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79章 她自閉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79章 她自閉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堂堂定北王殿下,仗著人家喝醉了輕薄對方,還被人一腳給踹了下去,可謂是有史以來第一人了。

俗話說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流,這話用來形容此時此刻的祁玦,再為合適不過。

而踹了人的晏明珠,絲毫冇有意識,反而還一伸手,將自己整個人都團進小被子裡,裹成了一團球睡著了。

祁玦起身過來,也不過短短片刻的功夫,這姑娘已然睡得香甜。

看著晏明珠毫無防備的睡顏,祁玦無奈而寵溺的歎了口氣。

怕她會把自己給憋壞了,祁玦就把錦被往外拉了拉。

而晏明珠像是感覺到有人要搶她的被子,整個人一卷,又把自己給捲成了一團球。

“這個睡姿,半夜熱醒了,可莫要怪我。”

祁玦無奈了,隻能由著她去。

在床邊彎下腰,抬手輕輕的撫了下她額角的碎髮。

輕笑了聲,這才放輕腳步走了出去。

次日一早,晏明珠醒過來的時候,感覺腦殼兒在突突的跳。

這就是宿酒以後的下場啊。

正好這時,外頭傳來了叩叩的敲門聲,是藥童。

“姑娘,您醒了嗎?”

晏明珠嗯了聲,藥童才推門進來。

“姑娘,這是醒酒茶,您記得趁熱喝了,這樣頭便不會疼了。”

晏明珠看到醒酒茶,不由感歎一句:“難得師父她們如此細心,還知道給我準備醒酒茶。”

她難得感受到身為徒兒,被師父體貼關懷的感覺。

誰知,下一秒藥童卻說道:“這是那位祁公子,一早特意為姑娘煮的,叮囑我這個時辰送過來的,這位祁公子可真是瞭解姑娘,知道您何時醒過來。”

晏明珠明顯愣了一下,她的確是冇想到,這碗醒酒茶竟然是祁玦特意為她準備的。

這男人,倒真是細心周到。

晏明珠一口喝完,發現味道酸酸甜甜的,和一般的醒酒茶有些不一樣,還挺好喝。

洗漱的時候,晏明珠一照銅鏡,不由啊了聲。

藥童被她嚇了一跳,“姑娘,怎麼了?”

“我嘴唇怎麼又紅又腫的?難不成昨晚被蚊子給叮了?”

但左看右看,都不像是被蚊子給叮了呀?

突然,有一些碎片記憶,在腦海裡飄過。

晏明珠總隱約覺得,自己似乎在昨晚,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。

“我昨晚喝醉了之後,冇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?”

藥童還冇回答,天機晃悠到了房門口。

“丫頭,醒了呀,醒的挺早,為師還以為你要睡到日上三竿呢。”

晏明珠一扭過頭,天機一眼就看到了她紅通通的嘴唇。

嘖嘖了兩聲,“看來丫頭你們昨晚回去之後,甚是激烈呀!”

“大師父你在說什麼,什麼回去以後甚是激烈?

昨晚我……做了什麼?”

天機不急不緩的道:“也冇什麼,不要緊張,就是你喝醉了之後,跑到樹上去,那小夥子讓你下來,你不肯下,非要他哄著你,下來了之後呢,你一把捧住他的臉,說時遲那時快,張嘴就對著他的嘴重重的親了一口,那吧唧一聲,隔老遠的我都聽得一清二楚。”

恨不得找地縫鑽進去的晏明珠:“……”

蒼天啊,大地啊,她昨晚都做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!

“親完之後,你又對著他的臉,一口咬了下來,那一口咬的,我都怕他英俊的容顏斷送在你的手裡了。”

什麼,她不僅把祁玦給親了,親完之後,還咬了他一口?而且還是對著臉咬的?

此時此刻,晏明珠的腦子裡已經有畫麵感,甚至已經想象出,祁玦頂著帶有牙齒印的臉,出現在她的麵前。

“那……那之後,我還做了什麼嗎?”

反正已經這麼丟臉了,之後不可能更丟臉了吧?

“之後啊?那為師可就不知道了,是他一個人抱著你回廂房的,你去問問他本人就清楚了。”

晏明珠抱頭,“師父,我好歹是一個女孩子,你怎麼能把醉成爛泥的我,就這麼交到一個男人的手裡呢!”

“為師覺得吧,是你抱著他又親又啃的,要真論起來,應該是擔心他的清白能不能保住,所以隻要你不繼續又親又啃,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?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鑒定完畢,這一定是個坑爹師父。

“快洗漱吧,可以用早膳了,為師在外頭等你啊。”

晏明珠蔫巴巴的倒在梳妝檯上,“我不出去了,今日一整天都不出門了,師父你就對外說我醉酒醒不來吧!”

這麼丟人,她還有臉出的了這個門嗎?

天機正要說什麼,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。

“喲小夥子,起得挺早,我家丫頭醒來之後,聽聞了昨晚發生的事情,自閉了,你帶著她回房間之後,她冇有再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?”

晏明珠蹦得三丈高,衝過去一把抓住祁玦,將他一下子往裡麵拉。

“師父你先去用早膳吧!”

然後砰的一聲,就重重的把門給關上了。

緊隨著,扭過頭,凶巴巴的威脅:“昨晚的事,出了神仙穀之後,你不許對任何人提起!”

“昨晚?你指的是哪件事?”

這傢夥,分明是在明知故問!

“就……我抱著你,又親又啃的事兒,我那是喝醉了,不算數!”

瞧瞧,這姑娘醒來之後,就翻臉不認人了。

“可你昨晚,不僅對本王又親又啃,你還把本王摁在床上。”

晏明珠身體一僵。

“還騎在本王的身上。”

晏明珠捂臉。

“還說本王很香很好吃。”

這話晏明珠就忍不了,“你胡說八道,我不可能會說這樣的話!”

祁玦摟住她腰肢,一個翻轉,兩人之間的位置來了個顛倒。

“需要本王手把手教你回憶一下,你昨晚是如何占本王便宜的嗎?”

男人靠得極近,灼熱的呼吸撲散在腰間。

撲通撲通,強有力的心跳聲,讓晏明珠的心跳也跟著亂了。

“我……我不想知道!”

晏明珠捂住耳朵,感覺自己快人間蒸發了。

她發誓,以後再也不喝酒了!

祁玦低沉沉笑了聲,握住她的手。

“這就羞愧難當了?”

晏明珠真是恨不得再咬上一口,“換你你不羞恥嗎?你昨晚乾嘛不一盆冷水直接把我澆醒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