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章 興師動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章 興師動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麼著急就動手了?

晏明珠麵上表情不變,冇有任何吃驚,隻道:“流香,去與李管家說一聲,讓他把府裡所有人都召集起來,不過不要驚動外祖母,大表嫂需要安心養胎,也不要吵她。”

很快,府裡的所有人都聚集到了晏明珠的屋子前。

元大夫人過來的時候,還一臉困惑,“珠珠,是出什麼事了嗎?”

還冇等晏明珠回答,也被叫過來的蔣瑩瑩冷嘲熱諷地開口:“大伯母,咱們元家如今可是成了這位明珠表妹當家做主了,這一大早的把我們叫過來,叫大伯母與婆母都請過來了,不會是叫我們給她請安吧?



蔣瑩瑩因為昨日被晏明珠當眾訓斥,被迫吃了掉在地上的點心,丟了大臉,所以對晏明珠是百看不爽。

元二夫人沉下臉,不悅訓斥:“瑩瑩,休得胡言亂語!珠珠,是有什麼要緊事嗎?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,示意元大夫人和元二夫人都先坐下。

而後環視廊下的一眾仆人,這才徐徐開口:“一早起來,我發現院子裡遭了賊,我方纔匣子裡的銀子,被人給盜了。”

元大夫人一聽失竊,頗為驚訝:“丟了多少銀子啊?”

“十兩。”

晏明珠剛回答,蔣瑩瑩噗嗤一聲就笑了,“這興師動眾的,把大伯母與婆母都給請了過來,卻隻是丟了十兩銀子?”

麵對蔣瑩瑩的嘲諷,晏明珠不急不緩地反問:“十兩銀子很少嗎?是,在元家出事前,十兩銀子可能就隻是一頓飯的花銷。

但是放在眼下,卻足夠讓整個府中的人,填飽一整日的肚子,二表嫂還覺得小題大做嗎?”

蔣瑩瑩一噎,嘴上卻是不肯服輸:“聽你這意思,難道還覺得是我偷的不成?十兩銀子而已,你自己找不就成了,還把我們都給一大早叫起來,陪你在這兒唱戲,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閒嗎!”

元二夫人瞪了她一眼,“瑩瑩,再口無遮攔,就去祠堂罰跪!”

蔣瑩瑩不滿地攢緊手裡的帕子,把頭彆向一邊,不過好歹是冇再開口了。

晏明珠也不惱對方的挑釁,不急不緩地道:“聖人有言,齊家治國平天下,隻有家宅安寧,纔有功夫去施展其他的抱負。

更何況,如今元家風雨飄搖,外頭的人都在等著元家樹倒猢猻散,若是我們元家自己先亂了,那就一切都完了。”

元大夫人很是讚同地點頭,“珠珠說的極是,十兩銀子雖小,但府中有人敢行竊,就說明家中的治理出了問題,這家賊,必須要揪出來,否則日後丟的可不隻是銀子這麼簡單。”

有了元大夫人和元二夫人的支援,晏明珠給了流香一個眼神,流香立馬會意,上前一步道:“我家姑娘說,人非聖賢孰能無過,行竊之人若是現在自己站出來,交出銀子認錯,便會從輕處置,誰偷的,自己站出來吧。”

廊下聚集的仆人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半晌過去,就是冇人站出來。

“既然冇有人主動站出來,那所有人,都把雙手伸出來。”

雖然不知道流香究竟是要做什麼,但仆人們還是依著伸出了雙手。

流香走下石階,挨個看過每個人的手,突然,她停了下來,大喊一聲道:“就是他,把他抓起來!”

立時,這個男仆人就被按住雙手,摁在了地上。

男仆人奮力掙紮,“我冇有偷銀子,你憑什麼認定是我偷的!”

流香一抬手道:“搜他的身,再去他睡的屋子搜一搜。”

男仆人的身上並冇有搜到銀子,不過很快,就有仆人回來複命了。

“表姑娘,從阿正的床榻上,搜出了一袋銀子,正正好是十兩!”

都人贓並獲了,這個叫阿正的仆人還在那裡喊冤:“這十兩銀子是我自己攢的,你憑什麼說是被偷的那十兩?”

流香不急不緩地讓人把阿正的雙手抬起來,然後又舉起搜到的這十兩銀子。

“我家姑娘昨日聽李管家說,最近府上不太平,廚房經常會丟些吃食,姑娘擔心她剛拿回來的銀子也會被惦記上,所以就吩咐我在銀子上灑了銀光粉。

此粉一旦被沾上了,是無法輕易洗掉的,手上會留下粉末,在陽光下就會發出銀光,大家一看便知!



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阿正的手上,果然就瞧見他的手心散發出像星點一樣的亮光,和銀子上沾染的亮光一模一樣!

阿正是打死也冇有想到,晏明珠竟然早有防備,這下是真的無話可說,一下子就癱軟在地了。

“表……表姑娘饒命!表姑娘饒命啊!”

晏明珠淡淡開口:“整個元家都在禁軍的看守下,你拿了銀子也花不出去,所以你偷銀子,究竟是為了什麼?”

阿正顫顫巍巍地回道:“陛下要治罪的是元家人,而我們這些仆人,隻要能逃離侯府,就能恢複自由身,所以……所以我們想著籌錢,賄賂看守的禁軍,放我們出去……”

晏明珠抓住了關鍵點,“我們?這麼說來,你還有同夥?從實招來,倒是可以對你從輕發落。”

話剛說完,撲通幾聲,仆人裡就有幾個人跪了下來,在地上直磕頭,“表姑娘,我們知道錯了!我…

…我們就隻偷拿了十兩銀子,其他的都冇動過,求表姑娘饒了我們這一次吧,我們再也不敢了!”

一次捉賊,倒是收穫不少,晏明珠動了動手指頭,“拖下去,各杖責三十。”

阿正一聽杖責,立馬喊道:“你……你冇有資格處罰我們!我……我們是與元家簽了賣身契的,要處置,也隻有老夫人纔有這個資格,你又不姓元,在這裡充什麼主子!”

誰知,剛大放厥詞,一道嗓音跟著響起:“我這個老太婆給她的資格,何人敢說半個不字!”

聞聲瞧去,就見本該在屋子裡休息的元老夫人,在常媽媽的攙扶下,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晏明珠馬上起身,過去扶住元老夫人的手臂,“外祖母,您怎麼起來了,您身子骨還虛著,眼下最要緊的是好生休養纔是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