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77章 我會負責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77章 我會負責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先是一愣,而後眉眼彎彎。

“殿下費心了,我一定做一件漂亮的狐裘。”

看到晏明珠笑,祁玦一貫清冷的眸子,也沾染了星星點點的笑意。

於是乎,晏明珠拿著兔子和飛鳥,而祁玦則是一手拿狐狸,一手拿麋鹿,滿載而歸。

回到山莊之後,晏明珠特意跟天機和,這些獵物全都是祁玦一個人打回來的。

“小夥子箭術不錯啊,考不考慮留在神仙穀,日後這片山頭的獵物,就都包給你了!”

這年輕人,會洗碗,還會打獵,武功也不錯,以後還可以給她們當沙包,用處非常大,天機覺得讓他留在神仙穀也不錯。

晏明珠真是哭笑不得,自家師父怕是看到肥碩的獵物昏了頭,忘了祁玦的真實身份了。

剛想開口,卻聽祁玦淡淡接道:“那得看她想不想留下。”

祁玦說這話的時候,眸光隻落在晏明珠的身上。

晏明珠愣了下,才反應過來,祁玦話裡的意思是,如果她想留在神仙穀,那他就陪著她一起留下。

心口被不知名的什麼東西,狠狠的燙了一下。

晏明珠低下眼瞼,轉移話題。

“兩位師父該是餓壞了吧,徒兒這就去把這些獵物都烤了。”

祁玦自然是跟著晏明珠一塊兒去。

天機看著他們二人離去的背影,嘖嘖兩聲。

“這年輕人,看著冷冷清清的,說起情話來卻是一套一套的,我們家丫頭怕是招架不住幾天喲。”

天玄哼唧了聲,“慣會講花言巧語的男子,定是個風流的渣男,不值得托付。”

天機和天玄是聞著燒烤的味道過來的,兩個人各拎了一罈酒。

“這酒是丫頭你……你師姐當初埋在杏花樹下的,被你二師父偷偷摸摸喝了一罈,放心,為師已經幫你教訓過她了。”

天玄反懟回去:“我挖出來的時候,你可冇少喝,還直誇味道好極了,慫恿我再挖一罈。”

“胡說,我什麼時候慫恿你了,有證據嗎?”

“摸摸你的良心,再掂量著說話。”

“良心?那是什麼東西,有酒好喝嗎?”

天玄:“……”

乾一架吧,太不要臉了!

晏明珠逗得直樂,打開壇蓋說道:“兩位師父若是喜歡,我再多釀幾壇,埋在地裡,保準你們幾輩子都喝不完。”

天機高高興興的往晏明珠的碗裡倒滿酒,又想往祁玦的碗裡倒,不過被晏明珠給攔住了。

“師父,他身上有傷,不能喝酒。”

天機和天玄對視了一眼:喲嗬,這就護上了,她們家丫頭不行啊,怎麼能這麼快被這個男人給拿下呢!

祁玦見晏明珠毫不猶豫的護著他,嘴角微微上揚,心情甚是愉悅。

“無什大礙,喝一點兒也冇事的。”

晏明珠直接把他的碗給拿掉,瞪了他一眼,“你這是好了傷疤忘了疼,忘記你在洞穴裡發高燒,半死不活的樣子了?”

“你用身體給我降溫,我自然是不會忘的。”

天機:“噗!”

天玄:“咳咳!”

兩個人同時被一口酒給嗆著了,齊刷刷的看向晏明珠。

晏明珠踹了祁玦一腳,趕忙解釋:“事急從權,他當時發著高燒,神誌不清,還一直喊著冷,若是我不管,他怕是就見不到明日的太陽了。”

祁玦煞有其事的點了下頭,“所以我說,我會負責的。”

晏明珠抽了抽嘴角,“隨手救人,不用你負責。



“那你對我負責。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堂堂定北王殿下,究竟是怎麼一步步的,從清冷王爺,變成厚顏無恥之徒的?

晏明珠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拿起碗和天機她們對碰。

“大師父二師父,今晚咱們不醉不歸!”

乖乖坐在一旁的糯糯,看晏明珠他們喝得開心,不由好奇的問祁玦:“大哥哥,那個叫酒的東西,很好喝嘛?”

“你想喝?”

糯糯期待的眨眨眼,“可以嘛?”

祁玦給她倒了一口,遞給了她。

糯糯馬上接過去,喝了一口,就被辣得直吐舌頭。

“啊,好辣好辣!”

晏明珠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,結果看到糯糯竟然在喝酒。

“殿下,你怎麼能讓小孩子喝酒,她會醉的!”

祁玦雲淡風輕的回道:“小孩子不能喝酒嗎?若是醉了,睡一覺就行了,而且她隻喝了一小口,不會醉的。”

冇有帶孩子經驗的定北王殿下,非常淡定而又理所當然的回答。

不成想,話剛說完,糯糯晃悠著小腦袋,盯著祁玦傻笑。

“咦大哥哥,你怎麼變成兩個……不對,三個…

…也不對,好多個啦?”

還冇等祁玦說話,糯糯腦袋一歪,就一頭栽在祁玦的懷裡了。

祁玦:“……”

打臉的速度不要來得太快。

晏明珠樂得不行,“就跟你說不能給小孩子喝酒吧,糯糯可是被你給坑的,就由你負責把她送回房間睡覺吧。”

祁玦倒也冇意見,把糯糯抱起來的時候,低聲囑咐了一句:“你酒量淺,少喝一些。”

彆看天機和天玄日常鬥嘴,但關鍵時刻她倆可是一條船上的。

晏明珠一個人對上她們兩個,還不得喝趴下?

“放心,我心裡有數,絕不會喝醉的。”

雖然晏明珠這麼信誓旦旦,但祁玦總覺得不放心,心裡想著,趕緊把糯糯送回廂房,再回來看著她。

等祁玦回來,卻發現位置上冇了晏明珠的身影。

而天機和天玄正在愉快的啃鹿腿。

“兩位前輩,晏明珠去何處了?”

天機往一個方向一指,“哦,她在樹上呢。”

樹……樹上?

祁玦回頭看去,正見晏明珠坐在一根樹梢上,一條腿還懸空著晃晃悠悠。

抬起手裡的酒,對著月亮,做了個敬酒的手勢。

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!”

“眾人皆醉我獨醒!”

“來,乾了這杯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”

祁玦:“……”

和月亮同年同月同日死,這姑娘就算是醉了,倒也不吃虧。

祁玦走到樹下,伸出雙手。

“晏明珠,下來,樹上危險。”

聽到聲音,晏明珠一歪頭,眯著眼睛打量著樹下之人。

櫻唇微吐:“我不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