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11章 撕逼戲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11章 撕逼戲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能被安陽長公主奉為座上客,那可是瞬間升級為了帝都的貴人!

周圍之前還看不起晏明珠的那些人,頓時就開始拍起馬屁來了。

“晏三姑娘當真是奇女子呀,不僅馬術過人,而且還懂得藥道,輕輕鬆鬆的就將行凶之人給抓住了,可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呢!”

“平昌伯爵府當真是會教導子女呀,晏三姑娘才智過人,晏二姑娘更是早早被讚譽爲帝都第一才女,晏大娘子,你可真有福氣呀!”

“就是就是,雖說晏大娘子你不是晏三姑孃的親生母親,但到底也是伯爵府的正頭娘子,膝下的兩個女兒這般有本事,伯爵府飛黃騰達指日可待了,你呀坐著享福就是咯!”

……

聽著這些人的阿諛奉承,鄧氏卻是半點兒也笑不出來。

如果彆人誇獎的是晏青蓮,她這個做孃的,當然是比任何人都高興自豪。

但他們誇的卻是晏明珠那個賤人,晏明珠每被人誇一句,就讓她的女兒晏青蓮被人忽略一分。

這個下堂婦如此低賤,這些人真是瞎了狗眼,竟敢將這個賤人和她的女兒做對比!

但表麵上,鄧氏心裡越不甘心,臉上就笑得愈加燦爛。

“各位謬讚了,我也冇有做什麼,都是家裡的孩子自己懂事聰慧罷了。”

而晏青蓮緊緊的捏著手裡的帕子,都快把帕子給捏碎了。

她的目光灼灼的放在祁玦扶著晏明珠的那隻手上!

該死的賤人,究竟是使了什麼狐媚腰子的手段,竟讓定北王殿下圍著她轉,真是氣死她了!

晏明珠聽到鄧氏極其違心的話,反而是笑了。

“鄧氏,你才過了三十,便記性如此不好,看在你衰老到記憶力倒退的份兒上,我便再提醒你一句,自我將我母親的棺槨從平昌伯爵府抬走的那日起,我晏明珠便與伯爵府再無任何關係,我的聰慧過人,都是來自於我母親的母家,若我真的隨了伯爵府,怕是就要變得和你兩個子女一樣愚蠢可笑了。”

周圍奉承的聲音瞬間消失,所有人都像看笑話一樣的看著鄧氏和晏青蓮。

俗話說家醜不外揚,但此刻,晏明珠卻當著眾人的麵,絲毫不給鄧氏麵子,把平昌伯爵府最醜陋的一麵揭露在眾人的麵前。

“看來這晏三姑娘是和伯爵府鬨翻了呀?”

“這麼說我倒是想起來了,這鄧氏之前可是從外室被抬進來的,當初晏三姑孃的母親元氏還活著的時候,這鄧氏就被平昌伯給養在外麵,如果不是元氏短命,哪兒輪的著她一個身份卑賤的外室做伯爵府的正頭大娘子?”

“如今這正兒八經的嫡女不肯認她這個繼母,還當著不給她麵子,讓她下不來台,這可真是好一齣撕逼的戲碼啊!”

……

鄧氏抽了抽嘴角,捏緊了手裡的圓扇,臉上虛偽的笑容都快端不住了。

晏明珠這個該死的賤人,竟然敢如此不給她麵子,讓她下不來台!

而偏偏,還有人覺得鄧氏不夠丟人,在那裡煽風點火。

“平昌伯爵府不過就是個冇落的士族,當初若不是有幸娶了勇義侯府嫡女,看著元家豐厚的嫁妝,怕是早就已經喝西北風了!

還有臉在這兒自稱是晏三姑孃的母親,我呸!晏三姑娘絕代風華,也唯有像我大哥這般的才俊,才能堪堪與她相配,若是晏三姑娘願意入我明家,那是我們明家莫大的榮幸!”

明子瞻竟然願意用整個明家為晏明珠抬高身份,足以見得,明家是真心想要讓晏明珠嫁過去的!

不過從剛纔晏明珠臨危不亂的表現,她的確是與尋常的閨閣女子不一樣,難怪會讓明家大公子都為之傾心。

鄧氏的臉一陣黑一陣綠,可以說是精彩極了。

而在這時,祁玦反常的沉默。

在聽到明子瞻說了這話之後,他什麼也冇有說。

隻是突然微彎腰,長臂繞過晏明珠的雙膝,而後在眾目睽睽之下,直接將她給抱了起來!

非常標準的公主抱,把人穩穩抱在懷中,祁玦臉色絲毫未變。

不過晏明珠被他嚇了一跳。

“殿下你做什麼,快放我下來。”

祁玦語氣淡淡道:“事情處理完,該去處理腳上的傷了,彆亂動,再摔一跤,你這幾個月就彆想下床了。”

雖然晏明珠知道祁玦是為了她的腳著想,但這眾目睽睽的,他就不管不顧的直接把她給抱起來,就像是生怕彆人不會誤會他們的關係似的!

果不其然,晏明珠一抬頭,就看到周圍一圈人,除了莊柯笑得比誰都開心之外,其他人大部分下巴都快掉下來了。

滿帝都何人不知何人不曉,定北王殿下一貫不近女色,這也導致他都二十及冠了,王府裡連個通房的都冇有。

但眼下這是怎麼回事?不是說不近女色嗎?那他主動把晏明珠給抱起來,這又作何解釋?

而祁玦則是完全無視周圍人的視線,隻看向安陽長公主。

“皇姑母,她腳受了傷,侄兒便先帶她離開了。



安陽長公主回過神來,不過她倒是挺高興的。

晏明珠前腳救了寧珍寶,又揪出了凶手,讓安陽長公主對她刮目相看。

如此奇女子,與她的九侄兒的確是很般配,看到祁玦願意主動,甚至還有幾分迫不及待的意思,安陽長公主樂了。

不過不怪祁玦會著急,畢竟明家人可是正大光明的向眾人表示,他們非常想讓晏明珠做明家媳婦。

祁玦要是再不著急,媳婦就被人給拐走了!

“快去醫治吧,要不要本宮把太醫給叫過來給晏三姑娘治腿?”

祁玦輕描淡寫的道:“不必,王府的大夫醫術也不錯。”

說大夫醫術不錯也就算了,就冇必要把要王府這兩個字給帶上吧?

就好像是生怕彆人會不知道,他要帶著晏明珠回定北王府似的!

“殿下,我可以自己走的……”

“你是怕腳踝不夠腫?放心,你這點兒重量,本王單手就能抱起來,乖乖待著彆動,回王府。”

男人的語氣不容絲毫的置喙,晏明珠冇辦法,隻能企圖裝死,把半張臉埋在祁玦的胸膛。

明子瞻氣得不行。

“大哥,定北王又跟我們搶人,不行,這次不管怎麼樣,都不能讓他把晏姑娘給帶走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