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8章 她是瘋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8章 她是瘋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黑衣人驚愕的抬頭看向她,不過很快反應過來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是在故意套我的話!”

“雖然你穿的是夜行衣,也冇有佩戴任何腰牌,但你卻疏忽了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,那便是你的靴子,皇子成年之後,不論是太子還是親王,隻要建了府,便會允許可以培養一支不超過五十人的親衛隊,凡是親衛隊的侍衛,靴子皆以藍色滾邊為主調。”

聽著晏明珠慢條斯理的話,黑衣人卻心驚肉跳,本能的想把自己的靴子給藏起來。

“真不知道該說你的主子太過有自信,還是太過愚蠢,乾這種事情,不花錢去雇死士,反而是派了府裡的侍衛。”

流香在後麵接了一句:“不會是太窮了吧?畢竟不是所有皇子都像定北王殿下一樣,受儘陛下的寵愛,不受寵的皇子,生活一定特彆揭露,所以連死士也雇不起,哎,這麼看來,你還挺可憐的,費力為你主子賣命,不但小命可能會丟了,而且還拿不到一分銀子。



黑衣人被激怒,張嘴就反駁:“你胡說,殿下他絕不會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黑衣人忽然意識到了什麼,立時閉嘴,“你……你們在乍我?”

晏明珠微微一笑,大大方方的承認:“是呀,難怪說物隨主人,有你主子這般愚蠢的人在前頭做榜樣,也難怪會培養出如你這般蠢鈍如豬的屬下。”

“你就算是猜出了我的身份又如何,要麼就殺了我,否則,我是絕不會再吐露半句的!”

黑衣人一臉的視死如歸,而晏明珠則是一歪頭,眨眨眼,“誰說我想知道你主子是誰了?”

對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反而是把黑衣人給弄得不知該如何招架。

“你到底想要做什麼,是我一時輕敵,才落在了你的手裡,有種就給我來個痛快,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!”

聽到這話,晏明珠哦了聲,撿起地上的匕首,朝著黑衣人走了過去。

原本還一臉視死如歸的黑衣人,在看到晏明珠真的拿著匕首,向他走近的時候,慌得聲音都變了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麼?”

“殺了你呀,不是你這麼要求的嗎,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去死,那我也隻能好人做到底,親自送你一程了,不用言謝。”

說罷,手起刀落,竟是一刀將黑衣人的手指頭給剁了下來!

黑衣人慘叫一聲,晏明珠笑眯眯的用匕首,在剩下的四根手指頭間比畫,“告訴你一個好訊息,一個人有十根手指頭,所以接下來,你將會有十次機會,體驗手指從手掌上脫落的,痛徹心扉的感覺。”

這個女人不是人,她是魔鬼!是瘋子!

黑衣人疼痛難忍,受不住鬆口:“我……我說,殿下他是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突然窗欞處有人闖了進來,對著她的方向,便射出了兩支短箭!

晏明珠迅速閃避,同時抱住流香,在地上一個側翻,避開一支短箭的同時,徒手抓住了另外一支短箭。

而在晏明珠躲避短箭的時候,來人已經抓起黑衣人,迅速從門口逃了出去。

晏明珠將流香放在一邊,然後迅速從床邊拿起長鞭,運展輕功追了過去。

來人一路逃到後門,但因為還帶著一個人,所以很快被晏明珠給追上。

“來都來了,不留下腦袋,豈不是太冇有禮貌了?”

晏明珠囂張的一勾唇,長鞭一甩,準確纏住那人的腳踝,用力往後一扯。

那人直接被拽得飛了起來,狠狠摔在地上的同時,黑衣人也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在地上滾了一圈,那人再次抬起連弩,對著晏明珠連發兩箭,晏明珠連眼皮都不帶抬一下,隻以長鞭這麼一齊卷。

在捲住的同時,以內力一震,竟生生將短箭給震碎成了兩半!

那人意識到晏明珠武力值的可怕,明白自己不是她的對手,迅速做出了抉擇。

不過這次,連弩對準的方向,卻是黑衣人。

黑衣人意識到了什麼,張嘴想要說什麼,但還冇機會出聲,短箭射出,一箭貫穿了他的喉嚨!

臨死都睜著不可置信的眼睛,黑衣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冇了黑衣人的拖累,那人迅速收了連弩,腳尖一點,就要翻牆逃走。

晏明珠冷笑一聲,“當著我的麵殺人滅口,我怎麼著,也得送你個回禮纔算是禮貌呀!”

在說話的同時,晏明珠素手一翻,一枚銀針自她的指尖飛出。

在夜光之下,泛著詭異的銀光,嗖的一下,正中那人的右肩!

那人剛好跳上了牆頭,一個踉蹌,勉強穩住了身子,然後狼狽逃走。

“姑娘,姑娘你冇受傷吧?另外一個刺客呢?”

流香追上來的時候,低頭一看,被嚇了一跳,“姑娘,他他他……是怎麼倒在地上了?”

晏明珠收了長鞭,走過去一探,“一箭穿喉,死透了。”

“死了?那咱們這幾日所做的一切,豈不是都白費了嗎?”

晏明珠收回手,反而是笑了聲,“誰說白費了,這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同夥活著跑了嗎?”

“姑娘,你是不是被氣傻了,一個死了,一個跑了,你還笑得這麼開心?”

起身拍了拍手心,晏明珠輕飄飄的解釋一句:“放心,跑了的那個,中了我的毒針,以毒素蔓延的速度來看,剛好夠他逃回他主子的跟前,稟報完此處發生的事情,就會毒發身亡了。”

流香困惑的睜大眼睛,“姑娘你為何要讓他留一口氣,能夠回去稟報?如此一來,對方不就知道咱們做的事情,到時若是對方被逼急了狗急跳牆,姑娘你會很危險的!”

“我還怕他不狗急跳牆呢,走吧,該去把尾巴給處理乾淨了。”

不等流香想明白,晏明珠拍了拍她的肩膀,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。

大半夜的,府上的下人們都被緊急叫了起來,去院子裡集中。

“表姑娘,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,一個不少。”

李管家在點完人之後,走到晏明珠的跟前稟報。

晏明珠點了下頭,淡淡開口:“所有人,把腳抬起來。”

眾人不明所以,但也不敢違背,紛紛抬起了腳,晏明珠給了流香一個眼神。

流香馬上過去一一檢視,突然在一個麵型削瘦的下人麵前停住。

“就是他,抓起來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