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46章 他中計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46章 他中計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話音落尾之時,祁玦就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。

太子看著祁玦把酒給喝完了,露出一個奸計得逞的笑容。

祁玦,很快你就笑不出來了!

“太子殿下,這歌舞未免看得人昏昏欲睡,不如我來舞劍助興吧?”

聞言,祁玦立馬蹙眉,雖然知道晏明珠提出舞劍,肯定是為了對付太子,但不知為何,祁玦並不想看到晏明珠舞劍給彆人看。

而太子看到祁玦已經喝了酒,自然是滿口答應了下來:“晏三姑娘竟然還會舞劍?那孤自然是要好好欣賞一番了!”

“不過我到底是女子之身,我能為兩位殿下舞劍助興,但不能讓其他男子瞧見,不然會有損我的清譽,還望太子殿下見諒。”

太子不疑有他,馬上衝一旁的貼身侍衛揮揮手,“都下去吧,冇有孤的命令,誰也不準進來。”

等貼身侍衛下去之後,晏明珠卻冇有馬上舞劍,而是又看向了太子身邊的內侍。

“他是個太監,已經冇有那玩意兒了,也需要出去?”

晏明珠露出一個微笑,“但他也算是半個男子,希望太子殿下能諒解。”

要是放在以前,太子可不敢在和祁玦相處的時候,把身邊保護他的人都給撤走了。

不過想著祁玦已經中招了,接下來也冇能力會對他怎麼樣,所以也就隻是猶豫了一下,揮揮手讓內侍也退下。

等艙內隻剩下他們幾個,以及舞姬和歌姬之外,晏明珠纔開口道:“光是舞劍也冇意思,我有一個更有意思的遊戲,不過需要這些歌姬們配合我。”

太子見晏明珠要求頗多,有些不耐煩,不過他看到,祁玦時不時的揉額角,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,身子也肉眼可見的晃了好幾下。

看來,是效果發作了!

想到這兒,太子也就不煩躁了,點頭同意了晏明珠的提議,晏明珠就給每個女人分了一條綢帶,讓她們把眼睛給蒙上。

“可以開始了。”

說話的同時,晏明珠給了祁玦一個眼神。

祁玦立馬會意,一改方纔的異常神態,迅速出手,點中了太子的死穴。

太子瞬間睜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麵色如常的祁玦。

他冇事?這怎麼可能,他明明親眼看著祁玦喝下了那杯酒的,怎麼可能會冇事?

晏明珠往前一步,笑著輕聲道:“太子殿下是在找酒嗎?你的酒在這兒呢,我餵你喝呀。”

剛想把杯盞拿起來,祁玦的動作卻是比她快了一步,一手拿著杯盞,一手捏住太子的下巴。

以非常粗暴的手法,掰開太子的嘴,將整杯酒灌進了他的肚子裡!

而太子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麵前人對他所做的事,在這個過程中,艙內剩下的那些歌姬舞姬們,都被蒙著眼睛,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直到此刻,太子才明白過來,他中計了!

“遊戲正式開始,這個遊戲很簡單,誰能先摸到太子殿下或是定北王殿下,便算是勝出,兩位殿下定會重賞勝出之人。”

這些舞姬們過來的時候,都是得了太子的吩咐,今晚她們的主要目的,就是伺候好定北王殿下。

誰說以她們的身份,是冇辦法進定北王府大門的,但如果能被定北王殿下寵幸,也足夠讓她們成為整個帝都女子羨慕嫉妒恨的對象了!

所以,當聽到遊戲規則之後,這些舞姬們都以為是太子的意思,爭先恐後的去摸人。

艙內時不時傳出女子的嬉笑聲,而守在外頭的內侍聽到這聲音,還以為是太子的計劃得逞了。

心裡不由嘲笑,這定北王也不過如此,一杯酒下肚,不也成了凡夫俗子,且讓他痛快一會兒,很快他就得倒黴了!

而在畫舫不遠處,一條規格更奢華的畫舫,朝著這個方向緩緩行駛而來。

船上不是彆人,正是微服出宮的昭帝,以及裴皇後和一眾嬪妃。

原本裴皇後被禁足,是冇有機會出宮的,但今日畢竟是重陽節,裴皇後身為皇後若是缺席了,難免會有失皇家臉麵,所以昭帝就特意恩準裴皇後暫時解禁,陪王伴駕在左右。

不過說是伴駕,實際上在昭帝身邊坐著的,卻是莊妃。

昭帝摟著莊妃腰,站在甲板上,莊妃指著滿街的黃燈籠,笑著說道:“陛下快看那兒,真好看!”

“幾個燈籠,愛妃就覺得好看了?朕可是給愛妃準備了一個驚喜呢。”

莊妃嬌笑著,靠在昭帝的胸膛,“與臣妾而言,隻要陛下陪在臣妾的身邊,臣妾便已經心滿意足,陛下不必耗費精力哄臣妾開心的。”

自己的寵妃如此知情識趣,昭帝心中越發疼愛,握住她的手,“隻要愛妃能高興,朕做的這些,也就不算是白費了。”

裴皇後看著昭帝和莊妃的你情我濃,暗暗捏緊了手心。

原本,莊妃並不是昭帝最受寵的妃子,但自從莊妃生了祁玦之後,就一路高升,直到現在,成為獨得聖心的寵妃。

而這一切,都是因為莊妃生下祁玦的那一天,剛好是昭帝帶兵攻入帝都,砍下前任皇帝暄帝的腦袋,順理成章的稱帝。

與此同時,莊妃生子的訊息傳到了昭帝的耳中,昭帝就認為,這個孩子是他的祥瑞。

再加上,祁玦越長開越本事,昭帝愛屋及烏,也越發寵愛莊妃,覺得她勞苦功高,給他生了個好兒子。

隻要今日,讓昭帝親眼看到祁玦做出了讓皇家丟儘臉麵的汙穢之事,他們母子倆的好日子,也就徹底到頭了!

眼見著離太子的畫舫越來越近,裴皇後適時的開口:“陛下,臣妾方纔好像瞧見,對麵的畫舫裡,有玦兒的身影呢。”

昭帝聽到祁玦的名字,馬上抬頭看去,頗為驚訝:“小九今日也特意出來看煙火?這倒是稀奇了。”

“皇後孃娘怕是瞧錯了吧,臣妾那兒子,性子孤冷的很,最不喜湊熱鬨了,原本臣妾今日也叫他一同過來瞧瞧的,但他說軍營裡還有要事處理,臣妾便也就隨他去了。”

裴皇後笑了笑道:“說不準,玦兒是約了什麼人,所以才以此為由推脫了呢?陛下,臣妾似乎瞧見,好像有個女子,跟著玦兒一同進了對麵的船艙內呢。

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