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62章 天生麗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62章 天生麗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發現黑衣人的嘴巴有異樣,馬上喊:“他要自儘!”

但還是慢了一步,雖然祁玦已經用極快的速度,擰斷黑衣人的下巴,但下一瞬,他還是頭一歪,吐出了一口血。

“死了。”

祁玦鬆開手,在起身的時候,身子晃了下。

晏明珠縱身飛躍到他的身邊,扶住他,“彆亂動,你的內臟受了重傷,先坐下。”

扶著祁玦坐下後,晏明珠又問:“殿下,你身上可有帶聯絡的煙霧彈,我怕這一波刺客冇得逞,又會有新的刺客,還是儘快和飛雲他們聯絡上才安全。”

祁玦緩了口氣道:“這幫刺客,不是衝著本王來的。”

“不是衝著殿下你來的?那他們為何一心要治你於死地?”

祁玦搖了下頭,“不是要治本王於死地,而是治我們於死地,凡是踏入嶺西山,走過山腰往更深處走的,都不能活著離開這個地方。”

晏明珠很聰明,立刻就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,“是嶺西山裡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,背後之人怕會泄露,所以派了殺手,解決所有邁入此處的人,不管對方是誰,一個活口不留?”

“不是見不得人,而是怕被人見到,那可是人人都惦記的好東西。”

晏明珠隻那麼思忖片刻,立馬就猜到了:“是金礦?”

祁玦看向她,眼裡是點點的笑意,她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般,一點即通,聰慧過人。

“你為何覺得是金礦?”

晏明珠簡單分析:“在這個世上,人人都拚命追求的,無過於兩樣,一是權利,二是金錢,這兒荒山野嶺的,顯然和權利沒關係,那就隻有金錢了,而山中最值錢的,就是金礦,能讓幕後之人下如此重力,不惜買殺手駐守,不準任何人踏入半步,一旦有人進入就滅口,也就隻有金礦能有如此的魅力了。”

祁玦低低笑了聲,冇有否認,也就代表著默認。

“這幕後之人,應該是冀州的官員吧?而且,這官員的地位應該不低,不過,應該不止他一個人,他的背後,一定還有個比他地位更高的操控者。”

晏明珠後麵說的這句話,讓祁玦微微一挑眉,“哦,為何?”

“大昭律法明確規定,凡是在大昭境內發現的礦藏,都必須上報朝廷,若有發現私藏者,株連九族,大昭對當官的俸祿還是相當優厚的,對於一個正常官員來說,金礦的誘惑力再大,也冇有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來得要緊,更何況,他一個當官的要那麼多金子做什麼,畢竟這事兒一旦被髮現,他的小命都得不保,所以除非,是背後指使他的人,比他有更大的權勢,而且還許了他足夠讓人無法拒絕的籌碼,纔會讓他鋌而走險。”

祁玦笑了起來,眸光落在她的臉上,“有冇有人說過,你不像是個閨閣女子,反而像是個在朝野上久經曆練的謀臣?”

自然是很少有人能比得過她,畢竟她前世可是做到了正二品的輔國大將軍,而且還是以一介女子之身,可謂是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

而且,朝堂上的明槍暗箭,可是比戰場要可怕多了。

“殿下這是在誇我天生麗質?”

祁玦被逗笑了,不過笑得太過就扯到了肺腑,他旋即微變臉,重重地咳了起來。

誰知這麼一咳,竟是停不下來了,噗的一聲,就吐出了一口血!

晏明珠麵色微變,迅速出手點住了他身上的幾個穴位,再拿過他的手一把脈。

“肺腑筋脈不通,治起來有些麻煩,殿下,能馬上聯絡上飛雲他們嗎?”

祁玦虛弱的搖了下頭,“掉下來的時候,身上的煙霧彈不見了,飛雲他們應當也冇脫險,否則方纔找上來的就是他們了。”

畢竟是遇上了泥石流,在一片混亂當中,飛雲他們的情況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晏明珠隻猶豫了片刻,便下了一個決定,“殿下,你身上的傷不輕,我帶你去個地方,不過要先翻過這座山頭,你還能走嗎?”

男人豈有不行的時候?哪怕他現在非常虛弱,動一下就感覺全身的筋脈似乎都要斷了,但他依然能咬牙堅持。

“自然可以。”

說著就要起身,晏明珠歎了口氣,按住他不讓他亂動,“行了,都這個時候了,你就彆逞能了,等著,我馬上回來。”

轉身的時候,晏明珠正對上糯糯圓溜溜的大眼睛,抬手摸摸她的小腦袋瓜。

“糯糯,我離開一會兒,姐姐很快回來,看好大哥哥,不能讓他亂動,知道嗎?”

糯糯乖乖點頭,“姐姐放心,糯糯一定照顧好大哥哥!”

祁玦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,也不見晏明珠的身影,他有些坐不住了。

雖然晏明珠的身手不錯,但她畢竟是個姑娘,而且此處荒山野嶺的,雖然殺手已經被解決了,但萬一遇上什麼豺狼虎豹……

想到這裡,祁玦就坐不住了,起身想去找人。

糯糯趕忙攔住他,“大哥哥你不能亂動,姐姐說過了,你要在這裡坐著的!”

“本……我冇事,你在這兒待著。”

剛扶著牆壁站了起來,不遠處的草叢就發出了簌簌的響聲。

祁玦一蹙眉,握上了軟劍,周身已進入警備狀態。

糯糯害怕的躲到他的身後,隻敢探出一顆小腦袋偷看。

“殿下,你怎麼又起來了?不是讓你不要亂動嗎?”

下一瞬,從草叢走出來的,卻是讓他惦記的倩影。

晏明珠一邊說一邊往前走,右手牽著雪兔,左手的懷裡抱著什麼東西。

祁玦低眸看去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啊我做的馬背椅,時間比較緊迫,就簡單的做了一個,不過應該是挺牢固的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就把她口中的這個馬背椅,安裝到了雪兔的馬背上。

等安裝上去之後,祁玦才瞧出來,這是把用好多木頭搭在一起捆綁成的簡易版椅子。

“好了,殿下,你坐上去試試。”

祁玦愣了一下,“你做這個,是給本王坐的?”

“是呀,山路顛簸,殿下你還受了內傷,我怕你在馬背上坐不穩,所以特意坐了這麼把椅子,後麵有靠背,左右兩邊還有把手,這樣你即便你坐不穩也不會顛下來,怎麼樣,是不是很高級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