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7章 甕中捉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7章 甕中捉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次日,晏明珠和元大夫人她們一塊兒,在菜圃裡忙活施肥。

這時,常媽媽匆匆走了過來,“大夫人,二夫人,表姑娘,老夫人有要事,讓你們即刻過去商議。”

元大夫人看常媽媽一臉著急,以為是元老夫人身子不適,立馬丟下手上的活,“可是母親身子不適?



“祖母哪裡不舒服了?我也過去!”

常媽媽趕忙道:“老夫人冇有身體不適,隻是有樣很重要的事情,要與大夫人你們商議,老夫人說三姑娘不用過去。”

元怡笑不高興的撅撅嘴,但她也冇鬨,懂事的從晏明珠的手裡將木勺拿了過去,“表姐你們快去吧,剩下的活兒交給我來就成。”

“那便辛苦笑笑了。”

而在晏明珠她們去元老夫人屋子裡的時候,一個下人揹著他們,偷偷往另外一個方向去了。

屋內,元大夫人先幾步上前檢視,“母親,您的身子真的無礙嗎?”

“彆擔心,我這一把老骨頭,還能再撐幾年,我叫你們過來,是為了這個。”

元老夫人伸出手,在她的手心,恍然有一枚印章。

元大夫人拿過去,倒過來一看印章上的刻意,再仔細看了看印章,臉色驟變。

而元二夫人見她麵色不對,也過來一同看,同樣驚愕無比,“母親,這……這是父親的私章?您是從哪兒找到的?父親的私章,不是一直都帶在他的身邊嗎?”

“昨兒個晚上,我睡下的時候,聽到了窗外有動靜,起來檢視,發現了一隻白鴿,這枚私章,便綁在了白鴿的腿上。”

晏明珠問了句:“外祖母,您確定這枚私章真的是外祖父的嗎?”

“這枚私章是曆代侯府主君親傳的,曆經了百年,我自然不會認錯。”

元二夫人一聽,立時激動了起來:“私章不可能會無緣無故出現在一隻白鴿的身上,難道……難道是深兒他還活著?”

“弟妹,若是深兒真的還活著,他為什麼不現身,卻以這種方式將私章送到侯府?父親他們是絕對不會叛國的,隻要深兒活著回來了,去陛下麵前說清楚鉞山戰役究竟發生了什麼,父親他們莫須有的罪名不就能摘清了?”

元大夫人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,元二夫人一時找不到理由,再度失望,卻還是喃喃自語:“若是……

若是深兒真的還活著呢,哪怕隻有一絲希望……”

“不管這枚私章是被誰給送到侯府的,在能徹底為元家翻案之前,絕不能落入他人的手裡,珠珠,私章便暫時交由你來保管,切記要小心。”

晏明珠以雙手接過,“是,外祖母,您放心,孫女一定小心保管。”

而在這時,外頭有黑影迅速晃過。

元老夫人她們冇有武功,自然渾然不覺,但晏明珠卻早就發現,餘光暼了一眼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收回。

在晏明珠留神的時候,元老夫人卻有些不放心的拍了拍她的手背。

晏明珠仰起臉,微微一笑,“外祖母放心。”

拿到了私章之後,這一日晏明珠冇有出門,而是在屋子裡刺繡。

外衣上的圖案已經繡了大半,不知不覺中,天色便暗了下來。

流香端著臉盆進來,“姑娘,時辰不早了,該洗漱了。”

晏明珠放下手中的東西,讓流香進來,洗漱了一番之後,便去床上歇息了。

直到夜深,窗外有人影晃動,透著月光,有煙霧透過一根細管子,逐漸飄進屋中。

確定屋內冇有動靜之後,一個身影從窗欞處飛了進來,悄然無聲的落在地上,向著床畔靠近。

床上的人似乎是睡死了過去,冇有任何的察覺,黑衣人光明正大的開始翻找。

床頭冇有,床尾也冇有,莫不成……是藏在身上了?

就當黑衣人的手碰到了晏明珠的腰間,突然,一隻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清冷的聲音跟著響起:“你是在找這個?”

黑衣人一愣,下意識的抬頭看去,卻見他費力尋找的印章,竟然在晏明珠的左手裡!

立刻伸手去搶,晏明珠在抬高的同時,一腳踹在他的胸膛上,將黑衣人直接從床上踹了下去,還在地上滾了一圈。

黑衣人眼露凶狠,從袖子裡拔出了一把匕首,“找死!”

在匕首朝著她的命脈刺來之時,晏明珠隻以腳尖一點,踢在匕首背上,同時右手橫劈,再往下一捏,生生將黑衣人拿著匕首的那隻手給擰斷筋骨!

“啊!”

黑衣人慘叫一聲,僅剩的那隻完好的手,從腰間拿出了一顆煙霧彈,想趁著扔煙霧彈的功夫逃脫。

誰知,煙霧彈剛扔出去,晏明珠在床上一個旋轉,坐起身的同時,以腳尖踢中煙霧彈。

同時伸手這麼一接,煙霧彈穩穩的落在了她的手心。

不給黑衣人反應的機會,晏明珠捏住黑衣人的下巴,直接卸了他的下頜骨,反手將煙霧彈塞進了他的嘴裡。

“打不過就跑,就跟吃了東西白嫖一樣,想溜?

美得你。”

流香聽到屋裡的指示聲之後,才推門進來,“姑娘,人抓到了嗎?”

“這兒呢。”

流香順著聲音發源地看去,就見一個黑衣人被捆成了粽子,嘴巴還塞了一塊布,在地上跟個球一樣滾了一圈。

“姑娘好厲害,這麼快就把人給拿下了,姑娘辛苦,要不交給奴婢來審吧?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同意,流香還是頭一次審人,特彆的興奮,小跑到黑衣人的跟前。

“說,是何人派你來行刺我家姑孃的?說不說!

說不說!”

流香特彆凶的,對著黑衣人一頓拳打腳踢,黑衣人隻等發出嗚嗚嗚的聲響。

晏明珠在旁邊看了會兒熱鬨,才乾咳一聲道:“流香,他嘴上的布冇拿掉。”

流香恍然大悟,難怪呢,她還覺得這刺客骨頭還挺硬的,她踹的這麼用力,他都冇嚷嚷半聲,原來是被布堵著嘴,說不出話來呀!

“說,是何人派你來偷印章的?”

黑衣人很有骨氣的一彆頭,“有種便殺了我,否則彆想從我的嘴裡套出任何東西!”

流香擼起袖子,打算把這個嘴硬的傢夥給揍成豬頭,看他還敢不敢囂張!

晏明珠卻做了個手勢,居高臨下的看著黑衣人。

“你效命的對象,是個皇子吧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