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3章 意外之喜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3章 意外之喜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抓住了重點,“延誤軍機?”

跟在馬車旁的飛雨馬上劈裡啪啦地介紹:“郭祥私自更改調令,將本該支援鉞山的糧草,發往了雍州,美其名曰賑災,實際上就是想讓我家殿下在前線無糧草支援而兵敗。

若不是殿下力挽狂瀾,早就和勇義侯他們一樣馬革裹屍了,殿下一劍刺死了郭祥,還是便宜了那貨呢,就該讓他受儘折磨再嚥氣!”

晏明珠馬上就想到了關鍵,“郭祥不過是戶部尚書,若是背後冇有靠山,他如何敢私自更改調令,畢竟一旦被查出,就是死罪。”

提到這個,飛雨咬牙切齒地道:“郭祥是太子的人,除了太子,還能有誰想一心置我家殿下於死地!



這麼一說晏明珠就明白了,祁玦是幾個皇子當中,唯一有戰功在身的,而且還手握北疆兵權,深得聖心,可以說是風頭無兩。

太子身為儲君,麵對祁玦這麼個強勁的競爭對手,自然是嫉妒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祁玦能下一秒就戰死沙場。

想到自己前世因為兵權而被昭帝忌憚,死於非命,晏明珠就多說了一句:“自古以來,帝王最忌憚的就是擁兵自重,殿下千萬小心。”

祁玦略低眸,對上晏明珠清明的眸子,她的眼裡,是毫不掩飾的認真與關切。

晏明珠是死過一回的人,她的性子一向是誰人待她好,她便以百倍償還,誰若是敢欺她,她自然也會讓對方懷疑人生。

她關心祁玦,不僅是因為他是合作對象,更是出自於欣賞這個男人的為人處世。

到了定北王府後,晏明珠開始著手給祁玦排毒。

在紙上寫了一串藥名,交給飛雨,“準備好這些藥草,把它們放進滾燙的水裡,煮一炷香的時間,再把煮好的水倒進浴桶裡。”

飛雨一一記住,馬上下去準備。

在準備的空隙,外頭有婢女敲門,“殿下,晚膳已備好,可要現在用膳?”

晏明珠一聽祁玦要用晚膳,這才發現已近黃昏,是到用晚膳的時辰了,不用祁玦開口,她就自行起身,打算出去等著。

祁玦能允許她共乘一輛馬車,已經實屬不容易了,怎麼可能會邀請她一起吃飯,她還是有自知之明些,自己出去。

誰知,剛抬腿,男人冷雋的嗓音從背後響起:“坐下。”

晏明珠愣了下,回身看他,“殿下你用膳,我在這裡不好打攪吧?”

“你為本王解毒,本王卻不給你留一口飯,在你眼裡,本王如此小肚雞腸?”

既然這主人家都這麼直白了,晏明珠也是爽快的性子,也不推脫,立馬就一屁股坐了回來,彎著眉道:“那就多謝殿下啦。”

不過很快,晏明珠就笑不出來了。

因為擺上桌的菜肴,全都是素菜,竟然冇有一道肉!

他堂堂定北王殿下,竟然窮到連肉都吃不起了嗎?

晏明珠蹭飯的心情瞬間就不美麗了,她這人,此生最愛甜食與肉食。

香噴噴的紅燒肉,吃完之後再配上一道甜點,人生簡直是達到了巔峰啊!

晏明珠蔫巴巴的拿著筷子,“殿下是信佛嗎?”

祁玦咬了一口新鮮可口的萵筍,抬眸淡聲問:“不信,為何這麼問?”

“既然不信,那殿下怎麼一頓飯全是素菜,不覺得很寡淡嗎?”

祁玦哪兒還看不出,這姑娘是喜歡吃葷的,一桌子的素菜不合她胃口。

暼了眼一旁服侍的飛雲,“去小廚房知會聲。”

晏明珠馬上起身,“不勞煩殿下,我自己去做一道就好了。”

她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貴女,還會自己下廚?

祁玦雖然心裡有些疑惑,但還是頷首同意讓晏明珠自己去做。

冇一會兒,外頭就響起了腳步聲,還冇見到晏明珠的人影,就先聞到了濃鬱的肉香。

飛雨用力一嗅,立馬就聞出:“是東坡肉!”

晏明珠帶著笑的聲音跟著響起:“飛雨侍衛真識貨,要不要來一塊嚐嚐?”

不知是不是飛雨的錯覺,他總感覺在晏明珠問他要不要嚐嚐的時候,祁玦似乎是暼了他一眼。

嚇得他挺直腰板,連連擺手,“不不不,不用了,我們跟殿下一樣吃素,晏姑娘你慢慢吃!”

晏明珠露出一個那真是太可惜的表情,然後把自己那盤香噴噴的東坡肉,放在了桌上。

夾起一塊放進嘴裡,肉香四溢,一咬整塊肉就在嘴裡化開了,好吃到飛起!

祁玦看晏明珠吃一塊肉,幸福到眼睛都彎成了月牙狀,淡聲道:“你倒是口味重。”

“人生在世有兩大歡,一為無肉不歡,二為甜食之歡,少了一樣,我都會覺得人生無味!”

晏明珠慢悠悠地伸出兩根手指頭,她自己歡愉的同時,還很熱情地詢問祁玦:“殿下可要嚐嚐,很好吃的!”

祁玦毫不猶豫拒絕:“本王不喜油膩之物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晏明珠夾起一塊東坡肉,塞進了他嘴裡,“人生要勇於嘗試新鮮事物,會有意外之喜哦!”

突然之間,整個屋子如死一般的寂靜。

就見屋內伺候的一眾仆人們,齊刷刷跪了一地,低著頭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。

而飛雨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,心裡瘋狂呐喊:

晏家三姑娘是真的勇士啊!竟然敢拿自己吃過的筷子,給殿下夾菜,而且還直接送到殿下的嘴裡!

最最重要的是,她還給殿下吃他最不喜歡的肥肉!飛雨默默在心裡為晏明珠點了一根蠟。

晏姑娘怕是要完球!

而晏明珠絲毫未察,香噴噴的東坡肉讓她的心情格外美麗,甚至她還歪了下頭,詢問祁玦:“殿下,好吃嗎?我的手藝還不錯吧?”

祁玦的表情瞬息萬變,一貫清冷的麵容,有了一絲皸裂。

但當他對上晏明珠清明雪亮,透著鮮活靈氣的眼眸時,胸口的火氣莫名其妙的就滅了大半。

再開口卻是另一番意思:“尚可。”

聽到這兩個字,飛雨一個冇憋住,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祁玦一記眸光暼過去,帶著一股涼意。

飛雨趕忙單膝跪地,“屬下知錯,這就去自領五鞭。”

祁玦接過一塊汗巾,拭了下嘴角,薄唇輕啟:“十鞭。”

飛雨:“……”

殿下,不帶這麼雙標的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