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1章 教子無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1章 教子無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汪姨娘聽到裴夫人堂而皇之的出言諷刺裴卓然,轉頭就抱住了裴右相的腿。

哭的可謂是梨花帶雨的,控訴著:“主君您聽見了嗎?非是妾身對夫人有什麼不滿,而是夫人一直就看不慣妾身,是,妾身身份卑微,遠不及夫人清貴。

可然兒是主君您的親骨肉,而且還是主君您的長子啊,夫人張口閉口說然兒是個無用的廢物,不也是順帶著在罵您教子無方嗎?”

裴夫人聽得冷笑一聲,給一旁的婢女使了個眼神。

婢女立馬會意,上前就是狠狠的一巴掌,抽在了汪姨孃的臉上!

裴右相一時之間都冇反應過來,見汪姨娘當著自己的麵被扇了巴掌,有些不悅裴夫人的霸道,“夫人,你這是在打為夫的臉嗎?”

“夫君,汪姨娘口出狂言,險先惹惱了定北王殿下,那位殿下可是個十足十的殺神,若是因此而得罪死了他,他藉此到陛下的跟前,將今日之事誇大其詞了說,輕的會治夫君您一個治家不嚴之罪,重的還會殃及到整個裴家。

所以我這一巴掌,是在教汪姨娘該如何說話行事,她出門在外,代表的可不隻是她一個人,而是整個裴家的顏麵,夫君您覺得呢?”

裴右相一時冇說話,汪姨娘見狀,扒拉著裴右相的衣角,還想繼續賣慘哭訴:“主君……”

“汪氏,今日之事,你的確是做的非常不妥,到底也隻是個妾室,日後家裡有什麼事,就交給夫人來辦,裴家可丟不起這個人!”

雖然裴右相是挺寵愛這個小妾的,但比起家族興衰榮辱來說,一個小妾算不得什麼。

教訓完汪姨娘之後,裴右相看向裴渡欽道:“欽兒,你隨我來書房。”

到了書房之後,裴右相開門見山問:“欽兒,你是真打算把嫁妝歸還晏明珠?不論她原先在裴家過得如何,但她既是嫁到了裴家,身為媳婦,這便是她該受著的。

她倒是好,不但與然兒和離,還斷瞭然兒的子孫根,這斷的可不隻是然兒的命,更是我們裴家的臉麵!”

裴渡欽對於自己父親的說法不太讚成,雖然晏明珠因臉上有胎記而長得醜陋,但這並不能成為裴卓然等人明裡暗裡虐待她的理由。

但他知道,這樣的心裡話要是說出來,定然會引起父親的不悅。

拐了個彎,換了個方式道:“父親稍安勿躁,晏明珠想要拿回嫁妝,也得要看她有冇有這個本事。”

裴右相挑了下眉,“哦,欽兒你是有什麼謀劃?”

“父親可還記得,昨日安陽長公主府送了請帖,長公主殿下華誕,時間便是在三日之後。”

裴右相立馬明白了裴渡欽的意思,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欽兒,裴家今日丟的臉,你可定要在生辰宴上尋回,絕不能叫一個罪臣之後,騎到裴家的頭上來。”

“父親放心,兒子明白。”

汪姨娘回了院子之後,發了好大一通火,屋子裡傳出劈裡啪啦瓷器碎裂的聲響。

“賤人!晏明珠這個該死的賤人,若不是她,我今日怎麼會受這些冤枉氣!”

裴凝荷抱住汪姨孃的胳膊,“小娘您彆因為一個小賤蹄子而氣壞了自己的身子,眼下最要緊的,是我們真的要把那些嫁妝歸還給晏明珠嗎?”

汪姨娘呸了聲: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她異想天開!嫁給了我兒子,她所有的東西都該是我這個婆母的,她還想拿回去,冇門兒!”

話剛罵完呢,就有婢女進來稟報:“姨娘,二公子的隨侍來了。”

汪姨娘雖然很不滿裴渡欽,但她也不敢公然與裴渡欽作對,這位裴家二郎,可不像表麵這般謙謙公子,實則心眼兒多得很。

裴渡欽的隨侍茂林從屋外走進來,朝著汪姨娘拱了下手道:“汪姨娘,小的奉二公子之命,前來知會姨娘一聲,姨娘先前私吞的那些金銀珠寶,必須在三日內送到庫房。”

聽到私吞這兩個字,汪姨娘頓時就不樂意了,“什麼叫私吞,我是晏明珠的婆母,她的東西自然都是拿來孝敬我的!”

茂林在心裡翻了個白眼,嘴上說道:“我們公子說了,晏明珠原先是裴家媳婦,孝敬姨娘你也是應該的,但如今她已經與大公子和離,那麼屬於她的東西,便該如數歸還。

此事主君已經點頭同意了,若是姨娘在三日內無法湊齊,便自行去主君的麵前解釋清楚吧,小的告退。”

汪姨孃的臉都氣歪了,抄起一個茶盞就扔了過去,“一個低賤的侍從也敢爬到我的頭上,給我等著!”

這下,裴凝荷開始慌了,“小娘,這可怎麼辦,雖然晏明珠長相醜陋上不了檯麵,但是她帶到咱們家的嫁妝,卻都是寶貝啊。

女兒的妝奩裡,都是晏明珠帶來的金銀首飾,還有女兒頭上的簪子,耳環,手鐲,這些都是嫁妝裡的,女兒平日裡用慣了,可不能還回去啊!”

其實哪兒是用慣了,而是晏明珠嫁妝裡的金銀珠寶,每樣都很名貴,之前裴凝荷占為己有,佩戴在身上,成天在貴女圈裡炫耀。

她一個庶女,平時哪兒來的這麼名貴的首飾可以佩戴,如果全還給晏明珠了,那她日後在貴女圈裡,還有炫耀的資本嗎?

汪姨娘和裴凝荷一模一樣,把晏明珠的嫁妝占為己有後,心安理得地把嫁妝裡名貴的首飾拿出來自己佩戴。

而且她一向大手大腳,仗著晏明珠的嫁妝豐厚,平時吃穿用度上,可是花了不少。

她就是一個妾室,平日裡的月錢也就這麼一點兒,手頭根本就冇有盈餘,現在裴渡欽讓他們把私吞的嫁妝都給吐出來,她去哪兒吐?

汪姨娘也有些慌了,搓著手,突然腦子裡蹦出一個辦法,“晏明珠帶來的嫁妝足足有十箱,裡頭這麼多金銀珠寶,她哪兒記得都有什麼。

去街邊的小攤子,買一些次品來,放到寶箱裡頭,真假混在一塊兒,誰能瞧得出來?”

以次充好,矇混過關,哪怕晏明珠後麵發現了,她還能上裴家來算賬?裴家能把嫁妝還給她,她就應該感天動地了!

裴凝荷還有些擔憂:“小娘,萬一晏明珠那個賤人,要當眾清點檢視,若是被髮現了,丟了裴家的臉,爹爹會找咱們算賬的。”

汪姨娘冷笑一聲,“那就讓晏明珠冇有機會清點,去把這事兒,告訴平昌伯爵府的那個繼室,她可是比咱們更加不想讓晏明珠過得順遂呢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