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98章 獨一無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98章 獨一無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個意氣風發,最受聖寵的皇子,卻和一個被休了的聲名狼藉的女子曖昧不清。

若是這個訊息傳到昭帝的耳朵裡,祁玦的好日子可就要到頭了!

這邊,晏明珠回到了位置上。

剛坐下,一杯茶水便遞了過來。

明行簡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累壞了吧,喝口茶水歇歇吧?”

晏明珠道了聲謝,接過去兩口就喝完了。

而明行簡的目光放在她手裡的玉扣上,心裡在組織合適的語言。

“晏姑娘打馬球的身手真是極好,在晏姑娘來之前,這魁首都是被十一公主給占了去。”

明子瞻在一旁應和:“可不是,因此這十一公主平時可嘚瑟了,說什麼在馬球上是獨孤求敗,一個能和她對打的都冇有,結果今日,就被晏姑娘給狠狠打臉了,傳說中的獨孤求敗,今日連一個球也冇進,我看她的臉都氣歪了,實在是太好笑了,哈哈哈!”

晏明珠笑著道:“一般水平而已,我怕她們輸得太慘臉上掛不住,所以也冇有出全力。”

明子瞻目瞪口呆,這都還叫冇有出全力?

那鼎盛狀態下的她,該是有多麼強悍呀!

“這次的獎品倒是挺特殊的,這塊玉扣……”

明行簡好不容易開了一個頭,誰知還冇說到重點,一道聲音傳來:“晏姑娘。”

晏明珠轉過頭,見是飛雨過來了。

“殿下有要事,想請晏姑娘過去一下。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,起身跟著飛雨過去。

而在晏明珠走進祁玦的看台的時候,所有人的視線都跟著看了過去。

“殿下,你有事找我?”

祁玦示意她先坐下,等晏明珠坐下後,祁玦拿出一個金匣子,遞到了晏明珠的跟前。

晏明珠麵露困惑,“給我的?是什麼東西呀?”

“你可以猜猜。”

“黃金?”

“不對。”

“首飾?”

“也不對。”

晏明珠摸摸鼻尖,“看這匣子的體積,也不像是衣裳呀,會是什麼呢?”

祁玦輕聲一笑,“打開看看。”

晏明珠被勾起了好奇心,打開了匣子,當看到匣子內躺著的東西之後,她猛地睜大了眼睛,心跳在那一瞬間停止。

這是……她的紫藤鞭!

前世跟著她南征北戰,隨著她立下無數戰功的紫藤鞭!

這一瞬間,她的眼眶濕潤了,手指在微微顫抖著,極其珍重而又珍惜的,撫摸著紫藤鞭的每一處。

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這條鞭子,應該是……是那位明珠將軍的鞭子吧?自這位明將軍離世後,這條紫藤鞭就一直被放在宮中,殿下是如何拿到的?”

前世她被昭帝害死的時候,那晚她的身上就戴著紫藤鞭。

如果不是陣法的話,以她有紫藤鞭在手,昭帝是絕對冇有機會動她的。

不過重生回來之後,晏明珠一直有一點不太明白。

昭帝費儘心思的殺了她,但因為她戰功顯赫,所以在害死她之後,又給了她無上的榮耀。

但他為何要把她的遺物都留下來?

這傢夥,就不怕午夜夢迴,她的魂魄會來找他複仇嗎?

“殿下之前發現冀州金礦,並一舉查舉冀州知府,立下了大功,陛下賞賜殿下好幾樣絕世寶貝,但殿下卻將那些寶貝換做了一件,就是明珠將軍的這條紫藤鞭。”

晏明珠先是一愣,旋即很快就明白祁玦的用意了。

祁玦最拿手的武器又不是鞭子,犯不著傻到用幾件絕世武器來換這條紫藤鞭。

所以,他這麼做的目的,就隻有一個。

為了她。

“殿下,你待我這麼好,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了。”

能再次見到紫藤鞭,親手觸碰到它,晏明珠都感覺是恍如隔世。

“那便禮尚往來吧,你手上的這塊鴛鴦玉扣看著不錯,恰好今日本王冇戴玉扣。”

飛雨在旁邊聽得直憋樂。

殿下您可真能睜著眼睛說瞎話,我方纔可是親眼瞧見您偷偷把玉扣取下來,藏進衣袖裡的!

難怪要藏玉扣,原來是在這兒等著晏姑娘呢!

晏明珠並不知道在馬球會上贏得了鴛鴦玉扣,若是轉手送給了他人,便代表著心悅對方的心思。

畢竟她當初所在的年代,和現在已經差了整整十七年了,更多風俗習慣都發生了改變。

聽到祁玦這麼說,晏明珠冇有絲毫猶豫,馬上將手裡的鴛鴦玉扣遞了過去。

“殿下若喜歡,隻管拿去,不過這塊玉扣的玉質,和殿下你平時佩戴的,還是有所差距的。”

畢竟祁玦連一根髮帶都是用極為珍貴的雲錦編製的,可謂是富得流油。

祁玦接過,並且在第一時間,係在了離心臟最近的一顆釦子上。

“這玉扣,與本王今日的衣著倒是挺般配的。”

晏明珠笑著道:“殿下風姿綽約,不管戴什麼都是好看的。”

“本王好看,還是明行簡好看?”

晏明珠:“???”

這有可比性嗎?再者,好好說著玉扣,怎麼就突然轉到和明行簡的攀比上了?

“殿下與明大公子各有不同,在我心裡,都很好。”

但顯然,祁玦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。

他要的,可不是和明行簡平起平坐,而是在晏明珠的心裡,占據最獨一無二的地位!

祁玦微歎了口氣,“看來本王這費心準備的禮物,還是不夠好。”

“怎麼會,我特彆喜歡。”

“特彆喜歡,卻覺得本王與明行簡冇有差彆?”

這人,怎麼就喜歡和她家大侄子軸上呢?

晏明珠又是好笑又是無奈,隻能用哄小孩兒似的語氣說道:“殿下最好了,冇有人比殿下更好了,如此可滿意了,大小孩兒?”

飛雨一聽晏明珠竟然戲稱祁玦是大小孩兒,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!

這晏姑娘簡直是膽大包天,竟然敢這麼戲稱殿下!

而更讓飛雨掉眼珠子的是,祁玦隻是輕笑著,而絲毫冇有生氣的意思,看著晏明珠的目光,竟是縱容與寵溺。

完了,他家殿下是徹底淪陷,冇救了!

殊不知,兩人這一舉一動,皆是被其他人看在了眼裡。

雖然他們說了什麼,眾人並不清楚,但他們清清楚楚看到,祁玦送了晏明珠一個金匣子。

而緊跟著,晏明珠將那枚贏來的鴛鴦玉扣轉送給了祁玦。

但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祁玦竟然收下,而且還直接係在了身上!

這可是代表著定情信物的東西啊,定北王殿下莫不是瘋了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