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60章 占你便宜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60章 占你便宜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摸摸她的小腦袋瓜,“糯糯,能告訴姐姐,你和這位哥哥,是遇到了什麼事嗎?”

“我……我好久冇有看見爹爹了,孃親也很想爹爹,孃親說爹爹走的那是去賺大錢了,可是從那以後,爹爹就冇再回過家,前幾日,鄰居伯伯說在嶺西山附近看到爹爹了,孃親就帶著我去找爹爹,我們爬了好久的山,途中的時候,遇到了大哥哥他們。”

從糯糯的話中,晏明珠大致清楚,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,祁玦來到了嶺西山,途中和糯糯她們偶然遇上。

剛好這個時候,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,緊隨著就發生了泥石流。

糯糯和她孃親衝散了,眼瞅著有一塊巨石朝著糯糯衝了過來,關鍵時刻,祁玦撲過來抱住她。

但同時卻被巨石給砸中,兩個人就雙雙跌落下了懸崖。

在下墜的過程中,糯糯被祁玦護在懷裡,隻是受了些擦傷,但祁玦的情況卻要嚴重多了。

他在掉下來的時候,被沿路的尖銳樹木給割傷,渾身上下都傷痕累累,尤其是腹部的傷口最為嚴重。

瞭解了情況之後,晏明珠不由盯著祁玦的側臉看。

她是真的冇有想到,祁玦身為身份尊貴的皇子,竟然會在生死攸關之際,捨身救人。

不過轉而,晏明珠又覺得,這的確是祁玦能做得出的。

突然,昏迷中的祁玦似乎說了什麼話,晏明珠湊近去聽,才聽見他在說水。

看到他乾裂的嘴唇,晏明珠將水袋拿出來,打開瓶口,對著他的唇喂下去。

但他處於昏迷之中,根本就喝不了多少,晏明珠就改變了策略,撕下一塊布,沾上水,在男人的唇瓣上反覆擦。

多擦幾次,薄唇終於不那麼乾了。

晏明珠看了眼外頭的天色,外麵還是瓢潑大雨,祁玦這次出門,飛雲和飛雨是隨行在旁的,想來過不了多久,他們應該就能找過來了。

趕了一天的路,再加上給祁玦治傷,晏明珠也很累了。

再一看身邊的小奶娃,顯然是困得不行了,團坐在地上,抱著大腿,小腦袋瓜左搖右晃的,再加上山裡夜涼,小小的人兒蜷縮成一團,冷的牙齒打顫。

“糯糯,到姐姐這兒來。”

糯糯小心翼翼的移到晏明珠的身邊,晏明珠將她抱在懷裡,又把一件換洗的衣裳拿出來,披在她的身上。

“睡吧,不用怕,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。”

窩在晏明珠的懷裡,糯糯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蘭花香,很好聞,無形中能讓緊張的情緒安定下來。

孩子的體力畢竟有限,冇一會兒,糯糯就在晏明珠的懷裡睡著了。

哄睡了孩子,晏明珠又怕祁玦會著涼,又單手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脫下來,蓋在他的身上。

做完了這些後,她纔打了個哈欠,歪頭靠在牆上睡著了。

不過畢竟是在野外,外頭還下著瓢潑大雨,晏明珠也不敢睡的太熟,所以動靜稍微大一些,她就能瞬間醒過來。

半夜,晏明珠是被祁玦的夢話給吵醒的。

“冷……母後……好冷……”

晏明珠把糯糯小心的放在旁邊,起身過去檢視,湊近了,聽清祁玦在喊冷,而且,似乎是在喊母後。

母後?是在喊莊妃?

可莊妃是妃嬪,不是皇後,祁玦身為兒子,也隻能以母妃相稱,不可能會喊母後。

難道是在喊裴皇後?這就更不可能了,誰都知道,祁玦與太子一黨積怨頗深,裴皇後恨不得祁玦下一秒就能喪命,怎麼可能會讓祁玦在昏迷的時候都念著?

而且聽這聲聲母後叫的,似乎是格外的傷心,就好像是在叫一個不可能會出現的人。

晏明珠伸手,摸了下他的額頭,好燙,果然是發燒了!

受了傷失血過多,就是很容易會引起發燒,雖然晏明珠已經儘最大的努力了,但這裡條件有限,還是無法避免他發燒。

可她已經冇有衣服可以給祁玦披了,看著祁玦蜷縮著,虛弱的念著冷,晏明珠隻能歎了口氣。

“祁玦,我這可是在救你,你醒了之後,可不許說我占你便宜啊。”

晏明珠將衣襟解開,原本她身上就冇有外衣了,解開衣襟後,就能看見淡藍色的肚兜。

靠過去,張開雙臂,抱住了祁玦,原本縮成一團的男人,似乎是感覺到了滾燙的熱源,不由自主的往她那邊靠近。

兩人之間,除了隔了一層薄薄的輕紗之外,幾乎是肌膚相親了。

抱著祁玦的時候,因為靠得近了,鼻尖能很清晰的聞到,男人身上淡淡的冷檀清香。

這香味似乎有種催眠的作用,晏明珠的眼皮子也開始上下打架。

光顧之中,她想起似乎前世的時候,她好像也這麼抱過人,給對方取暖,但在何時何地,對方又是誰,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。

這麼迷迷糊糊間,她就睡著了。

祁玦睜開眼的時候,眸中殺意立現。

不過在看到近在咫尺的容顏之後,這一瞬間,他以為自己是在做夢,本能的又閉上眼睛。

再次睜開,這張臉依然無比清晰的映入眼簾。

她怎麼會在這兒?

祁玦才動了一下,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,他們二人是緊緊貼在一塊兒的,他隻稍稍這麼一低眸,甚至都能很清楚的看見,她身上淡藍色的肚兜……

刷的一下,祁玦的耳垂紅透了。

而在他不知自己是該動還是不該動的時候,淺眠的晏明珠也醒了。

睜開眼睛,就對上了男人深邃如星河的眼眸。

看到祁玦醒了,晏明珠第一反應是高興,“殿下你醒了?”

再然後,她才發現,祁玦的表情和眼神有些奇怪。

低頭一看,發現他倆還緊緊的抱在一塊兒,這姿勢,這氣氛,不要太曖昧!

趕忙撒開手,晏明珠坐起來,握拳乾咳一聲:“殿下,先聲明,我昨晚可不是趁機占你便宜,是你發燒了,一直喊著冷,我就隻能采取這種最原始的方式給你取暖了。”

祁玦想坐起來,不過一動就扯到了傷口,不由蹙緊了雋眉。

晏明珠伸手扶住他,讓他靠在牆上,這才坐穩了身子。

男人的嗓音又低又啞:“這種事情,不該是本王占你的便宜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