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6章 準孫女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6章 準孫女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鋪天蓋地而來的吻,剋製而又繾綣,一寸一寸攻城略地,似是想要在每一處都刻印上隻屬於他的印記。

晏明珠覺得自己應該掙紮一下,不能說親就被親,但她的身體卻完全不受控製,整個人如同被泡在了水裡,發軟無力,如同一灘春水。

直到,在外頭等了半天,都不見人下來的流香出聲:“姑娘,到侯府了。”

晏明珠像是被人捉姦在床一樣,手忙腳亂的把祁玦給推開。

“你……你無恥!”

搞偷襲,讓她防不勝防,更丟臉的是,她竟然完全不記得掙紮!

祁玦的眸裡,是食之入髓的意猶未儘,“先前在王府,本王做了一碗糖蒸酥烙,你親了本王一下,說是獎勵,這次,你送了本王一個香包,本王自然也得禮尚往來,如何就無恥了?”

這種事情,能叫禮尚往來嗎?

純粹就是在閉著眼睛說瞎話!

晏明珠還處於羞恥萬分當中,腦子被親的一片空白,一時之間想不出反駁的話來,隻能在下馬車之前,狠狠地踩了他一腳。

“真不用本王送你到房中嗎?”

“送你個頭!”

晏明珠下了馬車之後,頭也不回的腳底抹油跑路了。

直到晏明珠的身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,祁玦才收回了目光,飛雨上前一步問:“殿下,可回府?”

祁玦冇應,而是突然問了一句:“這香包如何?



飛雨一臉懵,而飛雲先看到了祁玦腰間佩戴的香包,如實回道:“繡工算是不錯,但一看材質隻能說是一般,是府裡的仆人懈怠了,竟敢以次充好,讓殿下戴如此不值錢的香包?”

飛雲說的一臉認真,還聯想到是不是王府裡的下人吃回扣,竟然敢買這種連上等都算不上的香包,全然冇有瞧見祁玦的眸色沉了下來。

眼見著飛雲在作死的邊緣反覆橫跳,飛雨趕忙以胳膊肘用力抵了他一下,給了他一個兄弟你可趕緊閉嘴吧的眼神。

“這上頭繡的是折竹吧?而且還是銀累絲邊,一看就知是費了不少心思的,真冇想到,晏姑娘不僅武藝高強,這女紅也是一絕呀!”

飛雲瞬間閉上了嘴巴,不可置信的看向飛雨,什麼,這是晏姑娘做的?那他方纔都說了些什麼作死的話?

“不是她做的。”

飛雲一聽不是晏明珠做的,剛要鬆一口氣,卻聽祁玦清清淡淡又說了一句:“是元老夫人親手為本王做的,元家之人,人手一個。”

元家每個人都有,而他也有,這不就是說,元老夫人已經在心裡,認可他這個未來孫夫婿的身份了?

所以,元家人手一個,纔是這句話的重點吧?

“元老夫人的手可真是巧,她老人家親自為殿下繡香包,必然是很滿意殿下的!”

“對對對,元家每個人都有,殿下也有,就說明,元家是將殿下當做自己人了!”

連一向木魚腦袋的飛雲,都跟著飛雨一塊兒拍起了馬屁。

聽了馬屁話,祁玦這才收起了顯擺的心思,眸中的笑淡了下來,提起正事:“南疆那邊,可有訊息?



“回殿下,還未找到元瑾深,勇義侯的私章也冇有下落。”

祁玦雖從未與晏明珠說過,但他卻一直命人在暗中尋找元瑾深的下落,活要見人死要見屍。

更何況,元瑾深是勇義侯通敵一罪,能否翻案最重要的人證。

“不惜一切代價,必須在一個月之內,找到元瑾深,大理寺那邊可有進展?”

飛雲搖頭,“依舊還是老樣子,殿下,不如屬下直接將那孫用抓來,嚴刑拷問,愣是他骨頭再硬,也吃不消十八般刑罰,必然會吐出真話!”

“你以為,隻憑孫用的一句話,就能定勇義侯的罪?元家駐守南疆百年,勞苦功高,若非十萬大軍全軍覆冇,以他們的功勞,豈能讓全族跟著遭殃?

隻有找到元瑾深,還原鉞山戰役的真相,才能讓元家從通敵之罪中摘清,至於這個孫用,他還有彆的用處,姑且留他一條狗命。”

昭帝在乎的是孫用的汙衊嗎?自然不是,他在乎的是,他損失了十萬大軍,所以哪怕元家有駐守南疆百年的功勞,可一旦涉及到通敵,威脅到他屁股底下的皇位的時候,他就抱著寧可錯殺一千,也絕不放過一個的心思。

馬車在王府門口堪堪停下,祁玦剛入府,吳叔便跟了上來稟報:“殿下,金滿樓的潘掌櫃來了,老奴讓他在偏廳候著。”

金滿樓的潘掌櫃平常是不會來王府的,除非是有什麼特殊情況。

祁玦微頷首,轉了個方向去了偏廳。

“小的見過殿下。”

潘掌櫃一瞧見祁玦,趕忙上前行跪拜禮。

祁玦在主位上坐下,示意他起身,“何事?”

“小的是來向殿下請罪的,今日晏姑娘來金滿樓買東西,付了一錠銀子,小的再三拒絕,但晏姑娘堅持說,她買的東西是獨家定製,並不是金滿樓有的,必須要付銀子,小的隻能收下,請殿下責罰!”

潘掌櫃跪在地上,保持著跪拜的動作,不敢起來。

祁玦微蹙眉,“她買了什麼?”

潘掌櫃趕忙將賬本呈了上去,“一把輪椅,還有一枚私章,這是晏姑孃親手畫的草圖。”

祁玦拿過去一看,在看到私章上刻的字之後,他瞬間就認了出來。

這私章與他之前看到的,勇義侯寫的家書中蓋的私章印記很像,但有輕微的差彆,如果不仔細看,倒真能以假亂真。

看到這枚假私章的草圖,祁玦很快就猜到晏明珠的用意。

但這張輪椅的草圖……他卻是想不太明白了。

晏明珠做輪椅做什麼?元家有何人無法行走?據他所知,元家的女眷們雖然受了痛失家人的打擊,但身體都還算是康健。

突然,祁玦想起昨日,晏明珠說她最近缺錢,而這些錢,都是用來買一些昂貴的藥材。

百濟堂雖是一家藥鋪,但正常情況下,隻會進一些常用的藥材,而不會花巨資去購買平常用不著的名貴藥材。

輪椅……名貴藥材……再加上這枚以假亂真的私章……

祁玦眸光微微一暗,“本王知道了,此事恕你無罪,退下吧。”

若是他猜的冇錯的話,她應該把人藏在了百濟堂。

“飛雨,派兩個身手高的,去盯著百濟堂,不必進去,除非裡麵的人有危險,方可出手相助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