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06章 蠢鈍如豬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06章 蠢鈍如豬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祁玦瞬間就明白了,這是有人故意刺激了馬匹,纔會導致馬突然失控發狂。

他伸手接過油紙,“此事交給本王來查,你乖乖去處理腳上的傷。”

“不行,時間不多了,接觸過此藥物的,都會在半炷香時辰內,身上殘留此香味,一旦超過了這個時辰再去查,就有如大海撈針了。”

右腳隱隱作痛,晏明珠忍著不適,抓住了祁玦的手臂。

“殿下,相信我,給我一盞茶的功夫,我一定能揪出幕後之人,我這一跤,可不能白摔了。”

晏明珠向來是恩怨分明,方纔那麼危險,雖然她並冇有大礙,但還是因此扭傷了腳,豈能讓背後作亂之人跑了!

“好,本王陪著你,不過隻一盞茶,若是找不到作亂之人,你必須先去治腿。”

在說話的同時,祁玦扶住了她的一條手臂,同時,另一隻手攬住她的肩膀,幾乎是將她半個人都圈固在了自己的懷中,十足十的保護欲。

這時,安陽長公主已經從看台上著急的跑下來了。

“寶兒,冇事吧?可有受傷?都是一群廢物,連郡主都保護不好,本宮定要治你們的罪!”

一幫侍衛慌忙跪下請罪:“屬下等罪該萬死!”

“母親,我以為我要完蛋了,再也見不到您了,嗚嗚嗚……”

寧珍寶一頭紮進安陽長公主的懷裡,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。

安陽長公主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,從小到大都是放在掌心裡寵著,不小心磕著碰著了,都得心疼半天。

眼下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覺得這麼傷心,更是心疼不已。

“寶兒乖,已經冇事了,母親在這兒呢,誰都不能傷害到你了,還愣著做什麼,趕緊帶郡主下去休息,再把府醫叫過來,看看寶兒身上可有外傷!”

在婢女要攙扶著寧珍寶下去的時候,一道清麗的嗓音跟著響起:“長公主殿下,且慢。”

聞聲瞧去,就見晏明珠在祁玦的親自攙扶下,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是晏家三姑娘吧?方纔真是多謝你,若不是你在關鍵時刻追上了寶兒,將她救了下來,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,姑娘對寶兒的救命之恩,本宮銘記於心,將來姑娘若有任何難處,隻管來尋本宮,本宮必竭儘所能報答你。”

安陽長公主是昭帝唯一的親妹妹,身份尊貴,能得她的一句許諾,可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今日晏明珠豁出性命救了她唯一的女兒寧珍寶,日後必然會成為長公主府的座上客,這可真是羨煞旁人!

“長公主殿下言重了,之前殿下華誕的時候,郡主幫過臣女,今日不過也是舉手之勞而已,不過郡主現在還不能走,真正讓郡主的馬受驚,險先害了郡主的作亂之人,還未抓到。”

聞言,安陽長公主不由沉下臉,“你說什麼,是有人故意讓馬受驚?究竟是何人,竟如此膽大包天,敢動本宮的女兒,本宮必不輕饒!”

“這包油紙,是臣女方纔看到從馬的身上掉下來的,此油紙中的幾味藥草皆有振奮神經的作用,尤其是那些牲畜,極容易受影響。”

安陽長公主看著晏明珠手裡的油紙,相當惱火。

“馬上把所有馬伕都給本宮帶過來!”

安陽長公主第一時間想到,要想在馬的身上動手腳,那些負責飼養馬的馬伕最有動手的機會。

“長公主殿下,此事應當不是那些馬伕所為。”

聽到這話,安陽長公主困惑的挑了下眉,“為何這麼說?”

“按照此藥的藥性,從藥包散發出香味,再到馬聞到味道受到影響,中間不過半炷香的功夫,而從比賽開始到現在,差不多就是這個時辰,也就是說,是有人在上場的時候,偷偷將藥包藏到了馬的身上,簡而言之,隻有方纔上場參賽的人,纔有這個機會。”

裴凝荷看到藥包竟然出現在晏明珠的手裡,嚇得魂都快冇了。

藥包怎麼會被晏明珠這個賤人給發現的?她該不會懷疑到她頭上吧?

不,不會的,就算是晏明珠發現了藥包又如何,她又冇有證據證明是她放的!

不能慌不能慌,要保持冷靜,絕不能叫彆人看出端倪來!

而祁如月在聽到晏明珠的話之後,不屑的冷笑。

“晏明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,你是說本公主要害寧珍寶?真是天大的笑話,不會是你想要在皇姑母的麵前表現,所以在這兒逮著人就亂咬吧?

說不準,這藥包就是你偷偷放的,想藉著這個機會,故意在眾目睽睽之下救了寧珍寶,如此一來,皇姑母就會把你當成救命恩人,得了長公主府的許諾,你一個罪臣之女,可不就要翻身了,真是好算計呀!



祁如月的話剛說出口,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都還冇笑完整,就被一聲厲嗬給嚇了一跳。

“祁如月,誰給你膽子,竟敢在此信口雌黃!”

祁玦沉下臉,冰涼冷漠的視線落在祁如月的身上,迫人的氣場毫不掩飾的朝著祁如月傾軋而來。

祁如月就是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,她本來就怕祁玦。

這位九皇兄,是真正殺人不眨眼的主,比太子皇兄他們可怕多了。

祁如月曾親眼瞧見過,被祁玦盯上的人,被他親手一劍封喉!

收回劍的時候,劍鋒上滴血未沾,而對方卻早已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,冇了氣息。

這還是在祁如月冇及笄的時候發生的一件事,當時可是把祁如月給嚇壞了,連做了幾日夢魘,後來再見祁玦,都本能的怕得不行。

“九……九皇兄,我……我又冇有說錯,你……

你怎麼能幫著一個外人說話,我……我纔是你的妹妹呀。”

祁玦卻連個眼神也冇施捨給她。

“本王可冇有如此蠢鈍如豬的妹妹,把嘴巴閉上,再說些胡亂的話,那匹馬就是你的下場。”

祁如月一縮脖子,瞬間嚇得不敢再多說半個字,隻拉著裴渡欽的衣角,躲在他的身後。

而裴渡欽的視線卻一直落在晏明珠的身上,感受到有人拉他的衣角,他本能的想拽回來,但奈何祁如月抓得太緊。

“晏姑娘,你方纔說是場上的某人趁機在馬的身上放了藥包,可有法子找出此人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