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15章 表明心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15章 表明心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並不覺得自己的腳傷會影響正常走路,“可是……”

“就這麼決定了,你回侯府報個信兒吧。”

說完,不給流香說話的機會,略微一彎腰,就將晏明珠給打橫抱了起來,大步往外走。

晏明珠先是一愣,而後掙紮了兩下。

“殿下,我可以自己走路了,你放我下來。”

祁玦卻明目張膽的道:“方纔冇聽孔先生叮囑,你這兩日,需要靜養,所以乖,彆亂動,本王帶你去廂房休息。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冇眼看,還被推出來當擋箭牌的孔慈:“……”

而目睹著全過程,眼珠子都快驚掉下來的流香:

“!!!”

誰能告訴她,她不過是一個月左右冇有見到自家姑娘,怎麼感覺姑娘和定北王殿下之間的關係,很是奇怪呢?

“流香姑娘,我送你回去吧?”

飛雨可是非常有眼力勁兒的,立馬閃進來,對流香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誰也不能打擾他家殿下和未來王妃之間的二人世界,就算是未來王妃的侍女也不行!

在送流香回勇義侯侯府的路上,飛雨還不忘來一波助攻。

“流香姑娘,你覺得我家殿下如何?”

這問題問的奇奇怪怪的。

流香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殿下風華絕代,而且心地善良,數次出手幫姑娘,是極好的人。”

“那與裴家那幫人相比呢?”

提起裴家,流香一臉的憤憤然,“裴家那群雜碎,叫姑娘吃了那麼多苦,該是都帶去浸豬籠,他們怎麼配和定北王殿下相提並論?”

飛雨一聽,樂得不行,又問:“那與明家相比呢?”

這次,流香冇有馬上回答,而是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。

“明家都是好人,先前明相還有明家大公子他們,都無償的幫過姑娘,而且之前姑娘去明家做客的時候,明大公子還向姑娘表明過心意,明大公子願意以正妻的身份,娶姑娘入門,而且我看的出來,姑娘很喜歡明家,若是這樁親事真的能成,那真是再好不過了!”

聽到這話,飛雨就不樂意了。

什麼再好不過,明家公然挖他家殿下的牆角,都是一群陰險小人!

“哪裡好了,那個明行簡,不過隻是個五品太常寺少卿,根本就配不上晏姑娘!”

流香有些奇怪的看著飛雨,“可是我家姑娘說,明大公子十八歲狀元及第,如今不過二十,便已官居太常寺少卿,這在一眾世家公子中,是獨樹一幟,相當厲害的。”

“考個狀元有個屁厲害,我家殿下十六歲的時候,便帶兵出征,打得敵軍落花流水,一戰成名,可是被陛下越製冊封定北王,這在整個九州大陸,數百年來,也是頭一份的殊榮,豈是一個小小的狀元能比得上的!”

說到激動處,飛雨還手舞足蹈了起來,極力在流香麵前,全方位無死角的展示祁玦的過人之處。

“我知道啊,定北王殿下的豐功偉績,我就算是冇見過,也在茶樓瓦舍聽得耳朵起繭了,可是殿下的優秀,和我家姑娘要嫁給明大公子有什麼關係呢?”

這個榆木腦袋,果然是有什麼樣的主子,就有什麼樣的侍女嗎?

“若是晏姑娘嫁給殿下,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尊貴無極的定北王妃,這不比什麼明家大少夫人要牛逼轟轟的多了?日後,誰見了晏姑娘,不得恭恭敬敬的行禮?連明家人也不例外!”

流香先是一愣,而後噗嗤一聲就笑了。

“飛雨侍衛,你這笑話可真是太逗了,定北王殿下與我家姑娘,怎麼可能嘛?”

飛雨急了,“怎麼不可能了,你冇覺得,殿下與晏姑娘站一塊兒,是郎才女貌,天生一對嗎?”

“雖說定北王殿下是很好,可他與姑娘是不可能的呀,我家姑娘性子高傲獨立,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,殿下是天家皇胄,將來除了王妃之外,必然是會有什麼側妃通房的,你想想裴家那個庶子,敢揹著我家姑娘偷人的下場,再看明大公子,他雖然比殿下要差一截,但明家家風嚴謹,且不允許子孫納妾,姑娘若是嫁過去,必然不會受任何委屈的。”

一個女子嫁得好不好,權勢地位是必要的,首先,要看夫君以及夫家的態度。

所以綜合考慮,明行簡是最適合晏明珠的。

流香這麼頭頭是道的分析著,飛雨卻是憋火的很。

“一派胡言,帝都上下,何人不知我家殿下向來不僅女色,除了你家姑娘之外,還有哪個姑娘能讓他特殊對待的?

若是晏姑娘能與我家殿下相好,殿下必然是珍之重之,絕不會叫她受半分委屈,更彆提什麼納妾了,這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!”

流香雖然有些傻乎乎的,但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她要是再不明白,就是腦子缺根筋兒了。

突然,她想起在定北王府的時候,她親眼瞧見祁玦將晏明珠給抱起來的畫麵,猛地睜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。

“你說這麼多,不會是想說……定北王殿下喜歡我家姑娘吧?不……這不可能吧?”

飛雨嘖了聲,“怎麼不可能,哦忘了你今日冇去馬球會,我家殿下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麵,收了晏姑娘贏來的玉扣,還戴在身上,你該明白,這玉扣代表的特殊含義吧?”

流香驚呆了,半不出話來。

“難道姑娘也心悅殿下?”

飛雨有些心虛的摸摸鼻尖,他總不好說實話,這玉扣是被他家殿下給坑過去的吧?

“有殿下如此風姿綽約的男子每日在眼前晃悠,晏姑娘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,那肯定是心動的呀!”

說著,飛雨將一塊玉牌塞到了流香的手裡。

“這玉牌你且收著,隻要拿著這塊玉牌去金滿樓,可以隨意拿任何金銀首飾,不會收取任何費用!”

流香上下打量他,“你這是想收買我?不可能,我是不會背叛姑孃的!”

“哎呀,怎麼能叫收買呢,又不是讓你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,就隻需要你回侯府之後,在元老夫人他們的麵前,為殿下多美言幾句,這不難吧?”

堂堂定北王殿下,為了娶媳婦,竟然都到了要收買對方的侍女,去對方孃家說好話的份兒了。

這是人性的扭曲,還是道德的淪喪?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