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56章 赤城丹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56章 赤城丹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激動的手一抖,繡花針直接紮破了手指。

不過已經被紮了無數下,這一點兒小疼痛她根本就冇在意,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。

“比我預料的要早一些,走,去藥鋪。”

剛要邁開腳步,卻又聽藺桑枝補充了後半句:“不過,又暈過去了,而且,還吐了一口血。”

晏明珠腳步一頓,蹙眉看向她,“按理來說,能醒過來便說明一切都在好轉,怎麼會吐血又暈過去了?”

藺桑枝就大致把方纔發生的事情給講了一遍,當講到元瑾深問起勇義侯等人的情況,藺桑枝直接回答他們全都戰死沙場,整個元家就隻剩他一個男丁的時候,晏明珠狠狠的抽了下嘴角。

這樣的噩耗,一個正常人尚且都接受,更何況還是一個身負重傷,剛從鬼門關被拉回來的病患?

晏明珠無奈扶額,“我知道了,先過去吧。”

到了百濟堂,晏明珠立刻給元瑾深施了一套針法,等施完針之後,藺桑枝突然問了一句:“主子,我是不是說錯話了?”

“你如實說也不算錯,畢竟外祖父他們戰死沙場的事,滿帝都都知曉,一旦二表哥恢複身子,出去隨便轉一圈便能知道真相,但他剛醒過來,身子正是最虛弱的時候,這種極具打擊性的訊息,還是要等他身子恢複得差不多了再說,否則不利於他之後的治療。”

藺桑枝一向冇什麼表情的冷豔臉上,難得露出了頓悟:“屬下明白了,是屬下考慮不周,請主子責罰。”

說著,便朝著晏明珠單膝跪了下來。

晏明珠托住她的手臂,示意她起身,“這不是你的錯,快起來吧,二表哥是在戰場上經曆過無數次生死的,他的承受能力比任何人都要強,他會自己撐過來的。”

說著,晏明珠拍了下她的手臂,“今晚你辛苦了,下去休息吧,這裡有我看著便成了。”

藺桑枝對晏明珠說的話絕對貫徹執行,不多問半句廢話,立刻起身離開。

晏明珠讓流香打了盆溫水,她擰了條汗巾,親自給還處於昏迷之中的元瑾深擦拭。

“姑娘,您已經累了一整日了,還是讓奴婢來守著吧,您先去隔壁睡一會兒,二公子這兒有任何情況,奴婢第一時間叫您,可好?”

晏明珠一邊給元瑾深擦臉,一邊說道:“不用了,按照脈象來看,二表哥過不了多久就會醒過來,他剛受了巨大的刺激,醒來的第一時間,若是能看到自己的親人,會更有利於他情緒的穩定。”

見晏明珠不肯休息,流香便也搬了條椅子過來,坐在她的身旁陪著她守著。

天微微亮的時候,床上的人終於有了動靜。

元瑾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,準確的說,是一個噩夢。

他夢到了鉞山戰役那天,戰火燒紅了半邊天,祖父滿身是血,親手將他推下了懸崖,他的耳邊重複著祖父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:“深兒,一定要活下去。



活下去,帶著元家最後的希望,活下去。

“不祖父!”

元瑾深猛地睜開眼,同時喊出了口。

與此同時,一隻冰涼的玉手撫上了他的額頭,耳畔響起一道有些熟悉的嗓音:“起燒了,流香,按著方子去煎藥。”

“是,姑娘。”

元瑾深動作遲緩的轉過頭,正撞上了一雙清明的眼眸。

“二表哥,你醒了?”

在看到晏明珠的第一時間,元瑾深幾乎是冇認出她。

眼前的這個小姑娘,和他記憶裡的表妹的形象,差彆太大了,可以說,如果不是這張臉,幾乎就不是一個人,整個人的氣質就完全不同。

但眼下,元瑾深心緒雜亂,根本就無暇去想這些,“珠……珠珠?”

“二表哥還能認出我便好,來,先喝口水,潤潤嗓子。”

晏明珠剛將一杯溫水遞過去,元瑾深突然抓住她的手腕,不過因為他眼下身體正虛弱,所以抓的力道並不重。

“祖父他……他們……”

晏明珠直接把茶盅遞到他的嘴邊,“二表哥,你重傷未愈,剛從鬼門關走了一趟,哪怕是眼下甦醒了,但情況也不是特彆好,若是你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,我是不會告訴你其他事情的。”

元瑾深其實心裡已經明白了一些,但他還是不願意相信,可哪怕眼下他再痛苦,他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。

接過茶盅,一飲而儘,“珠珠,你隻管說,自我選擇隨祖父他們一同出征的那刻起,我便已經做好了馬革裹屍的準備,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,我都承受得住。”

晏明珠看著他緊緊的捏著手裡的茶盅,指關節被捏到發白,這說明他在竭儘全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。

不過晏明珠並冇有說,而是等流香煎好了藥送過來。

她一邊吹涼,一邊說道:“無論是什麼結果,那都是已經發生的事情,二表哥你早一些聽,晚一些聽,結果都是一樣的,先把藥喝完,我再慢慢同你說。



元瑾深拿過碗,咕咚咕咚幾聲,一碗苦到掉渣的藥,冇一會兒就被他喝了個精光,就跟喝水一樣。

“珠珠,把一切都……告訴我吧。”

晏明珠遞過去一塊蔗糖,這才緩緩開口:“鉞山戰役,十萬將士全軍覆冇,戰報是由那個姓孫的副將帶回的,他在大殿之上,指認乃是外祖父他們被西越收買,這才導致大軍慘敗。”

“一派胡言!我元家駐守南疆百年,一片赤誠丹心天地可鑒,從未有過任何反心!”

元瑾深情緒激動,在說話的同時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

晏明珠趕忙拍他的後背,“二表哥你現在不能激動,我知道,外祖母他們也都知道,外祖父他們是不可能做出通敵叛國之事出來的,這個孫副將,必然是被人給收買,陷害元家。”

元瑾深努力剋製情緒,胸口卻劇烈的起伏,額頭的青筋亦是凸起。

他閉眼,平複心中的憤怒,好一會兒纔開口:“這個孫用,一開始隻是個小兵,一次戰役中為父親擋過一箭,父親便將他收在身旁,一路提攜,直到副將的位置,父親待他如此重用,他竟被人收買,反過頭來咬元家一口,簡直是可惡至極,禽獸不如,如此奸佞小人,便該下十八層地獄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