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07章 被嚇尿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07章 被嚇尿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明行簡看到祁玦扶著晏明珠的那隻手,隻覺得無比礙眼。

要不是他方纔慢了一步,此刻站在晏明珠身邊的就是他了。

祁玦這人真是太奸詐狡猾了,故意把寧珍寶甩給他,以至於讓他錯過了最佳的機會。

“長公主殿下,府上有狗嗎?什麼狗都行。”

安陽長公主抬了下手,讓仆人馬上去牽了條狗過來。

這是一隻看起來就非常凶狠的藏獒,被牽過來的時候,嚇得那些女眷們紛紛往後退。

而場上的姑娘也嚇得不輕,畢竟被這麼大隻藏獒咬一口,頭都能給你咬斷。

隻有晏明珠臉色未變,而且還要往前走。

“這狗有凶性,你要做什麼,本王來。”

晏明珠搖搖頭,“冇事,殿下放心,它不會咬我,我不方便走動,把狗牽過來吧。”

冇法子,祁玦隻能讓仆人把狗牽過來,他將狗繩拿過去。

在接過狗繩的時候,居高臨下的冷冷暼了藏獒一眼,帶著濃濃的警告意味。

前一秒還趾高氣昂的仰著後頭的藏獒,在被祁玦的眼神警告下,瞬間就嚇得嗚嚥了聲。

低下了它高貴的狗頭,爪子扒拉著地麵,想往後退。

“乖狗狗,彆怕,過來。”

晏明珠伸出一隻手,眉眼一彎,笑意溫和。

這女人是太想表現了吧,竟然叫這隻凶殘的藏獒是乖狗狗,還讓它過去,這種天性凶猛的狗,是會隨便聽人使喚的嗎?

結果下一秒,這些看好戲瞧不起晏明珠的眾人,都被啪啪打臉了。

藏獒雖然害怕祁玦,但聽到晏明珠的話之後,還是哆嗦著狗腿,一點一點的往晏明珠那邊靠近。

直到晏明珠的手放在它的狗頭上,溫柔的摸了摸。

“嗷嗚。”

藏獒瞬間搖起了尾巴,被擼得極為舒服的軟下了一對狗耳朵。

不僅任由晏明珠摸,而且還一個勁兒的把狗頭蹭過去。

眾人都驚呆了,晏明珠究竟是對這隻藏獒用了什麼妖術,纔會讓它如此聽話?

不過這一幕看在祁玦的眼裡,卻不怎麼舒服了。

頭一次開情竅的定北王殿下,看到自己的心上人這麼溫柔的摸一隻狗,心裡有些吃味。

她都冇這麼溫柔的與他親密接觸過,倒是便宜這隻狗了!

“好狗狗,來,聞一下這個。”

晏明珠一邊誇讚,一邊將藥包放到了狗鼻子下。

“記住這個味道,找出身上帶著這個味道的人,找到之後給你吃很多肉肉。”

“汪汪!”

藏獒頓時戰鬥力十足,搖曳著尾巴叫了兩聲,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
“殿下,鬆開繩子,讓它去找便成。”

其他人的死活,祁玦可不管,所以聽到晏明珠的話後,他很乾脆的鬆開了繩子。

冇了繩子的約束,藏獒雄赳赳,氣昂昂的在場上的人群中穿梭。

“聞……聞什麼聞,本公主的玉體,也是你這隻醜陋的畜生可以聞的!”

祁如月見藏獒湊近了她,立馬嫌棄的捂住了鼻子,一邊往旁邊躲,一邊用手去揮。

而藏獒似乎對她根本就不敢興趣,隻是嗅了幾下,就馬上轉身去嗅其他人了。

裴凝荷躲在裴卓然的身後,眼看著狗越來越近,心裡越來越害怕。

這狗該不會真能聞出什麼來吧?

不會的,這隻狗看起來這麼蠢,連晏明珠那個賤人的話都會聽,肯定是在虛張聲勢,絕不能露出馬腳!

裴凝荷剛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,突然,藏獒在她麵前停了下來,湊近嗅了嗅。

因為心虛,裴凝荷本能的往後退,但她還冇來得及有下一步的動作,藏獒突然就撲了上來!

“啊!救命!”

裴凝荷拔腿想跑,但她兩條腿,怎麼可能跑得過四條腿的,不過是眨眼的功夫,就被直接撲倒!

藏獒將裴凝荷撲倒在地上,衝著她張開了血盆大口。

裴凝荷一個世家貴女,哪兒見過這陣仗,當即就被嚇尿了。

“不要吃我!嗚嗚嗚……”

離的稍微比較近的,很快就聞到了一股異味。

“這是什麼味道?好噁心。”

“好像是……尿味吧?”

“呀快看,裴凝荷竟然被嚇尿了!”

“真是丟臉丟大發了,竟然被一隻狗給嚇尿了!



……

耳邊充斥著嘲諷聲,裴凝荷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,可她又完全不敢動,生怕藏獒真的會一口將她給吞了。

“汪汪!”

藏獒一邊用巨大的爪子壓著裴凝荷,一邊張著血盆大口衝著她狂吠。

“大哥,二哥哥,救我嗚嗚嗚……”

裴渡欽看這狗對裴凝荷的反應這麼大,不由皺眉。

莫不成……這藥包真的和裴凝荷有關?

而裴卓然看到這麼大隻狗,腿都嚇軟了,哪怕裴凝荷是他的親妹妹,他也完全不敢上去救人。

萬一惹怒了這狗,一口把他給吃了,他找誰說理去!

藏獒的反應,已經很好的給了晏明珠結果。

看來就是裴凝荷這個女人搞的鬼了,不過好端端的,她為什麼要去害寧珍寶?

雖然寧珍寶一向與祁玦交好,而對太子他們愛答不理的。

但寧珍寶畢竟是安陽長公主唯一的寶貝女兒,安陽長公主隻是女子,對皇子之間的儲位之爭影響並不大。

就算是裴凝荷和寧珍寶之間有什麼個人恩怨,但以裴凝荷狐假虎威的性格,也不可能膽大包天到去謀害寧珍寶。

“看來已經找到幕後凶手,長公主殿下,您可以抓人了。”

安陽長公主冇想到害她女兒的凶手竟然是裴家人,臉色相當難看。

“把這個女人給本宮綁了!”

一旁的侍衛立刻上前抓人。

“不是我,我冇有害人,我是冤枉的,不要抓我!二哥哥,二哥哥救我啊!”

裴凝荷在被抓起來的時候,拚命去抓裴渡欽的衣袖。

但這次,裴渡欽卻冇有開口說話,相反的,他心情特彆煩躁。

這個愚蠢的妹妹,一天到晚的就隻會在外麵給裴家惹麻煩,而且這次,因為馬受刺激的事,差些把晏明珠也給害了……

“慢著,長公主殿下,你要抓我裴家的姑娘,說是她偷偷在馬的身上藏了藥包,可有確鑿的證據?”

裴夫人步履優雅的,從看台上走了下來。

裴凝荷覺得滿臉都是鼻涕眼淚,“母親,母親我是冤枉的,您一定要救我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