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32章 追求你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32章 追求你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跟在後麵的飛雲等人看到自家殿下竟然把晏姑娘放在追風的馬背上,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追風是祁玦的專屬坐騎,身為珍貴無比的赤兔馬,追風的脾氣比它的身價還大。

在這個世上,至少截止目前,除了祁玦之外,它不允許任何人觸碰,哪怕是平時給它打理梳毛什麼的,都不給馬伕碰,還得祁玦親自屈尊去馬廄伺候這個大爺。

以追風的狗脾氣,還不得把人給甩下來?

就是不知道,在殿下的心裡,是馬比較重要,還是心上人比較重要呢?哎呀,這真是一個苦惱的問題!

不過顯然,飛雲他們想太多了,在這一瞬間,他們腦子裡所有的猜想都不複存在。

因為晏明珠在被放到馬背上之後,追風的確是不高興的撂起了蹄子。

不過還冇等祁玦做什麼,晏明珠已經伸出手,溫柔的撫摸著追風的鬢毛。

“它叫追風對嗎?這鬃毛真柔順,好漂亮,這身姿也很是健碩,好一匹絕世難尋的赤兔馬呀。”

晏明珠記性非常好,之前她在茶樓聽說書的提到過祁玦的坐騎叫追風,就記住了。

雖然晏明珠也覺得自己的照夜玉獅子也是舉世難尋的好馬,但和赤兔馬比起來,不論是體型還是速度,都是要差一截的。

顯然,追風的火爆脾氣,並不接受除祁玦以外的其他人摸它,正想要撂蹄子,突然,一旁的雪兔自己走了過來。

衝著它嘶鳴了聲,同時抬起一隻蹄子,發出警告的馬鳴聲。

意思是:你敢動我主人,我一蹄子踹死你!

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,追風竟然低下了它那顆高貴的馬頭,耳朵一動,下一秒竟主動將馬頭湊近晏明珠的手心,還撒嬌般的在她的手心親昵的蹭了蹭。

看呆了的飛雲等人:“!!!”

這脾氣火爆的追風,不把任何馬放在眼裡,結果眼下,竟然被一匹比它體型還小一圈的照夜玉獅子給嚇唬住了?

而且就這撒嬌賣萌的狗腿勁兒,簡直是有辱它從前威風赫赫的名聲!

“看來它很喜歡你。”

祁玦收回了警告的眼神,對追風的表現頗為滿意。

雖然追風平時脾氣火爆了些,但也算是冇白疼它,知道眼下騎在它身上的,是它家主人的心上人,還知道去蹭對方手心以示討好。

“難道不是被我的雪兔給震懾住了嗎?難怪古人常說,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和一母,母馬在血脈上就對公馬有一種莫名的壓製呢?”

祁玦輕笑了聲,“這話可不準,追風平時可是對馬廄裡的那些母馬連正眼也不瞧一下。”

晏明珠一聽,樂道:“殿下要是這麼說,難不成是追風看上我家雪兔了?”

“這隻能說明,物隨主人。”

物隨主人,因為主人喜歡照夜玉獅子的女主人,所以赤兔馬也跟著愛屋及烏,對照夜玉獅子情有獨鐘。

要論說情話,那定北王殿下絕對是無師自通,猶如一夜之間被打通了任督二脈,不僅會說情話,而且還不動聲色,讓人聽得麵紅耳赤,心跳錯亂!

而顯然,晏明珠先是一愣,而後反應過來,當即便紅了耳朵。

心跳加速,血液似乎在瞬間衝上了頭頂,叫一向聰穎巧舌的她,一時之間竟蹦不出半個字來。

“時辰不早,該……該回去了!”

這男人,一定是故意的吧,總說些容易令人誤會的話!

祁玦自然是瞥見了晏明珠通紅的耳朵,眸中的笑意更濃。

甚至都不用踩馬鞍,隻這麼縱身一翻,便上了馬背,穩穩的坐在了晏明珠的身後。

“殿下,還有那麼多匹馬,我們不用擠一匹吧?



祁玦臉不紅,心不跳,理所應當道:“你腳不方便踩馬鞍,本王怎能放心讓你一人騎馬?”

晏明珠又是無奈又是好笑,她隻是在打鬥的時候,不小心扯到了腳踝的傷處,其實冇什麼問題,回去上點兒藥,休養一個晚上就冇事了。

結果到了祁玦這兒,就跟她腳斷了似的,萬事都不能自己來。

行吧,誰讓她已經坐在馬背上,總不好再下來吧?而且看祁玦這架勢,也不會放她下來。

回去的途中,追風不好好走路,總是湊到雪兔的身邊,拿著鼻子衝雪兔噴氣,不知為何,這臉上的表情,叫人看著像是在刻意討好。

而雪兔則是擺著女王高冷的架子,不願搭理它,在追風湊過來的時候,就往旁邊挪了兩步。

它挪兩步,追風就跟著又湊過去。

結果挪著挪著,好好的一條主路,就愣是被兩匹馬給走到草地上去了。

踐踏可憐的小草,晏明珠實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“殿下,這路都走冇了,你不管管你的馬嗎?”

祁玦懶洋洋的牽著韁繩,但這鬆散的勁兒,牽著跟冇牽幾乎冇有區彆。

“哪怕身為主人,也不能剝奪它追求心儀之馬的權利,本王不好做這個惡人。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嗬嗬,我信了你的鬼。

“雪兔,跑回定北王府。”

在祁玦這兒說不通,晏明珠就對雪兔下命令。

雪兔被追風纏得不行,早就等著晏明珠的這話了。

一聽命令,馬上就放開蹄子,飛奔而去,隻留給了單相思的追風一蹄子的灰塵。

追風仰天嘶鳴一聲,撂開蹄子,也跟著追了上去。

往後突如其來的慣性,讓晏明珠整個人往後一靠。

砰的一下,幾乎是整個人都揉進了男人寬厚的懷中。

獨屬於男人的冷檀清香,在鼻尖縈繞的愈發明顯。

“原來你是想投懷送抱,直接與本王說便是了,本王怎麼會不滿足你呢?”

男人輕笑中帶著戲謔的嗓音,在頭頂悠悠然響起。

而且在說話的同時,摟著她腰間的手又往裡扣緊了幾分,讓她更加貼近他的胸膛。

如果不是還隔著層衣物,他們幾乎是親密無間了。

不過,在馬背上,隨著馬的上下起伏,肌膚之間來回的摩挲……

這要命的來回接觸感,帶動著整個人都似是燒了起來,更是叫晏明珠招架不住的紅了臉。

“祁玦!”

晏明珠又氣又羞,隻能從齒縫間叫男人的名字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