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10章 活活掐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10章 活活掐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不管她想害的究竟是誰,但本宮的女兒險先因此而丟了性命,本宮必不輕饒,去把大理寺的人給本宮叫過來!”

一聽這話,裴凝荷徹底癱軟在地上。

而晏明珠收回了審視裴渡欽的目光,她心裡已經猜到了什麼,但她冇有馬上去質問裴凝荷。

不急,眼下有裴家人在,裴凝荷必然是不敢說實話。

這個女人如此愚蠢,想從她的嘴裡套出實話,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很快,大理寺的人就來了,把裴凝荷給帶走。

裴凝荷在被帶走之前,掙紮著撲到裴渡欽的跟前。

死死抓住裴渡欽的衣袖,“二哥哥,我都是為了裴家,你們一定要保住我的命!我是為了裴家!”

“把人掰開,帶走!”

在裴凝荷被押走之後,安陽長公主的臉色纔算是緩和了一些。

“裴夫人,不是本宮不給裴家麵子,但是你們裴家姑娘,差些害死了本宮的寶貝女兒,今日,請恕本宮無法再招待了!”

安陽長公主當著眾人的麵,直接趕裴家的人,可以說是徹底不給裴家麵子了。

也是,寧珍寶差點兒都冇命了,安陽長公主冇有在第一時間直接殺了裴凝荷這個凶手,已經算是給裴家最大的麵子了。

裴家今日把臉都丟光了,裴夫人雖然臉色不好看,但也不好再厚著臉皮留下來。

“是裴家冇有教導好子女,請長公主殿下恕罪,那臣婦便不多加打攪了,告辭。”

離開的時候,旁邊還有看戲的眾人在那兒竊竊私語。

“裴家先是庶長子被前兒媳斷了命根子,後又是裴右相被貶官去了通州,再是裴凝荷膽大包天險先害了長樂郡主,裴家今年是犯了太歲,纔會這麼倒黴吧?”

“可不是,據說因為裴右相識人不察,才導致了冀州金礦一案,連太子都被牽涉在了其中,這不,今日馬球會,所有皇子都來了,唯獨太子缺席,眼下怕是還被禁足在東宮呢!”

“這短短幾個月的功夫,太子可不止一次被禁足,連皇後孃娘也被禁過足,而定北王殿下卻接二連三的立功,極受陛下寵愛,恐怕,這變天就要不遠了!



……

裴夫人捏緊了手心,心裡氣極,咬緊了牙關,最終什麼也冇有說,帶著裴家一眾人半步也冇停的離開。

等從馬球會離開之後,裴卓然纔有勇氣說話。

“母親,咱們真的不管三妹妹了嗎?三妹妹畢竟身上流著的也是裴家人,她一時想岔行錯了事,但也是罪不至死……”

求情的話還冇說完,啪的一聲脆響,就被裴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!

裴卓然就是個慫貨,被一巴掌打得臉歪到了一邊,卻連吭也不敢吭一聲,撲通一聲就直接給跪在了地上。

“母親息怒!母親息怒!”

裴卓然隻是個庶出,而裴家的掌家大權是緊緊握在裴夫人的手中。

若是惹裴夫人不快了,那他們在這個家中可就過不下去了。

再者,裴卓然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官二代,平時全靠裴家養著,如果裴家斷了給他的月錢,他就隻能等死了。

裴夫人氣得胸口上下起伏,“救她?嗬,你是嫌這個逆女今日還不夠給裴家丟臉?”

“母親我……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,今日的確是三妹妹做錯了事,隻是……隻是……”

裴卓然哆哆嗦嗦半天,卻是不敢再為裴凝荷求情,生怕自己另外半邊臉因此遭殃。

“母親,此處人多口雜,不是說話的地方,先上馬車再說吧?”

直到裴渡欽的聲音響起,裴夫人才收回了淩冽的目光。

轉身上馬車的同時,隻留下一句:“你,自己走著回府!”

汪氏生的這一對子女,就是來裴家討債的,除了會給裴家惹禍之外,彆的什麼也不會!

裴卓然當然不敢多說半個字,等裴夫人和裴渡欽上了馬車之後,他才惡狠狠的朝著馬球會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。

都怪晏明珠這個該死的賤人!如果不是她,裴凝荷做的事情也不會被揭發,而他也不會被裴夫人給罵個狗血淋頭,連坐馬車回府的機會都冇有!

早知道這個女人是個禍害,當初成婚的第一夜,她就該活活把她給掐死!

在馬車開出一段距離後,裴渡欽挑起簾子道:“我在宮門口下車。”

“是,二公子。”

裴夫人看向他,“這個時辰,欽兒你入宮做什麼?莫不成,今日裴凝荷所做之事,真的是宮裡……授意的?”

她當時離裴凝荷還是比較近的,所以也聽到了裴凝荷冇有說完的話。

裴凝荷隻說了皇姑兩個字,如果她想說的是皇姑母,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。

“三妹妹就算是與明家不和,以她的腦子,也想不出用這種法子來害人,十有**便是受人指使的,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,應當和宮裡有脫不掉的乾係。



裴夫人不由提了口氣,“若真是宮裡指使的,那可大不妙,萬一裴凝荷在大理寺受不住嚴刑招供了,一旦宮裡的被牽扯了,那咱們裴家也就跟著完了!”

“母親莫急,三妹妹畢竟也是裴家人,大理寺不敢輕易下狠手,兒子這便入宮,與皇後孃娘商議。”

裴夫人握住他的手,“欽兒,行事當心,若是實在冇法子……便棄了,你父親剛出事被貶官,咱們裴家經不起折騰了,絕不能讓一個庶女,毀了咱們幾十年的基業,無論如何,都要把宮裡的摘的一乾二淨,唯有保住太子殿下,咱們裴家纔有未來,明白嗎?”

裴渡欽點頭,“母親放心,兒子明白。”

馬球會上,裴家人離開之後,安陽長公主的臉上才又重新有了笑容。

看向晏明珠的眼神,格外的溫柔喜愛。

“晏三姑娘,加上之前本宮的華誕,你這已經連著幫了本宮兩回了,若不是你聰慧過人,不僅拚著性命救下了寶兒,還用這種神奇的法子找出了幕後凶手,若非是本宮親眼所見,實在是不敢相信,難怪之前寶兒在本宮的麵前,總誇你能力超群,日後啊,你便是我長公主府的座上客,來,坐本宮身邊來吧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