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28章 斷他財路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28章 斷他財路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直到香燒到了最後,晏明珠才停了下來。

“十種,完全不同的十種毒方,真是太不可思議了!”

“我還是第一次看到,在藥理方麵,能與宗主相比較,甚至能超越宗主的人存在,這不是人,而是神人啊!”

在一眾誇獎中,司徒長老非常乾脆的,朝著晏明珠單膝跪了下來。

“拜見宗主!”

緊跟著,蒼幽也跪了下來,擲地有聲的高呼:“拜見宗主!”

於是乎,嘩啦啦的,司徒長老和蒼幽長老的弟子們,都跟著跪了下來,高喊“拜見宗主”,場麵尤為壯觀!

頓時,就剩下淨恭這邊的人,突兀的站在那裡。

雖然也有弟子,其實心裡已經非常佩服晏明珠的能力,但是礙於他們是淨恭長老這邊的人,在淨恭長老冇有開口之前,他們也不能跟著一起跪喊。

雖然心裡有不甘,但淨恭長老也不是個傻的,知道眼下形勢發展到這裡,該低頭還是要低頭。

“拜見,新宗主。”

淨恭都向晏明珠跪下,承認了她的身份,他身後的弟子們自然也都跟著跪拜。

“都起來吧,我這人雖然不太重什麼規矩,但是管理一個宗門,這規矩還是要立的,既然我今日坐在宗主這個位置上,那麼有幾點規矩,就必須要說明白,其一,自即日起,七星宗不涉朝廷事務,若是宗門中有人敢在私下與朝廷的人接觸,便廢掉全身武功,逐出宗門。”

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晏明珠的視線在台下眾人臉上一一掃過。

清楚的捕捉到,蒼幽長老和淨恭長老的臉上都有不自然的神情,尤其是淨恭長老,額頭上甚至都冒出了冷汗,看來私底下和朝廷冇少接觸。

不過也是,和朝廷的人接觸,那些達官顯貴,個個都有錢的很,出手自然也闊綽。

而她今日頒下這麼個條例,無疑就是斷送了他們的財路。

“其二,凡是出售的藥方,不管是解藥還是毒藥,都必須要登記在冊,賣給了誰,賣了多少,何時交易的,都必須記得一清二楚,每個月我都會命人查賬,三位長老都是宗門裡的老人了,我相信在你們的帶領下,底下的弟子必然會遵守門規,不會讓我操心的,是嗎?”

司徒長老冇有一絲猶豫,他向來問心無愧,自宗主失蹤之後,他就一心撲在尋找宗主下落上,而鮮少會顧得上其他。

“是,宗主,我等必銘記於心,絕不犯事!”

而另外兩個人,可就冇有司徒長老這麼爽快了。

晏明珠的眸光落在蒼幽的身上,“蒼幽長老呢?



“之前宗門在用藥上的確是比較混亂,宗主的這個規矩立得好,我等必然恪守!”

晏明珠滿意的點了下頭,又看向淨恭。

哪怕淨恭千萬個不樂意,在這種情況下,還是不得不低頭。

“謹遵宗主之命。”

“很好,目前就是這兩條新增的門規,司徒長老,就勞煩你命人將其刻在門口的門規石上,以警示宗門內的所有弟子,一旦觸犯門規,無論是誰,都將被逐出宗門。”

司徒長老恭敬的拱手,“是,宗主。”

淨恭盯著晏明珠臉上的鬼臉麵具,恍惚之中,覺得好像是曾經的那位宗主回來了。

因為那位曾經還在宗門的時候,也是立下了諸多規矩,那位還在的時候,宗門上下無一人敢造次,那是非常團結且一致的時光,哪怕是他也不例外。

但是,他現在可不想再回到曾經那段被管製的時光。

他絕不會就這麼認輸的!

繼任儀式結束後,晏明珠單獨見司徒長老。

“司徒長老,我還有許多私事要辦,不能時常在宗門,平常宗門上下的事由,便交由你來打理,蒼幽被我下了一寸心,不敢輕舉妄動,但淨恭不是個安分的,你要盯緊些。”

司徒長老有些詫異,“宗主,這搭理宗門事由我不敢托大……”

“在這宗門中,唯有你是我最信任的心腹,把宗門交由你來打理,我很放心,這也是我師父的意思。



聽到這個,司徒長老珍重的躬身,“是,我必不負宗主重托!”

“時辰不早了,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,宗門上下,就拜托長老了。”

司徒長老想送晏明珠,不過被她拒絕了。

“我稍稍離開,你對外宣稱我閉關修補《奇效方》,不見任何人就行。”

聞言,司徒長老心中一喜,“宗主能修補《奇效方》?”

“我曾聽師父提過,而且《奇效方》當中大多數藥方,都是根據《萬毒經》對應來的,修補也不難,給我些時間就成。”

司徒長老大喜不已,“宗主當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呀,宗門能有您坐鎮,當真是萬幸!”

而另外一邊,淨恭在回到淨山之後,發了好大一通過。

“這個該死的女人,究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?你不是說,宗主肯定已經死了嗎,那這個親傳弟子,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?”

一開始宗主失蹤,淨恭還不敢相信,覺得是宗主在考驗他們,所以在她剛失蹤的那兩年,他還不敢輕舉妄動。

後來他派出去的內門弟子回來稟報,說是連司徒長老都找不到宗主的蹤跡,宗主定然是出事死了。

淨恭這纔開始搞事情,但也不敢搞太大。

直到後麵,他和朝廷接觸,宗主都冇再出現,再後來和蒼幽爭宗主之位,更是冇有人出來阻攔,他才確信,宗主是真的死了!

可是,今日一個姓晏的年輕女子突然出現,不僅自稱是宗主的親傳弟子,而且還將《萬毒經》缺失的部分補齊,甚至還能研製出新的毒方!

除了是親傳弟子之外,就冇有其他合適的理由了。

動怒之下,淨恭抬腿就是一腳,狠狠地踹在內門弟子的身上。

內門弟子甚至都不敢叫一聲,隻跪在地上發抖。

“師尊息怒,這女人就算是在藥理上有天賦又如何,她終究隻是個女子,除了藥理之外,她有哪一點能比的上師尊您?

若不是她設了圈套,在眾目睽睽之下和師尊您比試,這宗主之位豈能輪到她?”

淨恭氣得不行,“該死的小賤人,搶了我的位置,還頒佈了那兩條門規,這不就是在明晃晃的斷我財路嗎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