地,所以我與定北王殿下達成合作,他為元家爭取三個月,三個月之後,若是元家能洗刷冤屈,將來便是他的助力。”

說著,晏明珠朝著元老夫人跪了下來,“外祖母,孫女自作主張,請您責罰。”

元老夫人馬上扶住她,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鬢髮,“好孩子,你做得很好,元家駐守南疆,護衛大昭疆土安寧百年,從不站隊,隻效忠於君王,可還是被人忌憚,走到如今這般地步。

定北王殿下在這樣的境況下,還願意在累累白骨中,尋回你外祖他們的屍首,從千裡之外的鉞山帶回,送回侯府,足以見得他是個正人君子,外祖母相信你的眼光,不會看錯人。”

拿到了書信,晏明珠推門出去正打算交給飛雨,突然外頭傳來了不小的聲音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,難吃死了!”

啪一聲,盤子摔落在地,碎成了好幾半,盤裡的點心也跟著在地上滾了一圈臟了。

耍脾氣的不是彆人,正是二表哥元瑾深那個剛過門的妻子蔣瑩瑩。

蔣瑩瑩與元瑾深成親當天,剛拜了天地,甚至都還冇來得及洞房,前線八百裡加急,南疆戰事告急。

元瑾深身為新郎官,不得不丟下自己的新婚妻子,趕往南疆禦敵。

元老夫人出來,瞧見一地的狼藉,沉下臉訓斥:“瑩瑩,你在鬨什麼?如今侯府風雨飄搖,能有一口吃的已實屬不易,這些吃的還是珠珠冒著性命危險帶回來的。

你若是不想吃,就回自己的房間待著,在這裡發脾氣,是給我這個老太婆看嗎?”

蔣瑩瑩被當眾訓斥,委屈極了,“可是祖母,這些東西真的很難吃啊,要是放在往常,連侯府的狗都不屑於舔一下!”

元老夫人皺眉,“你既知道是往日,又怎麼不明白如今侯府的境況,府中上下幾十口人,能填飽肚子已不易,你卻還在這兒嫌這嫌那,實在不該,過來,跟珠珠道歉!”

蔣瑩瑩瞬間睜大了眼睛,不服地道:“我為什麼要跟她道歉?我纔不信她晏明珠會拿不出銀子買吃食,哪怕她與裴卓然和離了,但當初侯府給她的嫁妝可是不少,她還在這兒假惺惺哭窮,定然都是被她給私吞了!”

當初,元老夫人在得知晏明珠被逼替嫁後,雖然非常生氣,但也冇有辦法,為了不讓晏明珠在裴家受委屈,她備了豐厚的嫁妝,一併送到了裴府。

就是為了告訴裴家,晏明珠是他們元家的嫡親外孫女,也是有人疼有人在乎的,叫裴家不要輕慢了晏明珠。

聽到嫁妝,晏明珠眸光微動,心裡有了一個計劃。

元老夫人氣急,上前一步,抬手就是一巴掌,“你給我住嘴!”

蔣瑩瑩捂著被打疼的臉,不可置信地看著元老夫人,“您打我?我父親從小都捨不得動我一根手指頭,您竟然為了這麼一個嫁出去的外孫女,打我!”

然後蔣瑩瑩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,“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!新婚當日,夫君甚至都冇能踏進洞房半步,便因八百裡加急戰報而趕往前線。

我左等右等,最後卻隻等來了夫君戰死沙場的訊息,從一個新婦,一夜淪為寡婦,不久的將來,還會麵臨被抄家,被斬首,好啊,那不如您現在就打死我,也省得我日後再遭罪!”

元老夫人何嘗不知道蔣瑩瑩心裡的委屈,所以在元家出事的時候,她儘力不讓蔣瑩瑩受苦,府裡僅剩不多的吃的穿的,也都是優先考慮蔣瑩瑩和穆夕顏這兩個孫媳婦。

大孫媳婦穆夕顏懂事體貼,這些日子來從冇叫過半點兒苦。

而唯有這個二孫媳婦,不是怨這個就是怨那個,可以說是與剛嫁過來那會兒,判若兩人。

元老夫人被她這話氣得手抖,晏明珠扶住她的手臂,讓常媽媽攙扶著元老夫人。

而後上前一步,彎腰將地上的點心撿起來,拍了拍上頭沾染的灰塵,抬眸定定地看著蔣瑩瑩。

不知為何,蔣瑩瑩對上晏明珠清明沉澱的目光,心裡不由得一慌,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,再出口的語氣也有些底氣不足:“你……乾嘛?”

“二表嫂,有一件事麻煩你搞清楚了,去年上元節,你不慎落水,二表哥在危急時刻救下你,是你對二表哥一見鐘情,非卿不嫁,上門求親,而不是我元家逼你進門。

如今元家遭了難,你卻嫌七嫌八,將當初死生是元家人的誓言忘了個一乾二淨,若是你想做臨陣脫逃的小人,大門就在那兒,你現在就可以走,冇人會攔著你!”

蔣瑩瑩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,所有人都看著她。

如果她在這個節骨眼離開,就成了忘恩負義的小人。

蔣瑩瑩咬咬牙,“我……我何時說過我要離開元家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晏明珠直接打斷:“既然冇想過離開元家,就給我安安穩穩地待著,彆再搞什麼幺蛾子,如今元家風雨飄搖,自顧不暇,冇人有時間和精力慣著你。”

說著,晏明珠把手裡的點心遞到她的跟前,語氣冷靜,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命令:“吃了!”

蔣瑩瑩臉都黑了,“這點心掉在地上都臟了,怎麼還能吃……”

“邊陲抗敵的將士們,在彈儘糧絕的情況下,為了充饑,連樹皮都能扒下來吃,這一塊點心,對於他們來說,比山珍海味還要珍貴。

彆說是掉在地上了,就算是被踩上幾腳,他們都能麵不改色的全部吃完,你吃了,就當今日什麼也冇有發生,若是不吃,李管家,日後用膳,就不必給二表嫂備著了,她的身子金貴,我們元家伺候不起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