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74章 親傳弟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74章 親傳弟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把糯糯放到廂房之後,晏明珠與祁玦道了聲:“時辰不早了,殿下早些休息吧。”

“嗯,你也早點兒睡。”

等祁玦離開之後,晏明珠將手裡的螢火蟲燈籠掛在了木架上,看著盈盈發光的燈籠,她不由笑出了聲。

笑完之後,就該做正事了。

晏明珠打開窗欞,拿出青鳥令,按下了令牌上的開關。

有一搓煙火,從令牌中飛出,直直的衝上雲霄,炸開無聲的青鳥高飛圖案。

放完了信號彈之後,晏明珠就將窗欞關了回去。

她相信,隻要青鳥騎的首領藺蕾還活著,青鳥騎就絕不會散。

連她哥哥明台都冇有找到她的屍首,不肯相信她去世了,藺蕾也不會信。

隻是過去了十七年,就算是青鳥騎還在,看到信號彈趕過來,也得要用不少時間,且等兩日吧。

晏明珠打著哈欠去休息了,第二日天剛矇矇亮,晏明珠就被叫醒了。

“丫頭,醒醒。”

晏明珠睜開眼,發現是天機坐在床邊。

“大師父,怎麼了?”

道:“昨晚有人闖山穀,武功不錯,就是橫衝直撞了些,被毒物給咬傷了,為師發現,她的身上有青鳥文身。”

晏明珠一聽,瞬間跳下了床,“是青鳥騎的人,師父,人在何處?無性命之憂吧?”

她冇想到,這麼快青鳥騎的人就找上了門來,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藺蕾,但轉而又否定這個想法。

因為天機和天玄認識藺蕾,如果是她,早就已經收了穀裡的機關,讓她進來了。

“放心,發現她身上的文身之後,為師就給她服瞭解藥,眼下應該也醒了。”

晏明珠第一時間過去,剛推開門,就一道身影飛了出來。

她順手一接,發現是藥童。

藥童都快哭了,“姑娘,裡頭的這個人好生粗暴,嘴上說什麼要找人,我說她剛解了毒,最好不要亂動,她竟動手打人!”

“我知道了,你且下去吧,這裡交給我。”

晏明珠走進去,迎麵就和正打算出去的人撞了個正著。

這是張足以令人眼前一亮的美人臉,柳葉彎眉,若遠山芙蓉,隻是她氣質極冷,不苟言笑,看人的時候,一雙美眸透著一股殺氣。

她的手上拿的是一柄短刀,刀鋒銳利,吹髮可斷。

女子中習刀的,倒是少見。

不是藺蕾,但身上有青鳥文身。

“你是青鳥騎的人?叫什麼名字?”

冷美人也上下打量著晏明珠,“與你無關,不想死,讓開!”

看來還是個急性子。

晏明珠不急不緩的拿出了青鳥令,冷美人在看到令牌的瞬間,瞳孔微縮。

下一秒,屈膝朝著晏明珠跪了下來,非常乾淨利落!

隻因青鳥騎有明確規定,見令牌如見主子!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冷美人低頭回答:“屬下藺桑枝。”

晏明珠記下名字,“姓藺,你與藺蕾是何關係?



藺桑枝聽到晏明珠口中的名字,抬頭看向她。

“是恩師。”

藺蕾也收徒弟了?晏明珠第一次見藺蕾的時候,對方還是個占山為王的草寇,被她收安,成為青鳥騎的首領。

“藺蕾她在何處?”

藺桑枝的表情有了變化,透著幾分傷心,“恩師已過世多年。”

其實晏明珠是做了心理準備的,畢竟這都已經過了十七年。

但乍一聽到,她還是無法控製心中的悲傷。

“她走的可還安詳?”

藺桑枝搖了搖頭,“恩師致死都掛念著一人。”

“青鳥騎的創始人,明珠,對嗎?”

藺桑枝點了下頭,她張了張嘴,想問這塊令牌為何會出現在晏明珠的手裡,但見令如見主人,她不能冒犯。

“我是明珠的親傳弟子,與她同名,我叫晏明珠。”

藺桑枝的眼睛瞬間亮了,“您是主子的弟子?那主子她人呢?自十七年前主子在大火中失蹤,恩師始終不信主子會葬身火海,她尋遍了九州大陸,卻依舊冇能找到主子的蹤跡。”

晏明珠捏緊了手心,明家阿珠,的確是被害死了。

可這個世上,她最信賴的那些人,都始終不相信她已經死了的這個事實。

隻要一人冇有找到屍首,就始終堅信她可能還活著。

“她……已經死了,師父在臨死前,告訴了我青鳥令所藏之處。”

藺桑枝眼中有不甘的淚水閃爍,“主子她……葬於何處?”

“抱歉,這我不能告訴你,不過師父她親口告訴我,她是被人害死的,害她之人,正是大昭皇帝,祁郅!”

藺桑枝的眼底泛起狠辣之氣,她提刀就要往外衝,被晏明珠及時攔下。

“你做什麼去?”

“為主子報仇,手刃昭帝!”

這姑娘,倒是個性子烈的,這一點與藺蕾很像。

“皇城內高手如雲,你要帶著整個青鳥騎去陪葬?”

藺桑枝絲毫不畏懼,“我一人即可,恩師臨死前有遺言,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,青鳥騎存在於世唯一的意義,就是找到主子,如今主子已被昭帝害死,自是要殺了昭帝,為主子報仇,我等再自儘去地府保護主子!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她不在的這些年,藺蕾到底給青鳥騎灌輸了什麼思想,動不動就要自儘來給她殉葬?

“師父還同我說了,她人雖已不在,但青鳥騎並不是為她而生,也不是為她而活,她當初創立青鳥騎,是為了護衛大昭子民,開創萬世太平。”

藺桑枝咬牙:“可主子被狗皇帝害死,我等為何要為狗皇帝守住天下?”

“天下不是昭帝的,天下是屬於萬民的,昭帝必須死,但大昭不能亂,師父她終其一生,最不想看到的,就是戰火紛飛,百姓流離失所,明白嗎?”

藺桑枝是聽著自己的恩師講述明珠豐功偉績長大的,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位女將軍的雄途壯誌。

“我接手了青鳥令,從今日起,便是青鳥騎的新任主子,從今往後,青鳥騎隻能聽我一人命令列事,你可能做到?”

不知為何,藺桑枝雖然冇能親眼看過那位風華絕代的女將軍,但對上晏明珠清明的眸子,她有些恍惚。

彷彿透過這雙眼睛,看到了舉世無雙的女將軍,就站在她的麵前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