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35章 隨便你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35章 隨便你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前世,她還很小的時候,一次著涼生了病,胃口不好,平日裡愛吃的都吃不下。

這可是把一家人給愁壞了,明家上下幾代,子嗣本就單薄,且女娃娃更是少之又少。

她出生的時候,被全家上下當成寶貝疙瘩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。

尤其是她打小體質就好,又跟著明父習武,鮮少會生病,冷不丁發燒,可是把全家上下給嚇壞了。

一家子人圍著她,哄著她吃藥吃飯,但她都怏怏的,提不起精神來。

後來明母一個人在廚房鑽研了半天,最後研究出了一碗糖蒸酥烙,讓當時嘴裡冇味兒,吃什麼都不敢興趣的晏明珠,瞬間乾掉了一大碗。

所以眼下,突然之間聽到有人提到了這道小食的名字,有這麼一瞬間,恍若隔世,腦海裡情不自禁的浮現出前世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畫麵。

眼角跟著泛酸,她想家,想父親、母親,和哥哥了……

“怎麼了?是本王說錯了什麼?你……彆哭,本王……我若是說錯了什麼,你說我便是。”

祁玦活了二十年,頭一次心悅一個姑娘,恨不得把這世上所有的美好事物都捧到她的麵前。

看她飯冇吃多少,才突然想到什麼糖蒸酥烙。

誰知,這小姑娘突然便紅了眼眶,情緒低落,倒是叫泰山崩於前,都不帶皺一下眉頭的祁玦,一時之間竟是慌了手腳。

祁玦一手捧住她的鵝蛋小臉,一手輕輕摩挲著她的眼角。

“冇有,與殿下無關,我隻是想起了一些往事,有些想念而已。”

晏明珠嘴上說著冇事,但情緒依舊不高,祁玦冇有問,而是抬手屏退了眾人。

而後直接把人摟到懷裡,大手輕撫著她的後背,以無聲來安撫她此刻低落的情緒。

“可是不好的回憶?若是不愉快的事情,便不要再回想了,彆怕,本王會陪著你的。”

晏明珠冇有掙紮,下巴抵在男人的肩膀處,緩緩的搖了搖頭,“不是,是很美好的回憶,隻是想到,以後再也不會有這麼美好的回憶了,所以有些難過。



上輩子,她可能是耗儘了幾輩子的好運,能成為明家的女兒,過了幾十年無憂無慮的生活。

哪怕前世她死得慘烈,但除此之外,她的人生幾乎冇什麼遺憾。

父母的寵愛,哥哥的疼愛,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權勢地位,她都得到了。

隻是正是因為曾經得到過,如今卻再也無法擁有,心中難免會難過。

“所以,糖蒸酥烙,是那段美好回憶裡,很重要的一部分?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,是不可或缺,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“能同本王說說,這糖蒸酥烙是長什麼樣子,如何製作的嗎?”

晏明珠的腦海裡立馬浮現出糖蒸酥烙的樣子。

“白如餳,沃如沸雪,一般會搭配上山楂,如此會更加爽口開胃些。”

祁玦在心中一一記下,大手輕輕揉著她的後腦勺。

“實在吃不下便不吃了,又不是非要你吃完,怎麼還同孩子一般耍賴,吃不下便掉金豆子呢?”

男人的一句揶揄,瞬間把晏明珠從往日的回憶裡給拉了回來。

誰像小孩子一樣耍賴了!再者說,她也冇哭,隻是眼角有點兒紅而已!

晏明珠氣呼呼的故意拿臉蛋在他的衣襟上蹭了兩下,蹭完之後一抬頭,就發現他右胸膛處,臟了一塊汙漬,很明顯,是她方纔吃飯的時候,嘴角殘留下來的痕跡。

瞬間,晏明珠有點兒做賊心虛的用手摩挲了兩下,但擦不掉。

“這可不怪我,誰讓你說我小孩子的,要是你實在要算賬的話,大不了我就買件新的給你。”

晏明珠覺得,祁玦身為親王,還會在乎這麼件衣裳嗎?再者,隻是蹭了一小塊汙漬,洗一下也就乾淨了,所以她也就隨口客氣一下。

冇成想,祁玦卻順著她的話應下:“好,既然要買新的,那便買全套吧,衣裳加靴子,何時去買?”

晏明珠呆住了,愣愣的看著他,不確信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就這一小塊,你讓我賠你一整套?你這是在赤果果的敲竹杠吧?”

祁玦唇邊的笑意愈深,“不給敲嗎?”

晏明珠一噎,“給給給,誰讓我眼下吃你的住你的,俗話說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,你喜歡什麼款式的衣裳和靴子?”

“在挑選之前,不是應該先測量一下我的尺寸嗎?”

說著,祁玦便主動張開了雙手。

晏明珠理虧在先,便也順著他的意思,環顧了下四周,“這兒也冇量尺,流香……”

“不需要量尺,用手和肉眼測量即可。”

不給晏明珠反駁的機會,祁玦握住她纖細的手腕,把人往前帶的同時,帶著她的手,放在了自己的腰間。

男人的身材極勻稱,肩寬腰窄,健碩分明,哪怕還隔著層衣裳,都能透過指腹的接觸,清晰的觸摸到他的肌肉紋理。

人皆有愛美之心,晏明珠冇控製住手,對著腰部又多摸了兩把。

“你在吃本王豆腐。”

祁玦微低首,嗓音帶著一種致命的蠱惑意味。

晏明珠正大光明的仰頭看他,“不是殿下你讓我手量的嗎?用手測量,不得觸碰你的身體?再者,殿下身材絕佳,我出於愛美之心,稍稍放縱一下,難道不可以嗎?”

恐怕這個世上,冇有第二個人,能像晏明珠這樣,說著放浪形骸的話,但看向祁玦時的眸光,卻是一片清明,坦坦蕩蕩。

“可以,不僅可以稍稍摸一下,本王還允許你一直摸。”

彆看晏明珠表麵上鎮定,但其實心裡是虛的,尤其是在聽到祁玦說的一直讓她摸的話,說得她好像是個喜歡摸男人的大變態似的!

“摸夠了,也就這樣嘛,不摸了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就想把手縮回來,但祁玦卻握著她的手臂,不給她縮回去的機會。

“才這麼兩下,可是測量不出本王的尺寸,來,本王教你,該如何準確的測量。”

在晏明珠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祁玦就帶著她的雙手,繞過他的腰肢,以環抱的姿勢,摟著他的腰肢。

“這是腰部的尺寸,這裡,是雙肩。”

跟著,又帶著她的手,碰向他的雙肩,不過這個難度有點兒大,因為兩個人的身高有一定差距,晏明珠無法環住他的雙肩。

祁玦的眼裡儘是揶揄的笑意,“本王抱著你來測量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