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83章 滅絕人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83章 滅絕人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所謂擒賊先擒王,抓住了帶頭的,其他人不都跟著投降了?

這男人瞬間就被嚇破了膽,帶著祁玦他們去了頭領的屋子。

而此刻,這個頭領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。

“大夫來了冇有?該死的,今兒個是怎麼回事,我快拉虛脫了!”

跟在頭領旁邊的人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,還要在那裡回答頭領的話:“頭兒您再堅持一下,大夫上山還需要一點兒時間,我們的人已經去把人帶過來了!



剛說著,門口就有了響動。

“一定是大夫來了!”

嘍囉剛打開門,一把劍就架上了他的脖子。

頭領的警戒意識還算是在,立馬意識到不對。

但他還冇來得及動,有人從窗戶破入,另外一柄劍跟著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你……你們是誰?”

頭領努力控製著聲線不發抖。

這些人,到底是怎麼突破外麵的防線,直接闖到他的房中的?

“彆動,要想耍滑頭,下一秒就叫你人頭落地!



話音剛落,從外麵走進來一抹碩長的身形。

伴隨著一道清冷的嗓音:“是何人指使你們,私占金礦的?”

聞聲走進來的,是一個年輕而又容貌昳麗的男子,而他的身邊還跟著個女人,亦是美豔脫俗,尤其是那一雙清明澄澈的眼睛,似乎能一眼直穿人心。

兩人並肩走來,竟有一種詭異的般配感!

“你們是如何突破外麵的防線,闖進來的?這不可能!”

晏明珠笑了下,抬了抬手道:“都拉成這個樣子了,說話倒還是挺足的,看來藥效還不夠猛啊。”

“是你下了毒!怎麼可能,金礦附近銅牆鐵壁,連隻蚊子都飛不進來,你是如何下的毒?”

晏明珠輕飄飄的道:“你們的外部防線的確是很嚴密,但你們是人,又不是神仙,是人就得要吃飯喝水,而你們的飲用水源,便是來自於西南麵的那條小溪河。”

“你在河裡下了毒,該死的你們這麼費心的闖入金礦,是想從我們的手裡奪走金礦?嗬,我勸你們趕緊收手,擁有這座金礦的人,可不是你們這幾個小嘍囉可以招惹的起的!”

祁玦不急不緩的走近,“所以,你知道是何人私占了這座金礦?”

頭領馬上閉上了嘴巴,一副不管你們怎麼逼問,他都不會招供的表情。

“大昭有明文規定,凡是發現礦藏,皆要上報朝廷,若是有人私占,乃是誅九族的重罪,冒著這麼大的風險,而且為了不讓礦山被髮現,殺死所有上山之人,如此殘忍的行跡,不可能不會驚動當地的官府,可至今,朝廷都冇有收到半點兒風聲,不過,兩個月前,冀州魯通判府中走水,全府上下被燒成廢物,無人生還,看來,是這位魯通判察覺到了什麼問題,纔會被人以這種滅絕人性的手段滅口。”

頭領的額頭上逐漸冒出了冷汗,因為祁玦此刻說的每一句話,都踩在了點子上。

“能以如此明目張膽的凶殘行為,殺死了一個正六品的通判,在冀州一手遮天,那麼,也就隻有一個人可以做到了。”

“冀州知府,馬誌用。”

頭領不可置信的看著祁玦,當從祁玦的嘴巴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,他幾乎是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了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”

祁玦冷笑一聲,給了飛雲和飛雨一個眼神。

“彆他媽在這裡廢話了,趕緊把罪狀一五一十都給我寫出來,看在你坦白從寬的份兒上,還能姑且留你一條小命!”

事情都敗露了,連最大的靠山都被人輕而易舉的給猜了出來,頭領哪兒還敢說什麼,哆哆嗦嗦的拿起筆,把所有事情都給交代了。

金礦是在半年前,有村民挖山的時候發現的。

一開始這些村民還想著偷偷挖一些金子出來花,但冇多久就被官府給發現了。

畢竟一窮二白的村民,怎麼會拿得出金子?

很快,馬知府在得知了嶺西山發現金礦以後,立馬就派了人上山,確定了的確有一座數目不小的金礦。

但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,冇多久,衙門裡知道金礦事情的衙役們,莫名其妙死了不少。

而很快,馬知府就雇傭了一批人,將金礦給圍住,建了基地,命人將挖出來的金子都偷偷運出來。

但運到了哪裡,又做了什麼用處,這個頭領就完全不知道了。

他的任務,就隻是看守金礦,指揮手下挖礦。

“殿下,看來隻有抓住這個馬知府,才能挖出這背後之人了。”

不過雖然這個頭領並不知道更深的事情,但祁玦其實心裡已經有數了。

“放信號彈,讓他們把金礦看住了,不得有任何閃失。”

飛雲和飛雨立馬拱手:“是,殿下!”

“走吧,我們去會會這個馬誌用。”

飛雲留下看著金礦,等另外的人過來守著,而祁玦則是和晏明珠一起,直接殺去了馬府。

下山的時候,天已經開始矇矇亮了。

馬府內還一片太平,馬知府正在妾室的房中,睡得正是舒坦。

“飛雨,去西邊放一把火,也讓這姓馬的好生的體會一把,走水的滋味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

祁玦和晏明珠交換了個眼神,晏明珠立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和他一起,施展輕功,輕鬆的掠過了牆頭。

“不好了!不好了!走水了!”

“快來人啊,西廂房走水了!”

這麼大的動靜,馬知府自然是被吵醒了。

在他懷裡醒來的妾室,還很不高興的說道:“主君,外頭吵吵嚷嚷的,是出什麼事兒了呀?”

“你且睡著,我去看看。”

馬知府剛往身上披了件衣服,外頭就傳來了動靜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是誰……啊!”

幾聲慘叫聲後,房門被人一腳給踹了開。

馬知府被這動靜嚇了一跳,外頭有火光竄動,而在火光間,有兩道身形不急不緩的走了進來。

“馬府上下,富麗堂皇,花團錦簇,就連小小的門窗都是用昂貴的檀木所製,原來這小小的冀州知府,竟如此的有油水。”

馬知府在冀州任職,自然是冇有機會見祁玦,所以看到祁玦的時候,當即擺起了官架子。

“哪兒來的無知宵小,竟敢在馬府撒野,來人,把這兩個傢夥給我捆了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