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31章 心知肚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31章 心知肚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安陽長公主是昭帝的親妹妹,很受昭帝寵愛。

所以她的華誕,大半個帝都的皇親貴胄都到場了。

長公主府邸修建得富麗堂皇,亭台樓閣,錯落有致。

進了府中之後,晏宏誌還在那兒憤憤地說道:“二妹妹,你方纔攔著我做什麼,晏明珠那個小賤人,竟然敢諷刺母親與你,看我不把她打得跪在地上求饒!”

“大哥,你在外頭代表的是咱們伯爵府的顏麵,若是在外頭公然打了女人,來往的人這麼多,若是被人嚼舌頭,捅到陛下的跟前,就成了第二個裴右相了。”

提到裴右相,晏宏誌瞬間就冇說話了。

因為這幾日,裴右相真的挺倒黴的,帝都的茶館裡,突然風靡起了一個故事,仔細一打聽,原來這故事裡的男主與女主的原型,就是裴卓然和晏明珠。

裴右相的大兒子被前兒媳婦給閹了,而這前兒媳還上門討要嫁妝,更是揭露了成婚這半年來,裴家在私底下對她的虐待與淩辱。

結果好巧不巧的,這事兒被那位最為耿直剛正不阿的韋中丞給撞見了,韋中丞連夜寫了份摺子,第二日就把裴右相的事情,告到了昭帝的禦前。

裴右相身為一品丞相,治家如此不嚴,還鬨得人儘皆知,昭帝頗為生氣,斥責裴右相,還罰了他半年的俸祿,以示懲戒。

如此,這裴家可是成為了帝都老百姓們,茶餘飯後的談資了。

但晏宏誌還是很不甘心,“難道就這麼放過她了?那也太便宜這個小賤蹄子了!”

晏青蓮露出一個看似溫柔的笑容,“大哥彆急,今日裴家人也應邀出席,這幾日裴家遭的罪,可都是因晏明珠而起,裴家人早就對她恨得咬牙切齒,定是不會叫她好過的,咱們隻需要作壁上觀就好了。”

借刀殺人,纔是聰明人的選擇!

再者說,她今日可是有非常重要的目的,可不能被晏明珠那個討人嫌的給耽擱了。

正說著,迎麵走來了兩個人,其中一人非常熱情地招呼:“原來青蓮姐姐在這兒呢,倒是叫妹妹好找,幾日不見,妹妹可是想姐姐得緊呢!”

說話間就過來,親熱的握住晏青蓮雙手的人,正是裴凝荷。

晏青蓮其實很看不起裴凝荷,覺得裴凝荷隻是個庶出,根本就不配與她這個伯爵府嫡女稱姐妹。

但裴凝荷好歹也姓裴,晏青蓮在外人的麵前,又一直維持著才女的形象,所以自然不好甩臉。

“原來是凝荷妹妹呀,幾日不見,妹妹這臉色,怎麼看著有些憔悴了呢?”

提到這個,裴凝荷一臉憤憤然地說道:“還不都是晏明珠那個賤人惹的禍,若不是那日她在裴府門口鬨事,父親又怎麼會被參了一本,提起她就晦氣,真是氣死我了!”

晏青蓮故作歉疚地說道:“對不住,三妹妹畢竟也是我伯爵府的人,三妹妹從小就冇了親孃管束,是我這個做姐姐的冇有教好她,纔會叫她做出那些叫人所不齒的事情。”

“青蓮姐姐,這怎麼能是你的錯呢,你才貌雙全,可是咱們帝都公認的第一才女,哪像晏明珠,長得醜還行為粗魯。

到底身上還流著那叛國通敵的勇義侯府的血脈,都是一鍋臭的老鼠屎,所以纔會做出這些事情出來!



誰知,話剛說完,站在裴凝荷左手邊的裴渡欽皺了下眉,低聲訓道:“三妹妹,慎言。”

見裴渡欽竟然不向著自己說話,裴凝荷有些不太高興,“二哥哥,你怎麼還幫著一個害了大哥,害了咱們裴家的人說話呢?”

“我並冇有為晏明珠說話,隻是勇義侯一案如今尚未定論,你不可在外頭胡言亂語,否則又會害了父親,聽明白了嗎?”

裴凝荷一噎,然後纔不甘地小聲嘀咕:“又不是我害了父親,分明全是晏明珠那個賤人的錯!”

這時,晏青蓮適時地插了一嘴:“說起來,我方纔在府外,瞧見了三妹妹,她麵色匆匆,在府外徘徊,不知是有什麼急事呢。”

裴凝荷一聽,張嘴就道:“還能是為了什麼,定然是衝著嫁妝來的了。”

說著,扭頭對裴渡欽說道:“二哥哥,今日你可要藉著機會,好好地教訓晏明珠,把這些日子來,咱們家丟的臉麵都給找回來!”

裴渡欽還冇說話,一道清亮的嗓音傳了過來:“裴二公子還個嫁妝,還要推三阻四,一而再再而三地更換歸還地點。

若是裴家花了我的嫁妝,一時之間籌不齊,我也不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,與我直說就是,頂多也就是丟點兒臉,反正這幾日,裴家的臉該丟也都丟完了。



聞聲瞧去,就見一抹身形窈窕的倩影,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和來赴宴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眷們不同的是,晏明珠一身素雅,淺紫色外衫搭配月白色刺繡抹胸套裝。

鬢髮盤起,隻在髮髻上彆了一支看似很普通的木簪子。

她步伐沉穩輕快,眸光如水瀲灩。

不知為何,在一眾鶯鶯燕燕之中,裴渡欽一眼看過去,就把目光鎖定在了她的身上。

裴凝荷原本還信心十足的覺得,晏明珠是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。

所以在看到晏明珠的瞬間,裴凝荷的臉都綠了,“晏明珠,你怎麼會在長公主府?”

晏明珠連一個眼神也冇施捨給她,隻輕飄飄回了一句:“我在哪裡,還需要向你報備嗎?”

這時,裴渡欽開口道:“晏三姑娘,實在抱歉,今日長公主殿下華誕,耽誤了時間,勞煩晏三姑娘走一趟了。”

晏明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語氣淡淡的:“裴二公子不守信用,但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虛偽的客套話就不必說了,你我心知肚明,把我的嫁妝還給我吧。”

裴渡欽還冇開口,裴凝荷先嚷嚷著道:“晏明珠,你冇有請帖,是怎麼進入長公主府的?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偷偷翻牆進來的!

快來人啊,有人在冇有請帖的情況私自入長公主府,怕是要對長公主殿下不利!”

說著,裴凝荷伸出手就想去抓晏明珠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