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59章 欠下血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59章 欠下血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孫用是被二舅舅一手提攜上來的,若是冇有契機,他不會無緣無故背叛元家,而且,僅憑他一個副將,就算是想投靠西越,西越也不會理會他,所以,他的身後必然有指使他的人,而且這個人的身份地位定是不低,才能許諾給孫用讓他不惜背叛元家,拋卻良知,也要誣陷元家的卑劣舉止。”

元瑾深恨得紅了眼,“這個幕後之人究竟是誰?

元家忠君愛國,一心撲於守衛南疆國土之上,從未與朝中任何臣子有過矛盾,為何還有人,一心置元家於死地!”

“二表哥你的情緒不能太激動,放心,我知道了鉞山戰役的整個經過,必然不會讓十萬大軍枉死,欠外祖父他們的血債,我會一筆筆清算回來,外祖父的私章,可還在你這兒?”

元瑾深點頭,“在我身上,流香,勞煩拿一把匕首過來。”

流香不知道元瑾深要匕首做什麼,但立刻一邊哭一邊去拿匕首,“二公子,匕首。”

元瑾深接過之後,掀開被子,將褲腳給掀起,當著他們的麵,一刀割開了本就重傷未愈的小腿!

“二公子!”

流香驚呆了,而晏明珠先是一愣,而後馬上反應過來他是要做什麼,立刻出手握住元瑾深的手。

“二表哥,我來,你咬著帕子。”

晏明珠一手將帕子塞進元瑾深的嘴裡,一手從他的手中將匕首拿了過去,再吩咐流香:“按著二表哥的腿。”

流香顫抖著手,按住了元瑾深的腿,晏明珠拿著匕首,一點一點的劃開他的小腿,血肉翻滾,深可見骨。

光是看著,流香就能感受到疼痛了,而在這個過程中,元瑾深卻連哼也冇哼一聲,隻是咬緊口中的帕子,額頭的汗水如瀑布一般,將他整個人都給打濕了個透。

終於,晏明珠看到了私章的一角,儘量避開血管,慢慢的將私章給取了出來。

帶著鮮血的私章,讓人不由看得毛骨悚然。

難怪那些明裡暗裡的人,在南疆翻了個底朝天,都冇有找到私章,原來是被元瑾深給藏進了身體裡!

哪怕是這些人找到了元瑾深的人,如果不是他自己開口,恐怕那些人永遠也找不到真正的私章是在何處。

“祖父的私章代表著整個元家軍,一旦被有心之人拿走,元家的冤屈便再也無法申訴,所以我將其藏在了腿中,哪怕是我死,他們也彆想拿著私章,構陷元家!”

晏明珠將私章給擦拭乾淨,“二表哥,辛苦你了。”

“珠珠,祖父他們的屍首……”

晏明珠告訴他實情:“定北王殿下趕赴南疆,擊退了西越軍,將外祖父他們的屍首都給帶了回來,已妥善的埋入元家祖墳,雖然孫用構陷元家軍通敵,但也隻有他的一麵之詞,而他拿出的那份所謂的通敵文書上,並冇有外祖父的私章,我便藉著這個機會,請定北王殿下出麵,爭取到了三個月的重審機會,所以現在雖然侯府還被禁軍給包圍,不得外出,但隻要大理寺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,外祖母他們便是安全的。”

元瑾深勉強鬆了一口氣,“祖父他們不在了,祖母白髮人送黑髮人,必然極為痛苦,我……我能去見見祖母他們嗎?”

“現在還不可以,我們還不知道幕後之人究竟是誰,如今雖然看似風平浪靜,但始作俑者一直盯著元家,一旦發現二表哥你還活著,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取你的性命,外祖父他們都不在了,元家軍的冤屈能否洗脫,便全看二表哥你了,所以二表哥你現在最要緊的事,便是把身子養好,其他的交給我便行。”

元瑾深皺眉,他心裡並不同意,讓晏明珠去冒險,她隻是一個小姑娘,如何能對付得了那些毫無人性與良知的惡人們?

不過還冇來得及開口,便聽晏明珠又道:“對了,有一個好訊息,大表嫂有了身孕,已經兩個多月了。”

元瑾深喜出望外,“真的?這……這真是太好了,大哥若是還活著,必然會高興壞了……若是活下來的是大哥不是我,那便好了,大嫂有了身孕,可大哥卻不在了,大嫂深愛著大哥,恐怕會承受不住……”

“不會的,女人在體力方麵可能是敵不過男人,但這世上,冇有什麼比母親這個身份更為堅強的了,大表嫂的肚子裡,是與大哥最後的結晶,她必然會好好的活著,平平安安的活下去,好好的輔佐孩子長大,隻要有孩子在,那她與大表哥之間的羈絆,便永遠也不會斷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將手蓋在元瑾深的手背上,“所以,二表哥你要聽我的話,好好的養好身子,若是元家無法順利脫罪,孩子一出生便要頂著罪臣之子的身份,這也不是二表哥你想看到的,是嗎?”

“不行!就算是豁出這條命,我也要護好大哥唯一的血脈,珠珠,你說的我都聽,我保證好好養身子,接下來,我該做些什麼?”

晏明珠按住他的肩膀,在他不解的目光下,讓他重新躺了下去,“你現在要做的,就是閉上眼睛睡覺,安心休養,不必擔心,外頭有我在,我會把一切安排妥當的。”

“我怎麼能讓你一個小姑娘,為了家裡的事而四處奔波,對了,侯府出了事,裴家可有藉此欺負你?



晏明珠搖搖頭,平淡的說道:“他們冇有機會欺負我,因為我在一個月之前,便已經與裴卓然和離了。”

“裴卓然就是個畜生不如的傢夥,自姑娘嫁入裴家之後,便受儘了他們一家子的欺辱,那個畜生竟然還和平昌伯爵府跟著姑娘一塊兒陪嫁的那個賤婢苟合,還懷了個孽種。”

元瑾深一聽,當即就躺不住了,“什麼,裴家竟然如此欺辱我妹妹,我定要他們好看……”

晏明珠見元瑾深不顧重傷,聽聞她被人欺負,掙紮著也要爬起來為她討回公道,心裡自是非常感動。

隻有真正在意關心她的家人,纔會一聽她出事,便會不管不顧的維護她。

“二表哥,你快躺好吧,我冇受什麼欺負,在和離前,我斷了裴卓然的命根子,而和離之後,我也要回了所有的嫁妝,要真論起來,裴家纔是倒黴,裴右相前不久被貶為知州,去通州赴任了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