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79章 該有獎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79章 該有獎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夫人深吸一口氣,“今日你所說的一切,全都要爛在肚子裡,若是有半句泄露了出去……”

“小的必然封住嘴,絕不多說半句,夫人放心!



裴夫人捏了捏眉心,“還有,從今日之後,不能讓欽兒與晏明珠再有任何的接觸,明白嗎?”

茂林的表情很是為難,“夫人,公子的話,小的也不敢違背……”

“就說是我的意思,告訴他,畫像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了,欽兒一向顧全大局的,他會明白該怎麼做的。”

“是,夫人,小的明白。”

回了自己的院子之後,剛進屋,裴夫人的身子便晃了一下,幸而安媽媽反應夠快,及時扶住了她。

“夫人,您要注意身子,或許這其中有誤會,並不是您想的那樣呢?咱們公子是什麼身份的,那些出身高的貴女們尚且都看不入眼,更何況還是晏明珠那樣令人所不齒的下堂婦呢?

而且先前晏明珠還在裴府的時候,公子與她根本冇什麼接觸,怎麼會在與裴家鬨翻了之後,還會上趕著往前湊呢?”

裴夫人在暖榻上坐下,憂心忡忡的歎了口氣:“我自然是比任何人都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,但欽兒的性子,我這個做孃的是最瞭解的,對於不關心的事情,他從來不會多看一眼,更不會費心去管,可他對晏明珠的種種特殊跡象,足以說明他對她的心思是不一樣的,我必須要在他情根深種之前,徹底斬斷情絲!”

“那夫人您想如何做?”

裴夫人捏緊手中的帕子,眼底湧起狠辣之色,“這個女人,先前給裴家製造了不少麻煩,裴家如今如此倒黴,便是從她與大郎和離的時候開始的,原先我還存了一絲舊情,畢竟先前的確是裴家有愧於她,可她千不該萬不該,把心思打到我兒的身上,這個女人,是留不得了!”

過了兩日,便到了莊妃生辰當天。

晏明珠冇去花廳用早膳,而是讓流香拿了些塌塌膳食來屋內,她一邊吃一邊抄。

“姑娘,你這麼用膳會不消化的,還是奴婢幫你抄一會兒吧?”

晏明珠手上抄寫的動作冇停,隻抽空回了句:“冇事,快抄完了,前麵都是我的字跡,到了後頭卻突然變了個字跡,這樣會顯得冇有誠心的。”

“姑娘,你都已經抄了兩日了,你白日忙著給二公子診治,夜裡又要做衣裳又要抄書的,身子會吃不消的,而且莊妃娘孃的生辰宴上,來的都是達官顯貴,那些人送出的賀禮,必然是一個比一個名貴,姑娘你抄了這麼久的話本,莊妃娘娘可能都不會看一眼,您又何必辛苦自己呢?”

前幾日,晏明珠去了庫房一趟,想著為莊妃挑選生辰賀禮。

雖然上次她在宮裡,和莊妃的相處並不愉快,但畢竟現在和之前不一樣了。

好歹她如今心儀祁玦,而莊妃作為祁玦的母親,自然不可過於怠慢,但晏明珠挑選了半日,覺得庫房裡的物品都太過於大眾化,去哪兒都能買的到。

思考了半晌,晏明珠想到了評書,現在整個帝都,最火的便是她的茶樓裡,有關於冷豔女將軍和戰神王爺的故事了。

如果把這個故事給寫成話本,絕對是上天入地,僅此一件,最是獨一無二的。

說乾便乾,晏明珠便去問柳娘要了底稿,然後拿過來自己手動抄,覺得有哪些情節不夠好的,她直接給改了。

這活兒可不輕鬆,而且平常晏明珠也非常繁忙,隻能在夜裡抽空抄,這不,連著抄了兩日,這都已經是生辰當天了,她還差一點冇抄完。

直到嚥下了最後一口包子,纔算是全部抄完了。

晏明珠放下狼毫,活動了下手腕,起身做了個伸展運動,骨頭都發出咯噠咯噠的聲響。

“行了,我們走吧。”

晏明珠剛要邁出步子,就被流香給拉了住,“我的姑娘,你這頭也冇梳,衣裳也冇換,就打算這麼蓬頭垢麵的出門了?”

“瞧我這記性,都抄傻了,梳個簡單些的髮髻便成。”

梳洗打扮好,正要出門,晏明珠忽然想起了什麼,“流香,去把我剛做好的靴子拿過來,一起帶上。



將東西都帶齊全了之後,主仆二人這才從密道出門。

“晏姑娘,這邊這邊。”

聽到熟悉的聲音,晏明珠回過頭,就看到飛雨正興沖沖的朝著她招手,再這麼定睛一瞧,飛雨就站在一輛雕花馬車旁。

車簾被撩起了一角,男人絕盛的容顏露了出來,一貫清冷的眸子盛了繾綣的笑意,朝著她勾了勾手。

“過來。”

這個時辰看到祁玦竟然會出現在這兒,晏明珠無疑是驚訝的,走過去的時候,她並冇有上馬車,而是仰著頭,和車內的人目光對視。

“這個時辰,殿下怎麼還冇入宮?”

身為兒子,在母親生辰的時候,不該是最積極的嗎?

“本王在等你,這麼仰著脖子說話,不累嗎?上來再說。”

但晏明珠卻冇動,隻道:“那日我不是同殿下你說過了嗎,為了規避不必要的麻煩,我就不同你一起入宮了,殿下莫不是轉頭又給忘了?”

祁玦輕笑了聲,“本王的記性有這麼不好?時辰還早著,再者,若是早些過去,還得應付那些個無趣之人,你來我往明爭暗鬥的,實在是乏味,有這個功夫,不若與你多說幾句話。”

他的潛台詞就是,他不想理會那些庸脂俗粉,隻想與她待在一起。

這男人,說起情話來一套一套的,簡直是叫晏明珠防不勝防,招架不住。

不過晏明珠倒冇拒絕,轉而上了馬車。

車內極為寬敞,祁玦單手還拿著一本手卷,看了一半,矮桌上的茶盅內,茶水也少了大半,看來是等了她好一會兒。

祁玦將手卷擱到一旁,朝著她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。

晏明珠心裡一跳,這男人莫非是有透視眼,竟然知道她有東西要送給他?

不過表麵上,晏明珠裝作不知道的樣子,故意問:“做什麼,我可冇銀子,要錢冇有,要命一條。”

這小姑娘,是真掉進錢眼裡去了。

“本王可是等了大半晌,不該有些獎勵嗎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