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45章 如膠似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45章 如膠似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看到欠條,聽到晏明珠說要連本帶息的還給他,明行簡的眉頭便蹙了起來。

“晏姑娘,你這般便是與我見外了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晏明珠直接打斷:“這是我的行事準則,親兄弟之間尚且還明算賬,不論在任何事情上,我都不喜歡欠彆人的,若是明大公子不收欠條,那我也不借了。”

明行簡對上晏明珠清明的眼眸,因為靠得近,所以她的眼裡清清楚楚倒映了他一人的身影。

恍惚之中,讓明行簡想起了他的姑姑。

姑姑在世時,也是這般的性情,一生要強,絕不虧欠任何人情。

明行簡忽的笑了起來,將欠條收下,放入流袖之中。

明子瞻一看到自家大哥竟然把欠條收下了,頓時便急了,“大哥,你怎麼能收了欠條……”

“我姑姑在世時,也是如此行事準則,晏姑娘在很多時候,與我姑姑非常相似。”

明行簡隻是這麼感慨一句,而他壓根兒不會把晏明珠和明珠這兩個人聯想到一起。

晏明珠絲毫不擔心會在明行簡跟前露餡,因為前世她死的時候,明行簡還是個三歲小娃娃,這都過去這麼多年了,她這個姑姑的樣子,怕是在他的腦海裡都已經模糊了。

所以,她半開玩笑道:“明大公子如此想念你的姑姑,又總覺得我與她非常相似,我倒是不介意,你叫我一聲姑姑,我把你當成侄子。”

明行簡登時露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表情。

而明玉一聽這話,急得都跺腳了,“珠珠,格局早點打開點兒呀,做姑姑豈不是就差了輩分了,做夫人就很好呀!”

“阿玉,這種玩笑是不可以亂說的,我與大公子隻是朋友。”

其實晏明珠也挺無奈的,這種話她已經說過很多遍了。

但明行簡他們依然是不死心,晏明珠並不覺得明行簡是真的喜歡她,必然是因為在她身上看到了姑姑的身影,把這份感情誤認為是情愛。

可她總不好直接說,大侄子,其實這句身體裡的靈魂,是你的親姑姑,你不能喜歡自己的姑姑。

就她目前的處境,也完全不能泄露自己的真實身份,所以隻能一再的強調,因為明行簡能明白她的用意。

但很顯然,明行簡併不明白,而且在被晏明珠給拒絕之後,他也冇有絲毫的氣餒。

因為在他心裡,晏明珠聰慧過人,不會輕易喜歡上一個人,是非常正常的,他想要得美人青睞,得要用實際行動來說話。

“阿玉是說笑的,晏姑娘不要在意,我們現在便回府取銀票吧?”

晏明珠在上馬車的時候,突然想起一個重要的事情,“明相他……不在府中吧?”

雖然她很想念哥哥,但如今她還不能與他相認,可哥哥實在是太聰明,也太瞭解她了,她可以在其他人麵前偽裝,卻很難瞞得過明台的眼睛。

她生怕在接觸的過程中,萬一她不小心流露出了什麼,讓明台看出了端倪,到時麵對明台的逼問,她必然不會像麵對其他人那般沉著冷靜的應對。

“父親在政事堂處理公務,通常情況下,天黑之前是不會回府的,晏姑娘可是找父親有要事?若是有事,我讓二弟去請父親回來。”

晏明珠趕忙擺手,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,若是明相也在,身為晚輩,我這麼空手登門不太禮貌。”

得知明台並不在府中,晏明珠便放鬆多了。

“晏姑娘不必拘束,我們家並不注重這些繁文縟節,日後隻要晏姑娘得空,隨時都可以來府中坐坐。



很快,便到了明府正門口。

明子瞻率先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扯開嗓門就喊:

“母親,晏姑娘來啦,快備茶備點心!”

晏明珠想攔,但顯然動作冇有明子瞻的大嘴巴快,隻能眼睜睜看著明子瞻這麼一吼,滿府上下都知道她來了。

明夫人正在院子裡刺繡,聽到外頭的動靜,很快便迎了出來。

一看到晏明珠,明夫人的臉上都快笑出一朵花兒來了,就像是公婆見了兒媳婦似的。

拉著晏明珠的手,親昵的拍拍她的手心,又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著。

“好孩子,幾日不見,似乎是有些瘦了,麵色冇有之前那般紅潤了,可是在侯府吃的不夠好?若是侯府夥食不行,便來我明府,你喜歡吃什麼,我都叫廚房準備著,保準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!”

晏明珠被逗笑了,“多謝夫人,我在侯府一切都很好,可能是近來天氣轉冷了,所以胃口不是特彆好,再者比之從前,我真的胖了許多,再胖下去,怕是都要滾著走了。”

“你這身材,怎麼能說是胖呢,連微胖都冇有,瘦的我一摸都隻能摸到骨頭,硌得慌,姑孃家還是要肉嘟嘟的好些,你看阿玉,一年到頭不論寒霜酷暑,這胃口就從未倒過,哪怕是偶爾病了,喝了藥前腳剛吐,後腳便能乾下兩大碗飯。”

明玉哎呀聲:“母親,我還是不是你親生的啦,怎麼儘是說我壞話,女兒在珠珠的麵前,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溫婉形象,就要變成一個乾飯王啦!”

明夫人輕飄飄回一句:“難道你不是乾飯王嗎?



明玉:“……”

好氣哦,她怕不是親生的,而是在外頭隨便撿的吧?

“母親,我去趟賬房,晏姑娘她……”

明夫人隨意的擺擺手,“你去忙你的吧,晏姑娘由我招待著,放心,在你辦完事之前,不會讓她跑了的。”

“大哥等等我,我同你一起去!”

女人之間說體己話,明子瞻可不想參與,毫不猶豫的追著明行簡去了。

明夫人帶著晏明珠去了彆院,一進屋,晏明珠便瞧見了放在暖榻矮桌上的靴子,不過還是個半成品,並冇有做完。

上麵繡了一半的茂竹,針腳別緻,淡雅脫俗。

“您又在給哥……明相做新靴子了?”

明夫人一愣,有些奇怪的看向她,“晏姑娘怎麼知道我時常為夫君做靴子?”

糟糕,一不小心說漏了嘴!

前世晏明珠最羨慕的便是哥哥嫂嫂之間恩愛的感情,哥哥身上的貼身之物,像衣衫、靴子,甚至是羅襪,都是嫂嫂一針一線親手做的。

嫂嫂的手極巧,做的衣物比外頭鋪子裡賣的,要更加精緻美觀,哥哥每次穿著新衣出門,都把同僚給羨慕壞了。

也因此,明台和明夫人如膠似漆的感情,纔會成為帝都的一段佳話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