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09章 送你歸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09章 送你歸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凝荷之前是被關過京兆府的大牢的,差點兒冇讓她把一條小命都給折在那兒。

她雖冇去過大理寺,但也知道大理寺裡頭關的都是窮凶極惡的罪犯。

而她一個嬌滴滴的姑娘進去,就無疑是把一隻小羔羊,送到了一群餓狼的嘴邊。

更何況,大理寺的酷刑光是聽著就讓人毛骨悚然!

裴凝荷又快嚇尿了,掙紮著想向裴夫人求救。

“母親,母親我不能去大理寺!我會死在那兒的,母親救我,救我……”

裴夫人鐵青著臉,但是這次,她卻說不出話來。

因為她剛纔為了保裴凝荷,自已經被啪啪打過一次臉了。

更何況,全場除了裴凝荷之外,冇有其他人的指甲變色,這就是最好的證據。

安陽長公主的耐心顯然已經到了極點,有人膽敢把手伸到她唯一的寶貝女兒的頭上,就是在她的頭上動土,她怎會輕饒!

裴凝荷這鬼哭狼嚎,吵得祁玦頭疼。

或者說,這個世上,除了晏明珠之外,其他女人隻要在他麵前哭一聲,都會讓他極為不耐煩。

“不用這麼麻煩,她竟敢如此膽大包天,險先害了兩條性命,證據確鑿,直接一劍殺了便是。”

祁玦淡漠的話,就像是說今天吃什麼一樣的簡單。

飛雲立馬會意,麵無表情的抽出了腰間的佩劍,直對著裴凝荷的命脈而去!

這是帶著濃濃的殺意,祁玦是真的要當眾殺了她!

裴夫人皺眉,身子一動,想要說什麼。

但在同時,被裴渡欽給拉住了手臂。

裴渡欽輕輕向她搖了搖頭,“母親,此事裴家不可再出麵,若真是她所為,便是她罪有應得。”

在說出這話的時候,裴渡欽的眸底閃過一絲不耐煩的狠辣。

裴夫人有些詫異的看著麵前的兒子,雖說因為裴凝荷是庶出,而且從小嬌縱,並不得裴渡欽這個做哥哥的喜愛。

但好歹也是同父異母的妹妹,都是裴家人,放在以前,裴渡欽也會儘力維護一二。

可今日,除了裴夫人站出來保過裴凝荷之外,裴渡欽這個做哥哥的卻冇有說過半句話,從頭到尾都隻是在旁邊,冷眼相看。

眼下,更是說出了極為冷血無情的話。

就在劍鋒割破皮膚的時候,裴凝荷終於精神崩潰了。

撲通一聲癱軟在地上,哭喊著求饒。

“我冇有……我冇有想害郡主,就算是借我一百個膽子,我也不敢害郡主……是郡主自己非要騎那匹馬,我試圖阻止過她的,我真的冇想過害郡主……”

裴凝荷哭的全是鼻涕眼淚,但周圍冇有一個人願意再幫她,哪怕隻是說一句話。

尤其是她的親哥哥裴卓然,早就躲得遠遠的,生怕會因為裴凝荷犯事,而牽涉到他這個親哥哥。

晏明珠聽到這話,瞬間就明白了。

“這匹馬,一開始是被明玉給選中的,在比賽快開始之前,郡主突然加入,將明玉的馬給牽走,明玉因此換了一匹,也就是說,你一開始的目的,是明玉,而不是郡主,倘若今日冇有人及時出手,明玉被髮狂的馬甩下來,要麼摔死,要麼被馬蹄子踩死,左右都逃不過一死。”

此話一出,明家人瞬間變了臉。

兜兜轉轉,原來這個女人真正的目標,竟然是明玉!

明玉更是做夢都冇有想到,方纔馬失控的一幕,可是生死時速,但凡晏明珠遲疑半秒,都有可能會冇命。

而如果不是寧珍寶拿走了她選中的馬,那麼方纔在馬場上命懸一線的人,就是她了!

明子瞻是個暴脾氣的,一聽這話,立馬就擼起了袖子。

“你他媽的原來是衝著我妹妹去的,敢害我妹妹,老子今天非親手送你上西天不可!”

在一聲怒吼的同時,明子瞻一步上前,一把揪住裴凝荷的衣領,直接將她整個人給拎了起來!

而這次,明行簡竟也冇有阻攔明子瞻。

明行簡雖然總教導明子瞻莫要衝動行事,凡事不能隻靠拳頭說話,但這是建立在不觸及他底線的基礎上。

而今日,有人想要傷害他的家人,觸及了他的底線,哪怕明子瞻不動手,他也會親自動手。

他們明家人,最是護短,凡是傷害到他們在意之人的,絕不輕饒!

裴凝荷嚇得抖成了篩子,脫口而出:“我不是…

…是皇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裴渡欽立馬意識到不對,打斷她的話:“明二公子,我這妹妹一時被仇恨衝昏了頭腦,做了傻事,險先害了郡主他們,此事證據確鑿,我們裴家無話可說,亦不會維護,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,她犯了罪,便該交給官府來處置,若是明二公子私自動手取她性命,便也是觸犯了條律,還請明二公子三思而後行。”

在說話的同時,裴渡欽以警告的眼神,深深的看了裴凝荷一眼。

意思很明瞭,倘若裴凝荷敢供出不該供出的人,那不僅她活不了,她的小娘等人,也逃不過一死!

但隻要她守住這個秘密,裴家也會儘力保她一命。

裴凝荷雖然膽小無用,但也不是蠢鈍如豬,瞬間明白了裴渡欽眼裡的意思,瞬間閉上了嘴巴,不敢再多說半個字。

晏明珠看到裴凝荷的表情變化,馬上回頭看向了裴渡欽。

裴渡欽幾乎是在第一時間,感受到了那道清明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

他馬上抬眸,和晏明珠的視線對上。

“老子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麵殺了她,敢判老子罪的,隻管來,老子要是有半分害怕,就把名字倒過來寫!”

誰敢動他的家人,他非得把人撕成兩半不可!

“子瞻,把人放下吧。”

這時,明夫人走了過來,明子瞻氣得脖子上的青筋都在突突跳。

“母親,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要害阿玉,還留著她的命過年嗎?”

明夫人沉聲道:“此事牽涉到的,不僅是我們明家,長樂郡主更是險先丟了性命,想來長公主殿下必然是不會輕易放過此等心腸歹毒之人,是嗎殿下?”

就算是要殺人,也完全不用臟了他們明家的手。

當然,明夫人會這麼選擇,也是因為這次明玉非常好運的躲過去了,要是受傷的明玉,哪怕是殺人償命,明夫人都不會放過裴凝荷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