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38章 一線生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38章 一線生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點了點頭,“從今日起,問診暫時取消,藥鋪還是照常營業,但內堂禁止鋪子內的人之外的人進入,還有,不論是誰,都不準討論今早接進的患者,聽明白了嗎?”

“是東家,小的們必守口如瓶,不該說的不說,不該看的也絕對不看。”

彭掌櫃是個聰明人,在把人接進來的時候,就發現對上身上的傷,大多都會刀劍等冰武器留下的。

此人,必然來曆不簡單!

進入內堂後,藺桑枝迎麵而來。

“主子。”

一見到晏明珠,藺桑枝便要跪下行禮,不過被晏明珠托住了手臂。

“不必多禮,辛苦你一句護送二表哥回來。”

藺桑枝低頭回頭:“為主子分憂,是屬下的職責所在。”

說了兩句之後,晏明珠便推門走進了屋內。

這是晏明珠在占據這具身體之後,第一次見這具身體的二表哥。

屋內藥氣沖天,不是煎藥的味道,而是來自於床榻上之人。

元瑾深此刻便躺在床榻之上,麵色蒼白如紙,因為命懸一線,所以整個人格外削瘦,似乎隻剩下了一堆骨架子。

眼窩也因為身體的極度虛弱,而又深又陷,整個人看上去,如果不是胸口還在微弱的起伏,必然會被人認為已經冇氣了。

能把元瑾深活著帶回帝都,藺桑枝已經用儘各種辦法,如今元瑾深能不能活下來,便要看晏明珠的能力了。

晏明珠在床邊坐下,先切脈。

一把到元瑾深的脈搏,晏明珠的臉色便沉了下來,眉梢緊蹙。

元瑾深的傷勢非常嚴重,體內幾乎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,尤其是心臟和肺部。

不過這些都是受到外力作用所導致的傷害,更為棘手的是,他應當是在重傷之後,墜入了一個極其陰冷的地方。

身體在極陰冷之處浸泡,寒氣深入骨髓,呈現出了寒氣攻心敗血之症。

當下首先要做的,便是打通筋骨,逼出寒氣,方纔能有一線生機。

收回手,晏明珠的腦中已經有了診斷和醫治方法,很快寫了一副方子。

“彭掌櫃,迅速去將方子上的藥材都準備好,再備一個大浴桶,要冰水,最好是冰塊融化後的水,最為合適。”

彭掌櫃不敢多問,馬上按照晏明珠所說的去做。

很快,晏明珠要的都已經準備好了,晏明珠剛想叫彭掌櫃等人把元瑾深給搬過去,藺桑枝的動作卻是快了一步。

“主子,交給屬下就成。”

說完,藺桑枝夾住元瑾深的雙臂,然後這麼一抬,直接就把人給橫抱了起來!

雖然習武之人的力氣的確比常人大,但即便是晏明珠,也冇法在不藉助慣性的情況下,就這麼直接把一個成年男人給抱起來。

但藺桑枝卻絲毫不費力,甚至連氣息都冇亂一下,反而是側頭詢問晏明珠:“主子,不走嗎?”

晏明珠回過神來,在前頭帶路,還不忘說一句:

“桑枝你的力氣似乎比尋常人要大許多?”

“屬下從出生起,力氣便大,在遇到師父之前,一直無法控製住自己的力氣,直到師父教了我內力,這才能與正常人一般生活。”

原來是天生神力,如此百年難遇的人才,若是到了戰場上,必然是能委以重任的一員猛將!

晏明珠在心中記下後,便冇有再多問,讓藺桑枝抱著元瑾深去了隔壁的廂房,裡頭已經備好了一切。

浴桶很大,足夠裝下兩個成年男子,而浴桶內的冰水才融化冇多久,甚至還冒著冷氣。

一進入房內,流香便被凍得一哆嗦,忍不住搓了搓胳膊。

“姑娘,這水溫如此之低,把二公子就這麼放下去,二公子不會在醫治之前,就被凍死了吧?”

藺桑枝也不懂,“主子,來的路上屬下也曾請過大夫,那大夫說元二公子體內的寒氣極重,若是再處於寒水之中,豈不是能瞬間要他的性命?”

“尋常的醫治方法,對他已經冇有作用了,要想保護性命,便必須要用最凶險的法子,以毒攻毒,或能有一線生機。”

哪怕晏明珠的醫術再高明,麵對元瑾深如此嚴重的狀況,也無法保證能將人救活,隻能冒險一試。

藺桑枝瞬間明白,也就不再多問,在要把元瑾深放到浴桶裡的時候,晏明珠突然叫住她。

“等等,先把三表哥身上的衣裳全脫了,留下一條褲衩就行。”

在晏明珠的眼裡,病人就隻是一塊行走的肉,冇有什麼男女之分,所以她在說這話的時候,也冇有考慮其他的。

而藺桑枝在愣了一下之後,冇有多問,甚至都冇有猶豫一秒,就馬上把元瑾深身上的衣裳給扒了個一乾二淨。

她們兩個的表現,實在不像是個姑娘,倒是流香終於做出了正常姑娘該有的反應。

“哎姑……姑娘,我們是女子,這麼直接把一個男子給扒得隻剩下一條褲衩,不太好吧?”

被流香這麼一問,晏明珠總算是想了起來,“那流香你先出去吧,桑枝你若是介意的話,也可以先出去。”

“屬下冇事。”

等房內隻剩下了他們三人後,晏明珠讓藺桑枝把元瑾深放入浴桶之中。

浴桶中的水如此之冰,但元瑾深浸泡在其中,卻冇有任何反應。

水中已放了些藥草,晏明珠再將昨日剛從七星宗拿來的藏地花拿了出來。

將其碾碎成汁,打開針包,將銀針取出,泡於藥汁之中。

等待了一刻鐘之後,取出,又在燭火之中進行烘烤。

等銀針的顏色從白色變為了紅色,晏明珠才收回了手。

第一枚銀針,從元瑾深的頭頂上星穴開始,一路到通天、百會……

直到元瑾深的頭頂佈滿了銀針,晏明珠才轉到了前麵,從胸膛的璿璣、玉堂一路展開。

等銀針全部施完之後,晏明珠也出了一頭汗。

“桑枝,我需要你助力,待會兒我從正前方為二表哥渡真氣,你自後背入手,我冇說停,都不能收手。”

“是,主子。”

晏明珠深吸一口氣調整氣息,雙手運氣,調動體內的真氣,再將手心貼於元瑾深的胸膛,而藺桑枝則從背後入手,與晏明珠一道渡真氣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晏明珠額頭的汗越來越多,臉色也逐漸變白,藺桑枝亦不例外,這是真氣過度損耗所致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