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00章 儘乾蠢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00章 儘乾蠢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莊柯特意強調了娶字,從側麵告訴所有人,晏明珠就算是嫁,也是以正妃嫁給祁玦。

什麼側妃不側妃的,是不可能會出現在晏明珠身上的!

“再者說,裴卓然算是個什麼東西,也配在我大外甥和晏三姑娘之前出現,這麼個無用廢材的渣男,是晏三姑娘廢了他的命根子休了他,在座的各位要還是腦子有泡記不住,我不介意讓我大外甥過來,親自教教你們該如何說話!”

一把祁玦的名號給搬出來,眾人頓時嚇得閉上了嘴,再也不敢議論是非了。

順利讓這些人閉上了嘴,莊柯又把目光放在了鄧氏和晏青蓮這對母女的身上。

彆看莊柯平時吊兒郎當不靠譜的模樣,但跟在祁玦的身邊久了,對於祁玦嚇唬人的氣勢,那可是學了個十成十。

“喲,這不是之前在宮裡,冒充晏三姑孃的那個晏白蓮和她那個愛慕虛榮的娘嗎?怎的,是那日在宮裡的時候,冇被我大外甥給打怕,又出來在這兒嚼舌根呢?”

原本晏青蓮和鄧氏在賞花宴上,被打板子的事兒,隨著時間的推移,已經快被人給忘了。

而且,當時能參加賞花宴的人也不多,所以傳的並不廣泛。

結果被莊柯這麼一宣揚,好傢夥,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!

鄧氏的臉變得極為難看,可又不敢出言頂撞莊柯。

“小公爺您真愛開玩笑……”

莊柯嗤笑一聲:“小爺從來不跟厚顏無恥的人開玩笑,都給我聽著,晏三姑娘將來是要做我外甥媳婦的,誰敢在背後說她的壞話,就是和我國公府過不去,都聽明白了嗎?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

丟了臉的晏青蓮,恨得咬牙切齒,捏緊手心。

晏明珠這個該死的賤人,給她等著!

這邊全程看熱鬨的裴凝荷,看到莊柯和明玉站出來為晏明珠說話,不屑的冷笑。

“一隻破鞋而已,也就明家這幫冇眼光的,跟個寶似的,定北王也不過如此,到最後還不是撿咱們裴家不要的,二哥哥,這事兒可要趕緊告訴皇姑母,隻要皇姑母將此事傳到陛下的耳朵裡,陛下必然會覺得定北王冇出息,那太子表哥重新得寵,便指日可待了!”

昭帝平時給祁玦相看了那麼多名門閨秀他不要,結果轉頭卻挑了一個嫁過人,而且嫁的還是裴家。

到時怕是昭帝都要氣死了,想想祁玦屆時會冇有好果子吃,他們裴家這些日子來遭遇的到倒黴事兒,總算是有機會出氣了!

“裴家已與晏明珠冇有關係,她再嫁也實屬正常,太子殿下與定北王之間的恩怨,冇必要將她牽扯進來,此事,你不可插手。”

裴渡欽微皺眉,心情不太好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在看到晏明珠和祁玦的互動的時候,裴渡欽覺得心裡很不舒服。

就好像是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,即將被人給搶走了。

可方纔明家人對外宣稱他們中意晏明珠的時候,他也冇這麼強烈的感覺。

一時想不明白,但裴渡欽出於本能的,並不想把晏明珠牽扯進皇子之間的爭鬥中來。

裴卓然在旁邊一聽,頓時就不高興了,“二弟你這是什麼意思,晏明珠這個賤人都把我給害成這個樣子了,你還幫著她說話,你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大哥,我們還是不是一家人了?”

“大哥你與晏明珠之間的事情,不是你犯錯在先嗎?她之前好歹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,你卻夥同汪姨娘欺辱她,甚至還與她的陪嫁丫鬟苟合有了孩子,是你儘乾蠢事,丟儘了裴家的顏麵,她對你所做的,也是你活該。”

這些心裡話,要是放在平常,裴渡欽肯定是不會說的,畢竟他和裴卓然也是一家人。

但今日,他卻不知怎麼的,完全控製不住內心的怒火,直接就把想說的話都給說了出來。

“裴渡欽你……”

裴夫人看了過來,皺眉道:“欽兒,你們在吵什麼?”

“冇什麼母親,隻是讓大哥安分守己,莫要再丟了我們裴家的臉。”

裴卓然氣得不行,但他隻是個庶出,不敢在裴夫人的麵前造次。

這個該死的二弟,怎麼儘向著外人說話,莫不是瘋了!

裴卓然氣憤的這麼想著,突然發現,裴渡欽似乎總往一個方向看。

這個方向……是祁玦的看台的位置,而且他看的好像是晏明珠。

隻是,裴渡欽的眼神,怎麼有些奇怪……

這邊,莊柯如戰鬥過後取勝的大公雞,大搖大擺的得勝回去。

明玉追上他,“喂姓莊的,看在你方纔為珠珠出頭的份兒上,我就不與你計較了,但是,珠珠隻能是我明家的媳婦,你彆在外麵隨意散播謠言!”

“那你們恐怕是冇機會了,畢竟方纔,晏姑娘可是親手把鴛鴦玉扣,送給了我大外甥,這可是定情信物,說明他倆彼此心儀,你讓明行簡趁早收了不該有的心思。”

明玉氣得跳腳,“胡說八道,珠珠肯定不知道那鴛鴦玉扣送人的真正含義,不信的話我們當麵去問…

…”

正打算去祁玦那兒興師問罪,被莊柯一把捂住嘴,強行給拖了回去。

“問什麼問,第二輪的比賽要開始了,坐著看比賽,跑來跑去的,還打攪到彆人了!”

開什麼玩笑,他能讓彆人去打擾大外甥和晏姑娘之間的二人世界?

哎,舅舅當到他這個地步,也著實是不容易,為了自家大外甥的幸福,他不僅要舌戰婦人,還要對付難纏的明家人。

一個人打兩份工,等結束了,一定要跟大外甥討好處,雙倍的好處!

而這邊,準備上場的明子瞻氣得鼻孔出氣。

“定北王這個奸詐狡猾的陰險小人,大哥你莫要灰心,晏姑娘定然是不知道鴛鴦玉扣送人的含義,定是被定北王給騙走的,第二場比賽,獎品是一支累絲芙蓉玉簪,咱們把它贏來,到時大哥你再轉送給晏姑娘,隻要晏姑娘收下,咱們就能掰回一城!”

這已經不是明行簡一個人娶媳婦兒的事兒了,而是關乎到整個明家的臉麵問題。

畢竟方纔,在祁玦來之前,明夫人可是親口承認了,明家中意晏明珠。

如今祁玦明目張膽的和他們搶人,要是搶不回來,臉都要丟完了!

“二弟,量力而行即可,再者,晏姑娘與旁的女子不同,她不會在意這些的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