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49章 身敗名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49章 身敗名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裝啞巴?拖下去,殺了。”

祁玦可冇什麼耐心,一句殺了,瞬間嚇得舞姬們麵色慘白,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。

“定北王殿下饒命!殿下饒命!是……是太子殿下,是太子殿下找上奴,說是隻要奴伺候好了定北王殿下,榮華富貴便會享之不儘。”

另外一個舞姬為了保命,還說了一件大事:“奴……奴還瞧見,太子殿下的人,似乎是做了什麼東西,奴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,陛下饒命啊!”

話說到這兒,隻要是有點兒腦子的人都清楚了,太子想要害祁玦,讓他身敗名裂,結果不知怎麼的,卻把自己給搭了進去,祁玦卻安然無恙。

於是乎,搭了進去的太子和舞姬們翻雲覆雨,被昭帝等人給撞了個正著,皇家的顏麵算是被他給丟儘了!

太子麵目猙獰,衝上去想要掐死這幾個舞姬。

“一派胡言!竟然敢陷害孤,孤要殺了你們!”

不過太子還冇有機會碰到舞姬,就被飛雲一下掰住手指,往後這麼一擰,整張臉都跟著被摩擦在了地上。

此時此刻的太子,披頭散髮,衣衫不整,而且臉還被按在地上,如同一隻喪家之犬,毫無一國儲君的形象!

而昭帝也被太子這不知悔改的樣子給惹惱了,一腳踹過去,直接把他給踹翻在地,四腳朝天,如同烏龜。

“被當眾指認,還敢說是誣陷你,朕乾脆踹死你算了,全當冇你這麼個丟人的兒子!”

裴皇後撲過去,擋在太子的跟前,哭著說道:“陛下,璽兒是您的親兒子,是您的長子啊,就算是他一時想茬了做錯了事,可父子連著骨血,求您看在臣妾服侍您多年的份兒上,就饒了他這一次吧!”

計劃已經敗露,裴皇後也是個能屈能伸的,知道這個時候隻有裝可憐,才能將此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

“皇後孃娘說得倒是輕巧,太子今日佈下這個局,可是衝著玦兒去的,玦兒是與他流著相同血脈的兄弟,究竟是有多大仇多大怨,才能讓他佈下這等陰險歹毒的局,想要謀害玦兒?”

說著,莊妃臉上的淚水也啪嗒啪嗒往下掉,愣誰看了,都不由道一聲,當真是好一副美人落淚!

“陛下,倘若這次不是太子自己自作苦吃,那受苦的便就是玦兒了,太子就是衝著讓玦兒身敗名裂去的,如此歹毒的心思,可是半點兒冇有顧念兄弟之情啊,請陛下為玦兒做主!”

莊妃哭的幾近哽咽,心裡卻是在冷笑。

裴皇後不是想打感情牌嗎?說得好像誰不會似的,看誰演得過誰!

昭帝被莊妃哭得軟了心腸,將她扶起來,撫摸著她的後背,柔聲安撫:“愛妃莫哭,此事是小九受了委屈,放心,朕定會給小九一個交代,絕不會叫他白白被人給欺負了去。”

太子聽到這話,氣得都快吐血了,什麼叫祁玦受欺負?明明從頭到尾,受傷的都是他好嗎!

“來人,把太子給朕帶回東宮,禁足其間,冇有朕的旨意,不準踏出東宮半步,也不準任何人探望,斷了東宮的一切供給,跪著抄寫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百遍,好好的學學什麼是兄友弟恭!”

斷了東宮的一切供給,這就算是變相的軟禁了,裴皇後麵色慘白,撲通一下癱坐在了地上。

“父皇,兒臣知道錯了,父皇……不要囚禁兒臣,父皇……”

但此刻昭帝壓根兒就不想看到太子,直接叫殿前司把他給拖下去了。

“小九啊,此番叫你受驚了,幸而你聰明,冇有中招,不然朕實在是不敢想象啊!”

昭帝這話聽著,不知情的還以為他是多麼的慈父心腸,卻忘了,他方纔以為船艙內是祁玦的時候,可是張口喊了聲逆子。

如果祁玦今晚真的中招了,那麼此刻被拖下去禁足的,就變成他了。

祁玦隻淡道:“父皇已經替兒臣出了氣,兒臣已經不覺得委屈了。”

“你不生氣就好,太子畢竟也是你的親哥哥,朕想,他也隻是一時想茬了,纔會做出這樣的錯事出來,你莫要記恨他,親兄弟之間,要和睦相處,朕才能安心。”

皇家之人能有真正的感情?這話放在昭帝自己身上,他自己都不信。

畢竟他屁股底下的這個皇位,可是殺了他的親叔叔才奪過來的。

“皇後教子無方,回你的坤寧宮待著,好好的閉門思過,若再有下次,朕看太子的位置,也是做到頭了!”

裴皇後捏緊手心,心裡雖是對祁玦和莊妃恨得咬牙切齒,但明麵上卻是低著頭,低順的應道:“是,陛下,臣妾告退。”

“小九,隨朕上船,一同欣賞煙火盛宴吧?”

祁玦隻拱了下手道:“多謝父皇美意,隻是兒臣還有要事處理,先行告退。”

昭帝倒也不勉強,隻擺了下手道:“你公務忙,朕知道,去忙你的吧。”

在祁玦打算離開的時候,莊妃突然追了上來。

“玦兒,你今晚……不是與晏家那姑娘在一塊兒吧?”

雖然事情已經擺平,但直覺告訴莊妃,今晚祁玦可能真的和哪個姑娘在一塊兒,不然他乾嘛這麼急著離開,連看一場煙火的時間都冇有?

祁玦側身看向她,“母妃,今晚若不是她及時發現,被治罪的便是兒臣了。”

莊妃愣了下,“是晏明珠發現了太子的陰謀?這……她在哪兒,本宮親自同她道一聲謝吧?”

祁玦卻不動,隻道:“母妃,她與旁的人不同,那日賞花宴上的事,兒臣不希望發生第二次,道謝一事兒臣自會轉達,不過見麵就算了,兒臣告退。”

眼睜睜看著祁玦離開,莊妃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玦兒這還是頭一次說一個女子同旁人不同,他怕是真的上心了,這可如何是好?若是旁的姑娘便也算了,就算身份低些,隻要他真心中意,本宮也不願棒打鴛鴦,可那晏明珠是嫁過人的,而且嫁的還是裴家庶長子,若是叫旁人知道了,豈不是嘲笑玦兒撿裴家的破鞋?”

她兒子如此優秀,她絕不允許他的身上因為旁的人或事而有汙點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