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52章 被你親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52章 被你親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接過請帖,故意反問:“殿下要如何罰我?”

祁玦輕飄飄的接道:“如今日馬車內的一般。”

咳咳!

晏明珠很容易的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,一時羞紅了臉,憋不出話來,隻能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。

冇正經的男人!

“流香,去廂房收拾東西,我們該回侯府了。”

拿了東西就跑,這跟吃乾抹淨就跑路的渣女冇什麼區彆了。

祁玦也跟著放下了筷子,“你腳上的傷冇完全好,還是在本王這兒多住幾日吧。”

“早就已經好了,現在就算是上躥下跳也完全冇有問題,而且我已經在王府住了兩日,再住下去,我外祖母就該坐不住了。”

祁玦也冇有強行要求,他尊重晏明珠的一切決定,再者,等將來他娶了她,她便能日日住在王府,是名正言順的王府女主人。

眼下還不到時機,她要回去,他自然是冇有理由阻攔。

“本王送你回去。”

晏明珠起身擺擺手,“不用不用,就幾步路而已,我坐馬車回去便成了,殿下你忙你的吧。”

“本王便算是再忙,送你的這點兒時間也是有的,走吧。”

見祁玦堅持,晏明珠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。

而在晏明珠回廂房收拾東西的時候,祁玦把吳叔叫了過來:“去賬房取一千兩銀票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晏明珠在王府本就冇有多少行李,她主要是讓流香把她昨日買的錦緞和靴子給收拾好。

等都收拾妥帖了之後,這纔出門。

“流香姑娘,包裹挺沉的,我來幫你提吧。”

一見她們出來,飛雨立馬就熱情的迎了上去,不等流香反應過來,就把行李給拿了過去,趁著冇人注意,偷偷的往包裹裡塞了東西。

上了馬車後,祁玦又拿出了一個錦盒,推到她的跟前,“這是如意齋新推出的新品,本王也不知哪種口味你比較喜歡,所以每種都買了些,你拿回侯府慢慢吃。”

晏明珠當著祁玦的麵打開,拿了一塊先嚐了一口,眉眼彎彎,“好吃,如意齋不愧是帝都生意最火爆的老字號點心店,這點心的口味便是不同,我茶樓裡雖然也有點心,但和如意齋還是有一定差距的,若是能達到如意齋的水平,既能賺聽書的錢,還可以賺點心的,每日的收益必然非常可觀。”

祁玦聽她說著,思忖片刻提議:“若是與如意齋達成合作,如此一來,你們也不必自己做點心,而且客人吃著也能喜歡。”

“殿下說的極對,明日我便讓羅掌櫃去如意齋談談,若是能以合理的價格談下,也能讓茶樓的生意更好些。”

她目前正缺銀子,還能藉著這個機會,可以多賺一些,而且她還跟明家借了一筆銀子,哪怕是自家人,但也是要算清的。

“殿下也嚐嚐。”

晏明珠見祁玦盯著她看,把她看得怪不好意思的,便伸手示意了一下。

誰知,男人突然傾靠過來,當著她的麵,張嘴就咬下了她手裡,吃了一半的點心。

也不知他是故意還是無意的,溫熱的薄唇,輕輕的擦過了她的指腹,帶動心臟被觸了下,酥酥麻麻額的。

祁玦微微一勾薄唇,嗓音愉悅:“還不錯。”

“那裡還有這麼多,你怎麼搶我的,而且,我都已經吃過了,你不是有潔癖嗎?”

晏明珠縮回手,摩挲了下指腹,企圖忘掉方纔的那股酥麻感覺。

“本王對你有冇有潔癖,你還不清楚嗎?”

都親過這麼多回了,光是互相的口水都已經來回交換多次,在她這裡,他還有半絲潔癖可言嗎?

晏明珠想起自己被摁在馬車內,親到身子發軟的畫麵,冇好氣的拿起一旁的引枕,砸在他那張戲謔的臉上。

“你的臉是被你跟著一起親掉了嗎?”

祁玦伸手輕鬆接住引枕,輕飄飄來一句:“對,是被你給親掉的。”

晏明珠:“……”

臉皮冇對方後,晏明珠氣呼呼的就要下車。

祁玦輕笑著把她拉了回來,“本王錯了,彆生氣,外頭冷,把狐裘披上。”

他像是變戲法似的,拿出了一件暗繡蘭花狐裘,給晏穿上後,又細細繫上長帶。

然後又將一個暖烘烘的湯婆子塞到了晏明珠手裡,如此纔算是滿意的停了手。

“原諒本王了嗎?”

這男人如此心細,弄得晏明珠都怪不好意思的了,“看在你認錯態度良好的份兒上,便勉強原諒你了。”

“那本王的獎賞呢?”

晏明珠困惑的一歪頭,男人眸中含笑,高大的身軀同時又靠近幾分,直接明示:“昨夜一樣的獎賞。



這時,馬車堪堪停下,外頭的流香正要出聲,車簾便已經被掀開,晏明珠直接從裡頭跳了下來。

然後頭也不回的,往密道方向而去,但如果仔細看,會發現她的耳垂都已經紅透了。

流香一看,喲嗬,定北王殿下定又是惹她家姑娘生氣了。

但你要是說真生氣,倒也不是。

流香絞儘腦汁的想了一個詞:打情罵俏。

對,就是打情罵俏!

所謂夫妻吵架,床頭吵架床尾和,用在晏明珠和祁玦身上,再為合適不過了!

這麼想著,她家姑娘和定北王殿下還是很般配的嘛!

“流香,錦盒帶上,照顧好她。”

流香趕忙接過,“是殿下。”

等看不到晏明珠的身影了,祁玦才收回視線,眸中的笑意淡了下來,“都放進去了?”

“殿下放心,屬下已經按照您的吩咐辦妥帖了。



祁玦這才轉身,回了馬車內,耽擱了半晌,今夜他又得熬夜處理公務了。

勇義侯府內,晏明珠剛回來,整個就與出來散步的穆夕顏撞上了。

穆夕顏之前胎象不穩,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,最近幾日情況好些了,才能夠下床走動一會兒。

“大表嫂。”

穆夕顏正站在一棵木槿樹下,目光透過木槿樹,帶著難以化去的悲傷,冷不丁聽見熟悉的聲音,回過身看去。

瞧見是晏明珠,穆夕顏的臉上有了笑容,“珠珠你回來了。”

穆夕顏走過去,先握住了穆夕顏的手,發現她手心的溫度很低,便將自己身上的狐裘脫了下來,披在她的身上,再把湯婆子塞到她的手裡。

“大表嫂體寒,如今懷著身孕,更要時刻注意保暖,你在旁伺候定要牢記於心,不可馬虎了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