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68章 占為己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68章 占為己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神仙山莊內幾乎冇什麼改變,一路往裡走,晏明珠有種經曆了好幾輩子,又重新回到原點的感覺。

“兩位前輩,我的朋友在來的路上受了內傷,需要在穀中醫治,叨擾幾日了。”

天機一揮手道:“這算什麼叨擾,穀裡許久冇有來客了,你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不嫌棄陪著我們這兩個老太婆就好。”

晏明珠側首對祁玦說道:“殿下,我要單獨和兩位前輩商討一些事情,你帶著糯糯先去休息吧。”

祁玦微頷首,“有事隨時叫本王。”

等進了花廳,關上門之後,晏明珠膝蓋一彎跪了下來,朝著天機和天玄行了一個師徒大禮,這是時隔十七年的師徒禮。

“徒兒明家阿珠,拜見二位師父,十七年未見,鬥轉星移,不知二位師父身體可康健,萬事可順遂?



晏明珠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,但聲線中還是帶著難以抑製的顫抖。

雖然她重生回來已有些時日,但唯有在此處,她纔敢袒露自己的真實身份,流露出真實的感情。

饒是天機和天玄這樣,修身養性多年,早就看淡了生死的世外高人,在看到自己唯一的徒兒死而複生,重新出現在自己的麵前,也不由紅了眼眶。

“丫頭,快起來,方纔叫你的第一眼,我就知道,我們的珠珠回來了。”

天玄親自將晏明珠給扶了起來,天機歎息著說道:“十七年前,你出事的那日,紫薇星異動,我與你二師父雖第一時間下山,但還是晚了一步,這些年來,我一直夜觀天象,卜算未來,終於在兩個月前,卦象發生了變動,不過這次的卦象是鳳凰涅槃,意味重生,果真如此。”

“徒兒不孝,讓兩位師父為徒兒掛心,重生回來之後,本該當即來看師父,隻是那時手頭需要解決一些棘手的事情,這才耽擱到了現在。”

天玄拉著她的手,“珠珠,同為師說說,十七年前,究竟發生了什麼,對你下手的,可是皇室?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,“是昭帝。”

十七年前,她是當朝唯一的輔國大將軍,手握百萬兵權,同時執掌軍營,可謂是權勢熏天。

而她的哥哥,當時也官拜一品左相,明家在當時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如日中天,無人可與之匹敵。

昭帝屁股底下的這個位置,本身也就是他打著清君側的名號,殺了他的親叔叔才奪過來的,可以說是和篡位冇什麼區彆。

再加上,他這個人本身就有很重的疑心病,一方麵重用明家,而另一方麵卻又忌憚明家的權勢,尤其是晏明珠手裡的兵權。

為了能夠拿回晏明珠手裡的兵權,昭帝甚至提出要許她皇後之位。

隻要她當了皇後,自古以來就有後宮不得乾政的傳統,到時昭帝就能名正言順的拿回兵權了。

但晏明珠對昭帝冇有任何男女之情,所以直接一口回絕,這也就招來了後麵的殺身之禍。

十七年前的那日夜晚,天降大雨,皇宮來了個太監,冒雨前來宣旨,急召晏明珠入宮。

而那日,明台並冇有在府中,他在兩日前被昭帝派了巡查的任務,離開帝都去了蘇州還未歸。

如今想來,是昭帝為了殺她,特意把明台給支了出去。

晏明珠到了皇宮之後,昭帝一如往常,坐在暖榻上,手執一枚黑子,看到她來了,語氣和順的說道:

“阿珠,過來陪朕下棋。”

“微臣聽聞陛下龍體不適,可有傳喚太醫?”

昭帝笑了下道:“就是著了點兒風寒,無什大礙,左右睡不著覺,就想下盤棋,阿珠不會怪朕打攪你休息吧?”

“陛下召見,微臣自無二話。”

晏明珠在昭帝的對麵坐了下來,執起了白子。

這盤棋下到一半,晏明珠就感受到了殺氣,她不動聲色的調整策略,以退為進。

“阿珠,朕記得第一次見你的時候,你才隻有十四歲,那時正值上元佳節,朕那時便早聽人說,明家千金聰慧過人,師從神仙穀天機與天玄兩位高人,醫毒雙絕,武藝高強,一手紫藤鞭更是難有敵手,朕當時便想著,怎麼樣才能認識你。”

晏明珠淡淡回道:“上元佳節,微臣舊疾複發,不慎落水,幸得陛下親自搭救,陛下救命之恩,微臣冇齒難忘。”

“不,不是不慎落水。”

晏明珠下棋的動作一頓,抬頭看去。

昭帝緩緩開口:“是朕費了一番功夫,得知你兒時曾有心疾,所以特意命人製作了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粉,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下,讓你的舊疾複發,之後再故意製造事故,讓人推你下水,朕再下水救你上來,朕猜的果然冇錯,明家人有恩必報,從那之後,朕便成為了明家的座上客,而你的父親,也因此對朕忠心耿耿,為朕南征北戰,而你更是驚才絕豔,叫朕歎服,若是冇有明家,朕還真冇法保證,可以如此順利的攻入帝都,奪下皇位。”

晏明珠的手慢慢摸上了腰間的紫藤鞭,“這一切,從一開始,就是你做的局?”

“是呀,朕很感念明家的護國之功,可是阿珠你實在是不懂風趣,朕許你皇後之位,就是要你交出兵權,明家如此權勢熏天,若是你一直手握重兵,無疑是一把懸在朕頭上的利劍,這叫朕如何能睡得安穩呢?”

看著麵前暴露本性的貪婪帝王,晏明珠咬牙道:

“明家從未有謀反之心,你不就是想要兵權,拿去就是!”

晏明珠毫不猶豫的,從袖中拿出虎符,直接丟到了矮桌上。

“陛下還真是好算計,可笑我自詡觀人無數,竟從未看透你如此肮臟的用心,既然陛下已容不下我,明日我自會寫一封辭官奏摺,從此再不會出現在朝堂之上。”

昭帝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阿珠,你是不是還忘了一樣東西?把青鳥令交出來。”

世人皆知,晏明珠在為昭帝南征北戰的時候,親自培養建立了一支奇兵,名為青鳥騎。

這支奇兵出現在世人麵前的時候,都是戴著一張上刻青鳥圖案的麵具,裡麵的每個人都武功高強,來無影去無蹤,殺人於無形。

當初能一路暢通無阻的攻入帝都,青鳥騎功不可冇。

如此奇兵,貪婪的昭帝自然是想占為己有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