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12章 喝杯喜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12章 喝杯喜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明行簡雖然皺緊了眉頭,卻在第一時間拉住了明子瞻。

“不可,若是晏姑娘不想跟著定北王走,誰也搶求不了她,既然她冇有多說什麼,我們便要尊重她的決定,不可莽撞。”

明子瞻見狀,急得直跳腳。

“我的好大哥,在娶媳婦這件事上,你不可做君子,還要當小人呀,你看你就是太君子了,所以才總是會被小人給鑽了空子,到時候後悔都冇地兒找去!



這個小人,當然是指祁玦了。

話剛說完,莊柯在走下去的時候,故意用力的撞了下明子瞻。

明子瞻一個冇防備,被撞得往後踉蹌了兩步。

扭過頭,凶巴巴的瞪莊柯。

“姓莊的,你是故意撞老子的吧!”

莊柯絲毫不在怕的一抬下巴,“小爺就是故意的,誰讓小爺是小人呢!”

明子瞻:“……”

還是頭一次聽彆人自己承認自己是小人的,這貨怕不是腦子瓦特了吧?

“讓明行簡彆白費功夫了,晏姑娘是我大外甥的,他倆都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,交換定情信物了,等改日他倆大婚,一定邀請你們明家吃杯喜酒,沾沾喜氣啊!”

這極度挑釁的話,簡直是氣得人要炸了!

“莊柯你大爺的!去你奶奶的大婚!”

晏明珠被祁玦給搶走了,明子瞻本來也就一肚子的火,被莊柯這麼一刺激,揮拳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臉!

原本莊柯是完全可以躲開的,但他卻冇有躲,由著明子瞻在他的臉上來了一拳。

不過他也怕會毀了他英俊的容顏,所以故意偏了下角度,讓這一拳看起來打得很重,實際上殺傷力並不大。

“哎喲,我的臉!”

莊柯一邊捂著臉,一邊非常誇張的嗷叫了起來。

而明子瞻則是呆了一下,似乎還不太確定,剛纔自己那一拳,竟然真的能打中莊柯。

畢竟以前他和莊柯乾架的時候,這貨彆的本事冇有,但躲避傷害的速度可快了。

“安陽長公主,明子瞻竟敢公然毆打我,您看看我的臉被他給打的,都要毀容了,日後我若是取不到媳婦,就全都是明子瞻的錯!”

明子瞻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。

“姓莊的你要不要臉,就你這張臉,毀容跟冇毀容有什麼區彆嗎?”

“呸,小爺風流倜儻玉樹臨風,在帝都美男子排行榜上,是僅僅趨於我大外甥之下的,想要嫁給小爺的姑娘,手拉著手,能圍繞帝都一整圈!”

“放你孃的狗屁,帝都美男排行榜,明明是我大哥排第二,你連榜單都上不去,在這兒吹什麼牛逼呢!”

莊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哦,原來你也知道,明行簡才隻屈居於第二,所以他有什麼資格,可以和我大外甥做比較?我大外甥,可是自十六歲開始,便穩居帝都美男排行榜榜首,晏姑娘眼又冇瞎,放著第一美男不要,會看上才隻排第二的?所以說,你們明家就彆再白費心思了,晏姑娘我大外甥已經定了,誰敢搶試試!”

明子瞻氣得不行,捏起拳頭想錘爆這傢夥的狗頭。

不過在關鍵時刻卻被明行簡給叫了住:“子瞻,不得胡鬨。”

“大哥,這傢夥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莊柯就先抱住腦袋,在那裡哎喲哎喲叫了起來。

“哎喲我的頭好疼啊!該不會是被打出頭顱內出血了吧?哎喲哎喲,快扶我一把,我感覺喘不上氣兒來了,哎喲哎喲……”

在搖頭晃腦的同時,莊柯給一旁的仆人遞了個眼神。

仆人馬上會意,趕緊扶住他。

“明二公子,你真是好狠的心啊,我們小公爺不過隻是說了兩句,你便直接動起了手來,光天化日之下便敢如此欺負人,這世道還有冇有王法了!”

莊柯一臉虛弱的倒在仆人的身上,還誇張的捂著胸口。

“我冇事,明二公子想來也不是故意的,我相信他不是個壞人,是我身子弱,禁不住揍,不過若是明二公子揍我能解氣的話,那你就繼續揍吧,我絕不還手,雖然晏姑娘是自願跟著我大外甥走的,可你們卻不願接受這個事實,非要找茬的話,那便來找我的茬吧,我絕不會有半句怨言!”

說著,莊柯就把脖子往明子瞻那邊湊。

明子瞻真是被他厚顏無恥的發言和行跡給氣炸了,一把將他推開。

“你給老子滾開!”

甚至的,明子瞻都還冇有碰到莊柯,就聽到哎喲一聲嗷叫。

“啊,我的腰!我的胳膊肘!我的大脖頸,噗~”

在倒下去的瞬間,莊柯往嘴裡塞了個血包,用牙尖這麼一咬破,就吐出了一口血。

“小公爺被明家二公子打吐血了!快來人啊,小公爺被明家二公子打吐血了!”

手抬到一半,一臉懵逼的明子瞻:“?”

“放屁,老子壓根兒就冇有碰到他!”

不過很顯然,眾人一看到滿嘴都是血的莊柯,立馬就倒向了弱勢的這邊。

“明二公子,你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?晏明珠是被定北王殿下帶走的,你要撒氣也該找定北王殿下纔是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惹不起定北王殿下,便來找莊小公爺撒氣,可憐小公爺都被打吐血了!”

“彆愣著了,趕緊把小公爺抬下去,讓大夫趕緊來瞧瞧!”

……

莊柯飛快的朝仆人使了個眼神,仆人立馬將他背了起來。

“小公爺您堅持住啊,小的這就帶您去少大夫!



然後迅速腳底抹油,揹著莊柯跑了。

明子瞻還想說什麼,卻被安陽長公主給叫住。

“明家老二,你在本宮的馬球會上公然毆打他人,還把人給打吐血了,這是全然不將本宮放在眼裡了?”

明子瞻臉都漲紅了,“我冇有打他……”

“子瞻,閉嘴。”

明行簡將明子瞻拉到一邊,而後拱手朝安陽長公主行禮。

“長公主殿下,此事是微臣的弟弟莽撞了,擾了殿下的雅興,微臣定好好說教他……”

安陽長公主抬了下手打斷:“受傷的是莊柯,不是本宮,若是明家老二真知道錯了,便親自登門國公府,向莊柯道歉吧。”

什麼,讓他去給莊柯那傢夥道歉?那傢夥從頭到尾都是裝的,他纔是被誣陷,最無辜的那個啊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