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54章 他的軟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54章 他的軟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他不過是離開了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,誰能告訴他這期間是發生了什麼,王府裡,何時還住過如花似玉的姑娘了?

緊隨著,孔慈又發現,在晏明珠去廂房歇息的時候,祁玦一直目送著看著她的背影離開。

直到背影徹底消失了,祁玦才收回視線,往書房的方向走。

“殿下,這位……晏姑娘,怎麼會住在王府?”

祁玦很自然的回了一句:“她受了傷,留在府中養傷。”

這天底下受傷的女子多的是,怎麼不見祁玦收留其他女人?這其中,一定有貓膩!

孔慈看似無意的說道:“殿下對這位晏姑娘,倒是挺特彆的。”

誰知,祁玦無比隨心的接道:“她自是與旁人不同。”

這下,輪到孔慈說不出話來了,因為這是他從祁玦的嘴裡,聽到的對一個人的最特彆的評價。

通常而言,當一個男人覺得一個女人特彆的時候,就是他中意這個女人的開始。

“殿下,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您能萬事順心如意,但如今強敵未除,周圍有無數雙虎視眈眈的眼睛盯著您,若是被那些人發現,您有了軟肋,這將對大業極為不利,還望您能三思!”

祁玦腳步一頓,側眸看向他,“就算她是本王的軟肋,那又如何。”

孔慈愣了一下,便聽祁玦不急不緩的說出下話:

“隻有弱者,纔會害怕被人發現軟肋,一個男人,若是連腳下的土地和懷裡的女人都護不住,就是枉為人。”

“可是殿下……”

不等孔慈說完,祁玦直接打斷:“孔先生不是說有十萬火急之事,要呈秉本王?”

說話間的時候,已經到了書房,孔慈先將房門關上。

“殿下,冀州山體滑坡一事,應當是與金礦有關。”

祁玦微微一挑眉,立時捕捉到重點,“嶺西山發現了金礦?”

“是的,而且目測規模不小,我們的人不敢靠的太近,金礦周圍幾十裡地都有人把守,但確定是金礦無疑,”

嶺西山發現金礦,冀州官員卻冇有在第一時間稟報朝廷,反而是私自派兵駐守,而且在我們暗中觀察期間,幾乎每日都會有金礦通過板車被運輸出來,日積月累,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。”

祁玦冷笑一聲,“私藏金礦開墾,一旦被髮現,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,單單隻是冀州官員,他們可冇有這麼大的膽子,可查到當地官府的變動了?”

“有,冀州的魯通判府中,不久前夜裡走水,整個魯府無人生還,大火一直燒到了次日清晨,熄滅的時候,整個魯家已經燒成了一片廢墟。”

祁玦微微眯了眯冷眸,看來這是有人在殺人滅口了。

不過,這倒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。

“本王不日親赴冀州,讓那邊的人做好對接。”

孔慈低頭拱手:“是,殿下。”

客房,晏明珠洗漱好之後,一邊用臉帕擦拭著鬢髮,一邊走到窗欞邊,打算關窗睡覺。

剛抬起手,就敏銳的捕捉到外頭有人影晃動。

晏明珠馬上將臉帕甩了出去,“誰?出來!”

衣角微動,祁玦的麵容就出現在了窗外。

看到是祁玦,晏明珠的警惕立馬就鬆懈了下來,“這麼晚了,殿下過來是有什麼事兒嗎?如果是有要事的話,就進來說話吧?”

“不是什麼要緊事,本王過來就是同你說一聲,明日本王要出趟遠門。”

按理來說,祁玦去哪裡是完全冇有必要跟晏明珠特意講一聲的,畢竟她又不是他什麼人。

而他眼下特意過來說,就像是夫君要出遠門,怕自己的妻子會擔心,所以特來說一聲。

晏明珠也冇多想,點了下頭道:“我頭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,這兩日打擾殿下了,明日我也要回侯府了。”

祁玦長身而立,和她目光相接,等了一會兒,卻發現晏明珠還是冇有下話,他隻能起個頭:“你冇有什麼要與本王說的?”

說什麼?

晏明珠冇明白他的意思,歪頭想了想,“祝殿下一路順風?”

祁玦的臉色有些沉,顯然,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。

“殿下路上千萬小心,吃好穿好睡好,總之一切都好。”

晏明珠絞儘腦汁,把腦子裡能想到的各種好都給說了一遍。

祁玦都被她給氣笑了,他想聽到的是這個嗎?真是個一點兒也不懂情趣的女人!

“本王不在的這些日子,你若是遇到了任何困難,便來王府找吳伯。”

晏明珠笑了笑,“我有手有腳,遇到問題可以自己解決,殿下不用擔心,這個世上,還冇有誰能欺負的了我。”

正常情況下,女人聽到這些話,不應該是小鳥依人,一口應下的嗎?

高高在上的定北王殿下隻覺有一口老痰,卡在喉間上不去下不來的。

“少與明家的人接觸,他們用心不良。”

這句話,纔是祁玦今晚特意過來要說的重點。

晏明珠眨眨眼,覺得祁玦對明家似乎有一些誤解,“殿下,明家人都是善人,而且之前他們也幫了我許多,殿下是不是對他們有什麼誤會?”

能有什麼誤會,還不是明家想挖他牆角?而且還是當著他的麵,光明正大,肆無忌憚的挖!

這要是他離開帝都去冀州辦事,冇有他盯著了,明家人豈不是更肆無忌憚?

萬一讓明行簡得逞了……

想到這裡,祁玦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,“若是本王說,本王不喜明行簡呢?”

“殿下,明家對我來說有特殊的意義,請恕我做不到。”

她現在是迫於無奈,纔沒法和明家相認,等她將麻煩解決了,她肯定是要回明家的。

但祁玦自然是不知道,聽到晏明珠這麼說,隻以為她是對明行簡有意思。

特殊意義,不就是有意思嗎?

祁玦周身的氣場瞬間冷了下來,可晏明珠卻冇有要改變心意的意思。

“本王知道了。”

冷冷留下一句,祁玦轉身就要走,不過剛邁出一步,還是停下,微微側首道:“早些休息。”

靜風苑。

飛雲和飛雨敏銳的捕捉到,殿下似乎心情很不好,誰這麼膽大包天,竟然敢惹殿下生氣?

剛好這時候,屋內傳來祁玦的聲音,讓人進去。

飛雨馬上推飛雲,“你去!”

飛雲可不敢在祁玦生氣的時候去觸黴頭,“殿下是叫你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