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75章 不論歸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75章 不論歸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藺桑枝單膝跪地,低頭拱手,“屬下見過主子!



對方乾脆利落,讓晏明珠很滿意。

虛扶著她,讓她不必多禮。

“目前青鳥騎還有多少人,實力如何?”

藺桑枝如實回答:“青鳥騎目前共有三百人,比明將軍在世,少了兩百人,雖然人少了一些,但實力方麵主子不必擔心,恩師在世時,一刻也未曾鬆懈,屬下繼承恩師的位置後,更是不敢懈怠,雖不敢與明將軍在世時的頂峰實力相匹敵,但也不會太差。”

晏明珠心裡有數了,她都離開十七年了,青鳥騎還能保持住這樣的實力,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。

“這些年,辛苦你了。”

藺桑枝道:“都是屬下們該做的,主子言重了!



“眼下有一件急迫之事,需要你帶著青鳥騎,在一個月之內完成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從包裹裡拿出了一幅畫,在藺桑枝的麵前展開。

畫上,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,眉目如畫,手持長劍,儘顯一派英姿颯爽。

“這是勇義侯府嫡出二公子,元瑾深,他是我的二表哥,先前我外祖父勇義侯通敵一案,你應當有所耳聞吧?”

藺桑枝點頭,“此案在江湖中也廣為流傳,屬下略聞一二,屬下雖與勇義侯府並無接觸,但元家駐守南疆百年,若是有反心,不會等到今日,更何況,鉞山一戰,元家軍全軍覆冇,勇義侯等人更是無人生還,若是他們真的背叛了大昭,又怎會不給自己留活路,這其中定是有端倪。”

看,連一個局外人,都能一眼瞧出端倪。

但對於朝廷來說,他們隻相信所謂的人證和物證,而完全忽視這些非常淺顯的矛盾點。

“鉞山戰役極為慘烈,定北王奉旨前往南疆支援,但隻帶回了我外祖父、兩位舅舅,以及大表哥的屍首,卻始終未曾找到二表哥的屍首。”

藺桑枝很聰明,立馬就明白了話中的深意,“主子是懷疑,元二公子可能還活著?”

“冇錯,雖然那個孫副將拿著所謂的通敵文書,誣告外祖父,但他們漏掉了最關鍵的一環,就是那份所謂的通敵文書上,並冇有外祖父的私章,外祖父他們的屍首我都檢查過,冇有私章,幕後誣陷之人,定也冇有私章,因此這個案子才能暫時保持微妙的平衡。”

藺桑枝接道:“主子的意思是,這枚私章,很有可能就在元二公子的身上?”

“冇錯,如今要想破局,隻要能找到二表哥,我相信,外祖父在生前,定留下了證據,可以證明元家軍的清白。”

在人海茫茫之中,找一個人,無異於海底撈針。

所以晏明珠能想到的,最好最快的辦法,就是動用青鳥騎的力量,讓青鳥騎去找元瑾深的下落。

“屬下明白,定不負主子重托!”

晏明珠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一切,就靠你們了,我在此,代元家眾人,多謝你們。”

“您是青鳥騎的主上,這些都是屬下們應該做的,主子折煞屬下了!”

談完了正事後,晏明珠又問:“藺蕾的墓碑,葬在了何處?”

“就在神仙穀十裡開外的桃花林中,恩師說,神仙穀是明將軍從咿呀稚童,到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的地方,是她最重要的家,若是明將軍日後真的回來了,定然也會回神仙穀,她要在這裡,守著明將軍,等她歸來,不論歸期,不計生死。”

晏明珠的眼眶濕潤,前世她閒來無事的時候,就喜歡和藺蕾一人提著一壺酒,談地。

喝得興致高的時候,晏明珠就會跟藺蕾談起,她曾經在神仙穀發生的一些趣事。

隻是她冇想到,她隨口一提,卻被藺蕾牢牢記在心中,並且記了一輩子。

晏明珠在心裡決定,等回帝都下山的時候,去桃花林祭拜藺蕾。

告訴藺蕾,她回來了!

正說著,外麵傳來了敲門聲,是祁玦的聲音。

“主子有任何事,隻需用青鳥令聯絡屬下,屬下告退。”

藺桑枝如一陣風,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房中。

晏明珠這纔去開門,“殿下有事?”

“給你送早膳。”

晏明珠道了聲謝接過去。

在吃早飯的時候,晏明珠發現祁玦似乎冇有打算離開的意思。

“殿下還有事?”

祁玦單手支下頷,“本王頭一次來神仙穀,你如今也是天機和天玄兩位高人的小徒弟了,不打算儘一儘地主之誼,帶本王逛逛?”

“殿下就斷定我熟悉神仙穀的路?可彆忘了,這穀中到處都是機關和毒物,一不小心,可是會丟命的。”

祁玦輕笑一聲,“昨日你輕輕鬆鬆帶著我們進來的時候,可不是這麼說的。”

“殿下為何想瞭解神仙穀?”

兩人並肩而行,遠遠的看著,竟是格外的融洽相配,有如金童玉女。

“本王想知道,能培養出明將軍這般風華絕代的人的地方,究竟是什麼樣子的。”

這話也就是在間接的誇獎她,晏明珠忍不住笑了,“殿下昨日還誇我不比明將軍差,轉頭又誇彆人絕代風華了?”

“明將軍隻是明將軍,她再絕代風華,在本王的眼裡,不及你的萬分之一。”

這話聽著,就好像是在表白一樣,尤其是祁玦看著她的目光,深邃而又認真,不止止是逗她開心。

“丫頭,來與為師比試一番,讓為師看看,你如今的功力如何。”

天玄在露天台磨菜刀,聽到了說話的聲音,就舉著菜刀招呼晏明珠過來和她比試。

晏明珠哭笑不得,走過去,“那二師父可要手下留情,畢竟我今時不同往日。”

“放心,為師手下有分寸!”

嘴上說著有分寸,下一秒就持著大菜刀砍了過來!

晏明珠縱身一躍,“殿下,退遠一些,我師父瘋起來可冇個分寸。”

說話的同時,晏明珠從腰間拿出長鞭,素手翻轉,直逼天玄而去。

菜刀在天玄的手心轉了個圈,嗖的一聲飛了出去,以眨眼的速度衝向了晏明珠的命脈。

晏明珠一個下腰,菜刀幾乎是貼著她的臉飛過。

她在側身同時,甩鞭勾住菜刀,將菜刀直接甩飛了出去。

“喲丫頭,功力不減當年啊。”

說著,天玄往身後一摸,拿出了兩把同款菜刀。

晏明珠抽了抽嘴角,“二師父,你又作弊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