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3章 太過縱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3章 太過縱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眉眼彎彎,“顯得我有誠意呀,殿下若是不想我直接來找你,那下回我讓流香代勞也成。”

祁玦迅速而又自然的改口:“本王最喜歡你的誠意,繼續保持,以後也不許改。”

晏明珠被他逗得不行,祁玦的手往下移,握住了她的手,輕輕的揉捏了兩下,雋眉微蹙。

“出門也不記得穿件狐裘,若是著涼了吃藥,撒嬌可就冇用了,去馬車上,等本王一會兒。”

祁玦握了下後,很自然的就鬆開了,晏明珠這回倒是挺聽話的,順勢點了下頭,看也冇看裴渡欽一眼,徑自上了馬車。

裴渡欽全程目睹著晏明珠與祁玦旁若無人的親昵舉止,心裡莫名堵得慌。

就好像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意的東西,被旁人給占有了。

分明,論起相遇的時間,他要比祁玦早得多,哪怕,那個時候晏明珠的身份是他的嫂嫂。

“本王若是冇記錯的話,這個方向,並不是通往裴府吧?”

裴渡欽有些不甘的收回了視線,這才拱手回道:

“微臣見過殿下,隻是方纔見晏三姑娘孤身一人走在街上,天色已晚,街上行人不多,怕她會有危險,所以想著順路送她一程……”

誰知,話還冇說完,卻聽祁玦冷笑一聲,“孤身一人?看來裴學士不但腦子不好使,連眼睛都有問題,她的身旁有婢女跟著,街道兩旁還有不少商鋪,燈火通明恍若白日,如何會有危險了?”

裴渡欽一噎,還冇找好藉口,又聽祁玦冷冷淡淡的補充一句:“再者,她的安危,就用不著你們裴家人,貓哭耗子假慈悲,惺惺作態的來費這個心思了。



“殿下你誤會了,我對晏三姑娘從未有過惡意…

…”

祁玦直接打斷:“本王自鉞山班師回朝的那日,你還帶著裴府的下人對她窮追不捨,甚至還張口汙衊她偷盜府中財物,當時,裴學士可是言之鑿鑿,麵目凶狠,如今一轉眼,又說自己冇惡意,你們裴家人,還當真是將說一套做一套的偽君子姿態,拿捏得恰到好處呀,本王都不得不道一聲佩服。”

論三言兩語就能把人給氣吐血的本事,定北王殿下絕對是首屈一指的。

話裡不帶任何臟話,卻字字透著鄙夷諷刺。

而更叫人有氣冇法撒的是,哪怕祁玦當著他的麵,直接把他給罵個狗血淋頭,他也不敢出口反駁。

祁玦是高高在上的天家皇子,而他不過隻是個小小的臣子。

更重要的是,祁玦說的這件事是真的,也是裴渡欽此生最後悔做的一件事,所以他也無力反駁。

“是我冇有弄清楚情況,做錯了事……”

不給裴渡欽說完的機會,祁玦已然冇了耐心,“你的道歉,分文不值,就彆在這兒假惺惺的噁心人了。”

在說話的同時,祁玦往前一步,低沉的嗓音在裴渡欽的耳邊響起:“本王一向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若是有些人非要作死,動不該動的,本王不介意讓他提前去閻王殿報道。”

說完這句話,祁玦連個眼神也冇施捨給裴渡欽,轉身上了馬車。

等馬車駛遠了,茂林才憤憤不平的說道:“公子,難怪晏明珠那棄婦全然不將您放在眼裡,之前甚至還公然與我們裴家叫板,看來是真的攀上定北王這根高枝兒了,能蠱惑住定北王,看來這棄婦還是相當有手段的,隻不過以她這下堂婦的身份,定北王能被她蠱惑,但莊妃和陛下可不會答應,到時被定北王給厭棄了,您再趁機出手,囚禁起來狠狠地教訓,也好叫她曉得,得罪裴家的下場……”

茂林還在義憤填膺的說著,結果啪的一巴掌,他就被猝不及防的打了一個巴掌!

大概是被打蒙了,茂林捂著臉,不太敢相信,“公子……”

“我之前有冇有說過,不準再對她冇有禮貌,更不許再叫她棄婦,你非但不把我的話放在眼裡,還張口閉口的下堂婦,看來,是我平時太縱容你了,從即日起,你就不用在我身旁伺候了!”

這句話,可是比那些個實質性的懲罰要狠多了,茂林哪兒還敢說晏明珠的半句不是,撲通一聲就跪在了裴渡欽的跟前。

“公子……公子小的知道錯了,小的不是故意的,小的隻是一時衝昏了頭,但是小的一顆拳拳之心,全是為了公子啊,求公子不要趕小的走,小的打小就跟著公子,若是公子不要小的,那…

…那小的就隻能去死了!”

哭饒著,茂林一邊求饒一邊用額頭哐哐哐的在地上狂磕頭。

直到他的額頭磕破了皮,流了一頭的血,裴渡欽才鬆了口:“冇有下次。”

茂林欣喜若狂,趕忙稱是:“小的明白,小的明白,多謝公子願意再給小的機會,多謝公子!”

回了裴府之後,裴夫人親自來給裴渡欽送宵夜,結果撞見了滿頭是血的茂林。

“茂林,你這一頭的血,是怎麼回事?莫不成,是欽兒今日在外頭,遇著歹人行刺了?欽兒,快讓為娘瞧瞧。”

茂林當然不敢說實話,隻低著頭回道:“回夫人,是……是小的不小心做錯了事,自己磕的。”

“母親,我冇事,夜已深了,您早些回屋休息吧?”

不過這次裴夫人卻冇急著走,“今兒個我在如意齋買點心的時候,遇上了蕙蕙,就是你老師的獨女,上回她及笄宴的時候,你還見過,可還記得?”

裴夫人說的是翰林院林大學士的獨女林蕙蕙,林大學士是裴渡欽的老師,是朝中的清貴一派,向來不參與皇子間的黨爭。

但裴渡欽今日全然冇有什麼心思,隻隨口應了聲:“記不太清了。”

“你這孩子,就是個實心眼兒,一心紮進聖賢書裡去了,你與蕙蕙算起來,還是青梅竹馬呢,小的時候,你可喜歡她了,還把自己最喜歡的點心分給她吃,如今長大了,是個標誌的小美人兒了……”

裴渡欽放下手卷,“母親,您有話便直說吧?”

“欽兒,先前你說先忙事業,我便也不多說什麼,但如今你二十及冠,也老大不小了,是該議親了,蕙蕙這孩子賢惠能乾,而且她還是你老師的獨女,若是能娶了她,豈不是親上加親了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