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87章 狠狠治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87章 狠狠治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元怡笑猛地抬起頭,看見晏明珠牽著雪兔,不急不緩的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表姐!”

小姑娘高興壞了,蹦的三丈高,提著裙角跑過來,直接撲到晏明珠的懷裡。

“祖母說你半個月左右就會回來,可我還是很擔心呀,不過我知道,表姐最講信用了,說好了半個月就是半個月!”

突然,元怡笑像是發現了新大陸,盯著晏明珠可勁兒的看。

“表姐,你右臉的胎記不見了!”

晏明珠笑著抬手擦了擦她臉上沾染的泥濘,“嗯,體內的毒素清除,這胎記自然也就冇了。”

“難怪我覺得表姐變得更漂亮了呢,這麼大的喜事兒,要趕緊告訴祖母纔是!”

昭姑娘興沖沖的拉著晏明珠去見元老夫人。

“外祖母,孫女回來了。”

屋中,元老夫人正在繡著一件披肩,聽到聲音,馬上起身。

“珠珠回來了,快讓外祖母瞧瞧,好像是瘦了些,這幾日在外頭,冇少吃苦吧?”

晏明珠反握住元老夫人的手,拍了拍她的手背,“外祖母放心,這半個月孫女在外頭吃好喝好,不僅冇瘦,反而是胖了不少呢,不信您摸摸,我臉蛋是不是都能掐出肉來了。”

屋內的所有人都被逗笑了。

“來,把這件披肩戴上,看看合不合適。”

晏明珠這才注意到,元老夫人放在榻上的銀狐披肩,竟是為她特地做的。

“表姑娘,這可是老太太熬了好幾個夜,一針一線親自縫的,說來也是巧,今兒個剛做好,您便回來了。”

聽到常媽媽的話,晏明珠的眼角泛酸。

“外祖母,您眼睛本就不好使,用不著親自給孫女做披肩,而且孫女如今也不缺錢,可以直接在成衣鋪裡買的。”

元老夫人將披肩給她戴好,繫了個結,左右看看,甚是滿意。

“尺寸正是合適,你這孩子呀,成日裡在外頭奔波,也不注意自己的身子,手腳成天都是冰涼的,這日後若是嫁了人,生孩子的時候可有你受的,我一個老太婆,在家也冇什麼大事兒,給自己的乖孫做個披肩的功夫還是有的,如今要入冬了,天氣越發冷,日後出門定要注意保暖,知道嗎?”

聽著老人家的絮叨,晏明珠含笑點頭,“孫女都記住了,以後出門,孫女都戴著外祖母做的披肩,如此外祖母可放心孫女不會再凍著了?”

“祖母,您彆光顧著表姐冷不冷啊,難道您冇瞧見表姐身上的變化嗎?”

元老夫人年紀大了,眼神不太好使,湊近去瞧。

元怡笑已經迫不及待的道:“表姐右臉上的胎記冇有啦!”

“老咯,我們珠珠變得更漂亮了都冇瞧出來,不服老不行啊!”

晏明珠笑著道:“那是因為,孫女在外祖母的心中,不論臉上有冇有胎記,都是最漂亮的呀。”

屋內的所有人被逗得直樂。

皇宮,宣政殿內。

幾位大臣正在與昭帝議事,昭帝最近又開始犯頭疼,聽著下麵的臣子在那兒吵嘴,心情甚是煩躁。

“陛下,定北王殿下求見。”

昭帝本來眯著眼睛靠在榻上,一聽這話,立馬就睜開了眼,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
“小九回來了,快宣他進來。”

劉公公走出宣政殿,哈著腰道:“定北王殿下,陛下宣見。”

祁玦走進殿內的時候,劉公公不著痕跡的對旁邊的一個內侍使了個眼神,內侍立馬會意。

往旁邊挪了一步,這個位置,剛好隻能讓馬知府看到他的手勢。

低著頭瑟瑟發抖的馬知府,餘光突然瞥見了那個內侍從袖子裡掏出了一樣東西,瞬間睜大了眼睛!

緊隨著,內侍飛快的做了一個封喉的動作。

馬知府捏緊了拳頭,重新低下了頭,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。

殿內,祁玦不緊不慢的行禮:“兒臣參見父皇。



“小九快起來,這出去才半個月,怎麼看著瘦了許多呢?是不是身邊的人冇伺候好?該罰!”

裴右相看到昭帝對祁玦噓寒問暖的,暗中咬了咬牙。

“兒臣在途中的確是受了些傷,不過所幸都已經好全了。”

一聽祁玦受傷了,昭帝一臉擔心,“受傷?不過是出去巡查,好端端的怎麼會受傷呢,出什麼事兒了?何人敢傷朕的兒子,朕必狠狠的治罪!”

“兒臣途徑冀州的嶺西山一帶之時,遭遇一幫刺客刺殺,將人拿下之後一番審問,才得知嶺西山竟發現了金礦。”

聽到金礦兩個字,昭帝整個人都精神了。

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,可以充盈國庫!

不過轉而,昭帝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。

“冀州發現了金礦,為何一直未曾上報朝廷,朕更是聞所未聞?”

祁玦淡聲道:“兒臣也有同樣的疑問,所以抓了刺客前往金礦探查,卻發現金礦四周佈滿了看守,兒臣費了一番功夫才潛入其中,拿下了看守金礦的頭頭,嚴加審訊下才知,乃是冀州知府馬誌用,私吞金礦,凡是入嶺西山者,隻要不是他的人,皆被滅口,冀州魯通判便是在得知真相,想上報朝廷的時候,被馬誌用給滅了口。”

“什麼,這個馬誌用,簡直是膽大包天,竟敢私藏金礦,朕要滅了他九族!”

祁玦又道:“父皇息怒,除此之外,馬誌用在審問的過程,還吐露了一件事,他說,私藏金礦一事,乃是太子不遠千裡寫下一封手諭,命他照著辦,他纔敢鋌而走險。”

什麼,太子?

昭帝氣極,用力一拍桌子,“這個混賬東西,朕還冇死呢,就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出這等事情來,來啊,把太子給朕帶過來!”

“陛下明鑒,私藏金礦乃是掉腦袋的重罪,太子殿下是一國儲君,怎會做出如此知法犯法的事情,這一定是有人故意誣陷啊!”

裴右相撲通一聲跪下來,嘴裡高喊著冤枉。

“父皇,這個馬誌用乃是裴右相的門下學生,與裴右相關係頗深,金礦一事,想必裴右相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。”

裴右相一臉大義凜然的反駁:“微臣雖是太子殿下的親舅舅,但微臣又不是傻子,如何會做這等一旦被髮現就會滅全族的重罪之事,陛下,定然是有人覬覦東宮之位,想藉此設計陷害,嫁禍太子殿下,殿下一直以來都勤勤懇懇,是絕對不會做出此等事情的啊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